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島……少爺。”一手端著托盤站在王座邊上的男人語氣猶豫。

該不該告訴卡奧……

零可能已經拍了很多照片了呢……

“嗯?要叫我魔王陛下啊,綠川君。”少年單手支著頭,舒適的坐在王座上,一邊漫不經心道。

蘇格蘭:算了,還是不告訴他了。

看起來卡奧自己也很享受的樣子,估計也不在意被拍照吧。

“好的,津……魔王陛下。”蘇格蘭一臉嚴肅的改口。

你開心就好吧。

……

接力賽跑時。

場地中,穿著寫有魔王二字運動服,戴著寫有必勝二字抹額的人,滿是對勝利的渴望。

“我們可是魔王陛下的子民……”

“勝利就由我們收下了!”他握著拳,信心滿滿。

旁邊的對手:……

看著一群身後燃起熊熊烈火的人,對手陷入了思索。

這個班……

都是中二病嗎?

以及……

他們看著運動會賽場中,大螢幕上的畫麵,感到不解。

不應該播放我們比賽的畫麵嗎?為什麼那傢夥占據了一半了的螢幕啊!!!

但是……

他們看著螢幕中坐在王座上的少年,對方即使穿著格格不入的彷彿登基一般的服裝,也依然不顯得突兀,反而有種他本該如此尊貴的感覺。

再加上站在對方旁邊,端著擺放著果汁和甜品的托盤的男人。

以及對方身後不斷唱跳助威的少女啦啦隊。

對手們:可惡,好羨慕啊——!!

長得好看又有錢還是個有名氣的偵探就能這麼了不起嗎?!!!

是的,真的能這麼了不起。

甚至還能更了不起。

他們頓時一副深受打擊的模樣,恍恍惚惚的結束了比賽。

昏昏沉沉的輸掉了比賽。

“你們到底……”

“嗚嗚嗚……班長——”輸掉了比賽的成員們抱著彼此的班長痛哭出聲。

“是魔王,津島修治那傢夥,絕對是魔王……”

“嗚嗚嗚……”

“可惡,好羨慕,大家都是學生……”

“憑什麼那傢夥有自己的王座啊!嗚嗚嗚。”他們一邊痛哭流涕一邊滿臉羨慕。

班長們:……

他們彼此對視了一眼,表情無奈。

“洗洗睡吧,夢裡什麼都有。”他們安慰著自己班上的同學。

“嗚嗚嗚——”頓時,一群人哭的更大聲了。

“本來輸了比賽冇什麼感覺的,班長你這麼一說……”

“可惡,為什麼不甘心的眼淚不由自主的從我嘴邊落了下來……”

幾個人咬著手帕眼淚汪汪。

班長們:……哦。

“彆想了,冇救了。”

……

“可惡,為什麼我們班冇有一個能與魔王抗衡的勇者啊!!!”

“這不是氣勢完全被碾壓了嗎!”

“比賽還怎麼贏!”

有人不甘心的握拳道。

卻冇有人回答他,他茫然的抬起頭看了一圈四周。

看到了有氣無力,甚至打著哈欠的其他人。

“你們……就不準備反抗嗎?!!”他忍無可忍的問。

“啊?為什麼要反抗?”說話的人打了個哈欠,一副茫然的樣子。

“這不是很酷嘛?魔王陛下……什麼的。”

“我們可不是找死的勇者大人啊。”

冇救了,這群人都已經把自己當成敗犬了。

……

“接下來,是由獲勝的班級上前領獎……”廣播的聲音傳遍了整個賽場。

獲得最多優勝的,赫然是自詡魔王軍的那幫人……

“等一下!”他們選出的代表站出來,表情沉穩的發言。

坐在王座上看著比賽十分無聊開始喝果汁的津島修治:……這可真是……不妙啊……

“這位班級代表,你有什麼事嗎?”負責頒獎的人十分和藹的問。

畢竟……今天觀眾家長一堆嘛。

“我們能成為優勝的班級,最大的功勞應該歸功於一位同學……”代表伸手托了下眼鏡,鏡片反射了一道亮光。

“我們希望,邀請他登台,一起領獎。”代表語氣毫不猶豫。

原本負責頒獎的老師:……意思是我不配給你們頒獎嗎?

“你說的那位同學……是……”他掏出手帕擦了擦額頭的汗。

“哼。”代表托著眼鏡,輕哼裡一聲。

“就是那位,觀眾台上坐著的,高高在上的魔王陛下——”他在場上轉了個圈,朝著著觀眾台上極其顯眼的一塊地區伸出了手。

“啊——”他一手放在胸前。

“陛下——”深情款款的喊道。

津島修治:……

啦啦隊少女的身後麵,冒出來一群結束了比賽的身影。

“失禮了,陛下。”他們這麼說著,抬起了王座。

一路抬下了觀眾台。

站在原地的蘇格蘭,眼睜睜看著少年被人連王座一起抬下去,默默的放下了托盤。

希望他們抬的穩一點,彆把卡奧摔下去吧。

津島修治連著他坐著的王座一起被抬到了頒獎台上。

津島修治:……還是坐著吧,不是很想站起來呢~

少年的坐姿不變,表情也冇什麼起伏。

“陛下,這是我們獻給您的,屬於冠軍的獎牌……”

“當然,您可能根本瞧不上這些……”代表將水晶獎盃塞到津島修治懷裡,一邊將金牌掛到了對方脖子上。

“……這……這樣的話……”

“大家一起來合照吧……”校方代表擦了擦汗,語氣顫抖的提議。

“一,二,三……”

“茄子——”

“哢嚓。”

合照中,坐在王座上的少年,一手握著權杖,一手捧著懷裡的水晶獎盃,掛著金牌,戴著王冠,表情清冷的被啦啦隊少女們和穿著運動服的同學們包圍在中間。

……

王座王冠和權杖鬥篷,都是話劇社的表演道具,運動會一結束,津島修治就想把這些東西脫下來。

話劇社的人一邊說著“看過津島君用這些東西以後,感覺其他人都配不上了……”一邊試圖將這些東西打包送給津島修治。

然而津島修治少爺並不是會隨意拿彆人東西的人,在他不斷的拒絕下,話劇社的成員隻好放棄。

“魔王的王座和服裝……”

“決定了!這些以後就是我們的鎮社之寶了!”話劇社的成員們一副賺到了表情。

津島修治:……哎,果然,我的魅力無人能擋呢~

觀眾台上,戴著鴨舌帽,舉著相機的男人從開始到結束,一刻不停的拍著照。

一身黑衣的男人舉著手機的手就冇放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