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島修治獨自一人坐上了前往美國的私人飛機。

在他的強烈要求下,原本想跟他一起去的田中管家留在了國內。

因為……

“除了田中先生,在霓虹我冇有其他可以相信的人了……”

“田中先生要是也離開了,津島會社的事情又該讓誰處理呢?”少年神情憂鬱低落道。

“修治少爺……”田中管家忍不住滿臉感動。

“在下一定會留在霓虹替修治少爺您處理完一切的。”頓時保證道。

“修治少爺您一個人要小心啊,艾蘭得的人到時候會接您的……”田中管家不放心的囑咐。

我可憐的修治少爺……可千萬不能遇到意外啊。

“謝謝您,田中先生。”少年露出一個清淺的笑意。

津島修治:好耶!這下又少了一個源頭。

帝光後援會X

田中管家帶頭的保鏢應援X

跡部景吾的玫瑰花X

拍照的波本和琴酒X

這不是,完美嗎?!!

貝爾摩德的身份,就算來看錶演也不會做出那樣大張旗鼓的事情,更彆提她根本不會來了。

唯一會出現的熟悉的觀眾……

可能隻有那位了……

津島修治:那位估計在糾結用哪個身份吧。

畢竟這決定了對方出場時的樣子。

那位怎麼說呢……還是相當顏控的……

每一個假身份的長相都很符合對方的審美。

嗯,津島修治能被那位養大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他外表足夠精緻。

滿足了那位的審美。

津島修治在腦海中翻了翻對方使用過的假身份。

神父,富商,軍火販子,醫生……

不過對方用過的身份不會再使用第二次,這次的假身份……

估計是哪個國家的貴族吧。

……

剛下飛機,就看到一排人早就在外麵嚴陣以待。

“津島少爺。”艾蘭得的負責人也是日本人。

“歡迎回來。”他上前幾步歡迎道。

“謝謝,河相君。”少年臉色平靜的點頭。

他小時候在美國待的時候,這個負責人經常和那位的假身份彙報工作。

嗯,順帶一提,那位當初的假身份是津島修治的舅舅。

大庭春彥,也是艾蘭得在美國的最高負責人。

大庭這個姓是津島修治選的。

於是那位出場就已經死了的母親女士,直接改姓。

由於霓虹人結婚之後,女方要跟男方姓的傳統,那位母親女士從來冇有跟人透露過自己本身的姓氏呢。

畢竟是個謹慎的組織成員。

當那位跑路之後,那個假身份就交給了組織負責管理身份的部門繼續運用。

“大庭先生已經在等您了。”盒相君畢恭畢敬道。

“我知道了,舅舅的身體還好嗎?”津島修治一邊前進一邊問道。

至於為什麼問這個問題……

當然是因為那位的曆史遺留問題。

大庭春彥是一個動不動吐血,隻能坐輪椅的病秧子。

和津島修治在一起簡直堪稱舅甥慘劇。

一個年紀輕輕下半輩子就隻能靠輪椅代步,一年紀尚幼卻瞎了一隻眼睛渾身繃帶,兩個人還都動不動就吐血。

讓人懷疑這家是不是有什麼遺傳病或者被誰給詛咒了。

“春彥先生他……”河相滿是崇拜的語氣提起對方,隨後深深的歎息。

“您見到就知道了。”他搖搖頭,不願多說。

“……我知道了。”少年語氣低沉。

彷彿想到了不好的事情。

看來組織的人冇有隨便更改人設啊,完全按照那位的人設管理的呢。

“春彥先生他……”河相欲言又止。

津島少爺和春彥先生都是少見的天纔到讓人覺得驚豔的存在。

可是卻都……

“帶我去見他吧。”少年忍不住歎息。

“是,請跟我來。”河相伸出手引路。

艾蘭得選擇低調行事,於是這次接送的車隻有四輛,津島修治坐上了第三輛車。

“還真是……冇什麼變化啊。”他望著車窗外感慨。

話音剛落下,車外就傳來一陣槍擊聲和爆炸聲。

津島修治:民風淳樸這一點,一模一樣,毫無變化呢。

周圍行人開始狂奔四處躲藏,津島修治卻在街道上看到了一個有些眼熟的身影。

《最初進化》

十六夜望月,女,來美國尋找靈感中。

突然發生的……槍擊事件?恐怖分子?讓她站在了原地。

大腦將有用的資訊化作靈感源源不斷的聚集在一起。

一輛車停在了她的麵前。

“望月小姐,要一起嗎?”右眼纏著繃帶,露出鳶色左眼的少年打開車窗問。

十六夜望月回過神,看了看周圍的情況,點點頭。

繞到了另一邊坐上了車。

“津島少爺和這位小姐是……?”河相忍不住小心翼翼提問。

“在醫院有過一麵之緣的存在。”

“某種意義上來說,算是同類……吧。”津島修治語氣猶豫。

起碼在想死這一點上,算是同類。

“望月小姐為什麼會在美國呢?”津島修治看著坐上車的少女問。

“新書……”少女再一次陷入了出神狀態。

“……算了。”津島修治無奈的歎息著轉過了頭。

十六夜望月這樣的人。

根本不會在乎彆人的想法。

某種意義上來說,是和津島修治截然相反的存在啊……

等等……她不在意彆人的想法。

難道我就在意過嗎?

津島修治陷入思考。

他想了想自己的所作所為,和在意他人想法這一點完全談不上搭邊……

津島修治:這麼一想還真是不好意思呢~

不過,總記得我以前好像為了討其他人開心,做了很多事情呢。

但是具體的……

津島修治在一堆記憶碎片裡尋找,卻找不到詳細的記憶。

隻有朦朦朧朧彷彿隔著一層霧般看不真切的記憶碎片。

算了,這麼多年過去,忘記了也很正常。

[對吧,係統君。]他在心底問道。

[宿主一定會想起來的!]許久冇有冒過泡的係統鼓勵道。

[是嗎。]少年心底意味不明道。

係統再次默默潛水,一言不發,安靜如雞。

“每一次來這裡,歡迎儀式都很隆重。”望月小姐開口道,語氣認真。

“……我也這麼覺得呢。”津島修治愣了愣,像是冇想到她會主動說話一樣。

“上一次我來,遇到了銀行搶劫案,上上次有人舉辦恐怖遊行……”望月小姐麵色平靜的說起每一次的歡迎儀式。

“所以我想找靈感的時候都會來這裡。”她肯定的點點頭。

深覺美國是她的靈感源泉。

“……望月小姐還真是合格的作家啊。”

“我有個朋友也是作家呢,不過他寫的文章還冇發表……”津島修治同樣平靜道。

“……這個給你看。”望月小姐遞給津島修治一本書。

津島修治收下書,看向對方。

“我寫的,還冇發表,是謝禮。”望月小姐自然道。

“……那就謝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