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一進場,就有人給他們發下了一個粉色的小盒子。

黑暗星辰的胸針。

“在場的來賓每一位都需要佩戴上這枚黑暗星辰……”在負責派發的人的解釋下,眾人紛紛戴上了胸針。

怎麼說呢,今天和津島修治一塊的這幾個人,全部穿了黑色的西裝。

雖然冇有搭黑色大衣。

配上他們的長相身材,本來就已經足夠像混進來的牛郎團了。

更彆提櫻蘭那群人,直接在郵輪的一角,幾個沙發的位置,展開了自己的業務。

哄——女人。

看著將一個又一個夫人小姐哄的眉開眼笑的櫻蘭一群人。

“已經開始排隊了啊……”津島修治看了一眼包圍圈道。

“……本大爺之前聽說過,須王家的少爺在自己學校開了個男公關部……”跡部景吾麵色複雜。

“原來是真的。”赤司征十郎語氣溫和,從容不迫。

“看他們的熟練程度……也不可能是假的吧。”

“真專業啊。”津島修治語氣幽幽。

突然,他看到了小學生的身影。

“那個小孩……”跡部景吾和赤司征十郎也看到了。

“上次在四井家見過的,那位毛利偵探家的孩子吧。”二人若有所思。

“毛利小姐和鈴木二小姐是同學來著。”津島修治解釋道。

“那位毛利偵探也是今天安保的負責人之一吧。”赤司征十郎看了一眼周圍的人群道。

“還有幾位警部呢,為了那位怪盜還真是煞費苦心啊。”跡部景吾不在意道。

“津島哥哥。”江戶川柯南跑到津島修治麵前。

“津島君。”毛利蘭也跟著過來,朝著津島修治點點頭。

津島修治:……

“小蘭小姐。”

他看了毛利蘭一眼,語氣溫和的笑了笑打招呼。

工藤新一:津島這傢夥的語氣是怎麼回事啊!!

“這不是跡部和赤司嘛,你們居然跟津島一起來了啊。”鈴木園子大大咧咧的打招呼。

“啊嗯。”跡部景吾應道。

“園子小姐不需要陪在朋子夫人身邊嗎?”赤司征十郎平靜的問。

“哎嘿嘿……”鈴木園子笑了笑。

“這邊帥哥那麼多,我一時好奇就過來了嘛。”

“話說那邊在乾什麼啊?人好多的樣子。”鈴木園子看了一圈被裡三層外三層圍起來的地方。

“嗯……”津島修治低下了頭。

“不值一提的小事罷了……”跡部景吾抬頭看了看燈。

“隻是須王君和他的朋友在玩鬨罷了。”赤司征十郎解釋道。

“須王……”鈴木園子摸著下巴若有所思。

“!有法國血統的那個須王家的少爺啊!”她恍然大悟。

“據說長的很帥哎,我都冇怎麼見過他。”鈴木園子好奇道。

果然帥哥都和帥哥在一起玩啊。

“小蘭,我們一起去看看吧。”她拉起毛利蘭的手,朝著被包圍起的地方跑去。

“等……”毛利蘭試圖拒絕。

拒絕失敗。

她被拉走了。

某小學生頓時死魚眼:切,女人。

由於客人太多,須王環等人已經來不及接待所有人。

就在這時,他看到了不遠處低聲交流的三人。

眼前一亮,頓時從包圍圈裡衝了出來。

“一起為美麗的女性解決煩惱吧,津島,赤司,跡部。”須王環星星眼道。

津島修治:……

“本大爺纔不會做……”跡部景吾扭頭準備拉著津島修治離開。

“我並不擅長……”赤司征十郎微笑著準備拒絕。

“來嘛來嘛。”櫻蘭的一群人,硬是把他們三個,生拉硬拽過去了。

被一群女性眼神包圍著的津島修治:……

我該怎麼說?

請問,有人要和我殉情嗎?

“快給自己想想賣點。”須王環偷偷道。

“賣……點……?”黑髮的少年神色迷茫。

看了看周圍業務進行的熱火朝天的人。

“我知道了。”他朝著須王環點點頭。

須王環:?哎?這麼快就知道了?

黑髮鳶眼的少年膚色蒼白,氣質清冷,眼神憂鬱。

脖子上和手上均纏著雪白繃帶,右眼也纏著雪白繃帶,像支離破碎的瓷器。

他用那隻鳶色的,憂鬱又彷彿蘊含著悲傷湖泊的眼眸注視著所有人。

語氣輕幽。

“請問……有人願意和我殉情嗎?”他聲音輕的彷彿下一秒就會被風吹散。

須王環:等一下,這樣不行……的吧……

“我我我!!!津島少爺!!”

“請和我殉情吧!!!”

“還有我!!”

須王環看著神情激動的一群人,陷入沉默。

須王環:懂了!津島的賣點是憂鬱脆弱!

“……謝謝。”黑髮鳶眼的少年嘴角笑容淺淡的幾乎看不出來。

津島修治:可惡,要是真的願意和我殉情就好了!!!都是場麵話。

津島修治,憑藉著清冷憂鬱脆弱的貴公子人設,成功出道。

目前業務遙遙領先其他人。

跡部景吾和赤司征十郎也被一群女性包圍。

跡部景吾雖然不願意做男公關這種不符合自己美學的事情,但是對周圍的女性還是保持了禮貌疏離的態度。

《青葫劍仙》

赤司征十郎也同樣,對待周圍女性態度溫和,禮貌,又不著痕跡的保持著社交距離。

而津島修治,憑藉著清冷憂鬱脆弱的人設,也冇什麼人敢對他上手。

雖然一群人母愛氾濫的同時,另一群人對他產生了奇怪的癖好……

須王環等人則是習以為常。

“您的眼睛比黑暗星辰更為美麗。”他握著毛利蘭的手讚美道。

冒充毛利蘭的黑羽快鬥:……

平時自己對女生說這種話冇什麼,但是一旦換成彆人對自己說這種話……

黑羽快鬥:這傢夥真夠噁心的。

“謝……謝謝……”她通紅著臉感謝。

“什麼嘛,太中央空調了啦。”鈴木園子不滿道。

“走了啦,小蘭。”她拉著毛利蘭轉身就走。

“要離這種牛郎一樣的男人遠一點哦。”她這麼跟毛利蘭道。

須王環:……

頓時眼淚汪汪。

“被討厭了……”

另一邊,終於被一群人喋喋不休的話語吵的不耐煩了的跡部景吾站起了身。

“真是的,這種事情還是你們自己做吧。”

“走了,津島,赤司。”他招呼道。

“好的。”津島修治也站了起來。

津島修治:終於可以離開了,我都想當場吐血退場了。

“那麼,就先告辭了。”赤司征十郎不急不慢的站起身,禮貌的朝周圍人點頭。

“須王君,加油。”津島修治臨走前朝著須王環道。

未來霓虹第一牛郎天團,就是你們了。

“……修治真是個好孩子……嗚嗚嗚我好感動。”須王環感動的熱淚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