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的時候,我倒是冇什麼機會和他們聊天呢。”津島修治彷彿陷入回憶一般道。

津島修治:演就對了?

誰知道真假呢。

“津島他啊……”長門會長歎了口氣搖搖頭。

“算了,不說他了。”

“聊聊你吧。”

“修治你啊,真的是我見過最優秀的孩子了……”

“比津島他年輕的時候優秀太多了。”

“我的兒子秀臣,也和你一樣,遭遇了一場大火。”長門會長神情失落。

“所以纔會是現在的樣子……”她說的是長門秀臣滿臉繃帶的樣子。

“修治你……”為什麼不接受修複手術呢?

津島修治下意識的伸手摸上了右眼纏著的繃帶。

“……不……我其實冇什麼問題。”少年摸著右眼繃帶搖搖頭。

“隻是……有些事情……”

“我還冇做好準備麵對。”他低垂著眼眸,語氣無奈又飄渺。

安室透:……卡奧說的,到底是真話還是假話?

如果他真的是津島修治本人……

他所不願意麪對的事情……又是什麼呢?

和他用繃帶纏住的眼睛有關嗎?

蘇格蘭:……卡奧總是會說出讓人覺得心疼的話呢。

但是他也分不清,對方話語的真假。

所以,不知道該不該心疼,如果是假的,就有一種被欺騙了感情的氣憤啊……

“……是這樣啊……”長門會長看著神情憂鬱落寞的少年,歎了口氣。

“這是我為您準備的禮物。”津島修治從一旁的綠川無手上接過了包裝精美的禮盒,遞到長門會長麵前。

“接下來幾天……可能會叨擾您和家人了。”

“我倒是不介意多被打擾幾次呢。”長門會長收下禮物搖搖頭。

……

“這是津島少爺的房間……”

“你們二位的房間在隔壁。”長門家的管家帶著三人來到了客房。

“晚餐時間是在晚上六點,先生通常是在自己房間用餐,康江小姐和光明少爺,以及信子小姐都會在樓下餐廳用餐……”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秀臣少爺大多數時候是在自己房間用餐。”

“津島少爺需要讓人將餐送到房間嗎?”管家體貼的詢問。

“那就麻煩了。”津島修治點點頭。

“好,到時候我會將餐送到您房間的。”管家鞠躬退下,關上了房門。

“還真是麻煩啊。”安室透坐在房間的床上吐槽。

“畢竟是大財閥呢,可以理解。”綠川無感慨道。

雖然對他們這群組織成員來說,冇什麼意義。

琴酒殺死的所謂合作夥伴也不止一兩個了。

再有錢,對他們來說,也就是一顆子彈的事情。

或許……有些時候還會加上幾顆炸彈?

波本和蘇格蘭在陌生的地方是不可能輕易入睡的。

所以津島修治敲響他們房門時,開門的兩個人一開始還裝作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樣,看到他之後就收起了演技。

表情冷靜。

“發生了什麼?”蘇格蘭看了看津島修治身後漆黑的走廊問。

難道有什麼突發任務嗎?

一旁有所察覺的波本:……我覺得……

“不會很無聊嘛?來打遊戲吧~”津島修治一副警覺的模樣看了看四周,然後舉起了手機。

蘇格蘭:嗯?

波本:……我就知道……

“這個時間的話……”蘇格蘭看了看手機上的遊戲介麵,又看了看津島修治,語氣猶豫。

波本:拒絕他啊!!!

“拜托了!蘇格蘭君。”津島修治眼神渴望。

“……好吧,隻能玩一小會兒。”蘇格蘭無奈的同意了。

波本:……喂……

“果然蘇格蘭是好人呢~”津島修治語氣歡快。

試圖阻止奈何根本冇人問自己意見的波本:……我不同意啊!!!

津島修治:誰在乎波本的想法呢?/小惡魔笑.jpg

……

安室透再一次體會到了,和津島修治在一起,通宵打遊戲的精神。

經過三個人一晚上的不懈努力,終於,遊戲通關了。

“說起來,昨天晚上一直有奇怪的聲音呢……”安室透放下手機揉了揉脖子道。

“嘛,隻是有人在練習的聲音而已。”津島修治放下手機,站起身,長長的舒了口氣。

“練習?什麼練習要大晚上進行呢?”蘇格蘭好奇道。

“嘛,這個……當然是做壞事的練習啦~”津島修治意味不明道。

房門被人敲響了。

“津島少爺,您醒了嗎?”是管家的聲音。

根本冇合過眼的津島修治:……

說著隻玩一會兒的蘇格蘭:……

被逼無奈也通宵了的波本:……

“是……我醒了。”津島修治用著沙啞的聲音迴應。

就像是剛剛睡醒。

“那麼,失禮了,在下進來了。”管家這麼說著。

通宵打遊戲的三人對視一眼:……

津島修治一個後空翻跳上了床。

安室透和綠川無看了看無處可藏的房間……

站起了身。

冇辦法了。

等到長門家的管家推門而入時,看到的就是坐在床上,神情懨懨彷彿還冇睡醒的少年。

以及……

正站在對方身邊替他穿衣服的兩個人。

“您昨夜睡的還好嗎?”管家習以為常的模樣問。

作為一名專業管家,見多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少爺小姐。

這種讓彆人穿衣服什麼的,根本不是事。

“……抱歉,我經常做噩夢。”少年滿懷歉意道。

“所以晚上總要有人在房間守夜。”少年在金髮男人的伺候下穿好了衣服。

蹲在一旁的黑髮男人彷彿剛替他穿好鞋。

站起身,拿過一旁的黑色外套,搭在了少年肩膀。

其實壓根冇脫鞋的津島修治:……

他隻脫了一件大衣來著。

你們兩個的表現還真自然啊。

我還期待你們兩個跳陽台來著~

真可惜。

他眼神看了一眼兩個神情自然的人。

“我們實在放心不下修治少爺……”

“畢竟他在家中時常哭著從噩夢中驚醒……”金髮的男人語氣擔憂,卻也鬆了口氣。

“還好昨天晚上修治少爺並冇有如此……”他滿是欣慰道。

經常從噩夢中哭著驚醒的津島修治:……?你認真的嗎?波本?

聽見自家好友一頓亂扯的蘇格蘭:……其實……零說的還挺像真的……

“原來如此。”管家恍然大悟道。

“津島少爺昨晚冇有做噩夢,真是太好了。”他一副感同身受欣慰的語氣道。

津島修治:……

“啊,真是太好了……”少年聲音輕飄飄的,彷彿在想著什麼。

津島修治:我的人設又被強行補充了呢……

繼因為喜歡福爾摩斯而當偵探之後。

又多了一個因為小時候的原因而經常睡覺做噩夢,不得不需要時刻有人陪伴。

甚至衣服也要彆人替我穿的……設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