今日天氣晴。

津島修治……上課摸魚中。

禿頭班主任的課上完之後本來應該走的,這次卻冇有走。

“咳咳……”禿頭班主任清了清嗓子。

看得出來,他很努力的想吸引全班的目光。

“同學們。”他目光掃描了一圈教室,滿意的看著大家都安靜下來。

“關於學校的運動會,一會還希望大家積極報名,為班級爭光。”她看著講台下一雙雙眼睛,鼓勵道。

眼神遊離看著窗外的津島修治緩緩回神。

為什麼……學校老愛搞這種無趣的活動呢?

我隻是一隻想摸魚的小貓咪罷了。

津島貓貓歎氣.jgp

然而班級裡的氣氛堪稱火熱。

禿頭班主任滿意的看著大家熱情的樣子,帶著如願以償的笑容離開了。

“nei,津島少爺……啊不對,津島君有什麼想報名的項目嘛?”甚至有人跑到津島修治麵前問。

然後吸引了一眾目光。

這傢夥對津島君的稱呼……是津島少爺吧?大家都聽到了哦。

冇想到你也是津島後援會的一員啊……

眾人眼神莫名。

“津島君在以前的學校,肯定拿了很多冠軍吧!”

“是啊是啊!就像弓道大賽一樣,全國冠軍哎……”

“……抱歉……我之前冇參加過學校的運動會……”少年表情失落憂鬱,低垂著眼眸。

津島修治:想不到吧!我根本冇上過學✓

都怪那傢夥!

提到了不該提的!!!

眾人眼神紛紛刺向一開始發言的人。

發言人:……

汗如雨下。

“……嘛……畢竟津島君這麼厲害,參加比賽的話,不就顯得我們班太欺負人了嗎?啊哈哈哈……”他擦了擦額頭冒出的汗,瘋狂解釋。

“就是就是,比賽什麼的,津島君纔不稀罕跟他們比呢……”

“津島君隻要坐在高座上,看著他們比賽就好了。”

“津島君可是高高在上的魔王,怎麼可能跟凡人一起比賽。”

眾人紛紛吹捧道。

“……抱歉,不能幫上班級的忙……”少年一副憂鬱歉意的模樣。

真想幫我的話,離我遠點就好了。

謝謝你們。

少年的模樣精緻,神情憂鬱,充滿了易碎的魅力。

“津島君不用在意!我們大家會努力表現的!津島君在我們班的話,我們絕對不會給津島君丟臉的!”眾人大義凜然,一副即將慷慨赴義的姿態。

津島修治:……謝謝?

“大家……加油。”少年鼓勵道。

與我無關,彆找我,謝謝。

“大家——”他們班的運動委員大聲喊到。

“要報名參加比賽的同學,請到津島君這裡領取報名錶——”他將一遝報名錶放到了津島修治桌子上。

頓時,人們蜂擁而至。

“我我我,給我,我要報名……”

“哈?你這傢夥明明跑的那麼慢,還想報名嗎?”

“把報名錶讓給有實力的人不好嗎?”

為了爭搶報名錶甚至差點當場打起來。

被包圍在中間的津島修治:……

這就是傳說中的青春嗎?完全不想懂呢。

擺在他桌子上的報名錶轉眼間就被一搶而空。

或多或少,幾乎人人都報了名。

“津島君……”有人扭扭捏捏。

“我……我參加比賽的時候……”滿臉通紅。

“能……能給我加油嘛?”閉著眼睛大聲問。

“哎……好狡猾……”有人不滿的嘟囔。

“人家也想要津島君給人家加油……”

“想要獨占津島君的加油,好過分……”

津島修治:……琴酒殺叛徒臥底的時候,我倒是給他加過油呢。

“米娜——”

“津島君到時候就作為我們啦啦隊的吉祥物如何?”運動委員提議道。

津島修治:?我什麼時候同意過這件事嗎?

“哎?這麼說的話……”

“津島君豈不是能給我們所有人加油?!!”

“好耶!!!”

眾人歡呼雀躍。

提出建議的運動委員看著手裡滿滿的報名錶,露出滿意的微笑。

不愧是津島君,大家都很想在他麵前表現實力呢。

至於讓對方做吉祥物的建議……

運動委員內心猶豫。

津島君這麼溫柔,一定不會拒絕的吧!

津島修治:你倒是先問問我啊……

給我個拒絕的機會啊……

……

放學鈴聲一響,滿臉冷淡憂鬱的少年拎著包走出教室。

等著他第一個走的同學們看著他的背影竊竊私語。

“津島君今天看起來也很憂鬱呢……”

“那隻鳶色的眼睛,彷彿什麼也倒映不出來呢……”

“完全想象不出津島君給我們加油打氣的樣子呢……”

“怎麼說呢……微妙的有一種……”

“……受寵若驚的感覺……?”

“我懂你。”

“我也有這種感覺。”眾人彼此對視著,互相點點頭。

果然,大家都是一樣的呢。

……

今日來接津島修治的,當然是接替了安室透的綠川無。

他敏銳的發現,平時孩子一樣任性的卡奧,今天格外的不對勁。

安靜,太安靜了。

怎麼會這麼安靜呢?

“卡奧你……”他欲言又止。

該不會是在學校受到欺負了吧?

不應該啊,以卡奧的性格……

真的有人能欺負到他嗎?

還是說……為了隱藏身份,不得不容忍對方?

蘇格蘭想到了自己隱藏身份做任務時,也會遇上被刁難的情況,頓時深有體會。

“蘇格蘭在想什麼啊……我怎麼可能被欺負嘛……”少年突然有氣無力的開口。

“我隻是……”他語氣低沉。

“太受歡迎了……”

“怎麼辦啊,蘇格蘭。”他長長的歎了口氣,癱在了後座。

以為對方被欺負了的蘇格蘭:……哦。

“受歡迎不是件好事嗎?”起碼比被欺負好多了吧。

蘇格蘭鬆了口氣,默默開車。

“但是……很煩哎……”少年躺在後座,一隻手自然的垂下去,一隻手舉起試圖摸到車頂。

“為什麼學校這邊這麼多活動啊……都這麼閒的嘛?”他無奈的吐槽。

“為什麼我要來上學啊。”

難道酒廠對成員的學曆也有要求嗎?

港黑可是不要求乾部學曆的……

“你這個年紀,的確應該在學校的。”蘇格蘭語重心長的對著厭學的孩子道。

倒不如說你這個年紀就成為了黑暗世界的一員,而且在遍佈危機的組織成為了代號成員,反而是不正常的啊。

卡奧。

“是是——”少年怏怏的應道。

“我知道了——”

“蘇格蘭媽媽好嘮叨哦……”他不耐的翻了個身,捂住耳朵。

“不聽不聽。”

蘇格蘭:……

零,帶孩子果然很不容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