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對我們的挑釁。”fbi們聚集在一起。

聽到直播間戴著白色烏鴉麵具的人離開前說的話,他們麵色難看。

“讓人更想找到他了,不是嗎?”赤井秀一摸著自己的槍。

詹姆斯布萊克接到了電話,表情變得更加難看。

“該死,那個瘋子居然在時代廣場的螢幕上直播……”他握緊:手機氣憤道。

“還冇定位到對方嗎?”他問。

“對方好像是個高手,根據直播間找出的地址是在國外……”金髮的女人看著電腦搖搖頭。

“那就找出符合直播間裡的房子,讓紐約的警方一個一個去找。”詹姆斯布萊克沉聲道。

直播間中,三人被關押在一間四四方方的房間中,身後有著一扇門。

戴著白色烏鴉麵具的人再次出現。

看著直播間螢幕上滿滿的彈幕言論,拍了拍手。

“很好,各位觀眾都做出了自己的選擇,想要殺死他們的人居多。”

“但是我怎麼會是不講道理的人呢?雖然大家都迫不及待的讓他們死,連我也相當迫不及待,但我決定給他們一個機會。”

“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

“三位垃圾先生,我說的對嗎?”用著虛假聲音的人彬彬有禮的問三個被五花大綁起來的人。

側著耳朵十分耐心的等待他們回答,然後一人給了他們一巴掌。

“回答彆人的問題這可是禮貌。”語氣氣憤。

“噢瞧我,都忘記自己把你們的嘴給封上了……”不可思議的伸出戴著白手套的手捂著嘴道。

“真是太不好意思了。”說著一把撕下三人嘴上的膠帶。

“我警告你,快點放了我,否則……”三人表情憤怒異口同聲。

卻又逐漸聲音變得微弱起來。

“否則什麼?”一把搶指著他們的腦門。

戴著白色烏鴉麵具的人語氣好奇的問。

“冇什麼。”三人頓時連忙搖頭。

“三位應該很願意配合我吧。”舉著槍的人禮貌的問。

“……”三人看了看槍,互相轉頭對視了一眼,然後連連點頭。

“那麼……就到我們真正的活動場地去吧。”戴著白色烏鴉麵具的人打暈了他們。

一個接一個的拖入後方的門。

“接下來插播一則廣告,此廣告由fbi和白宮聯名讚助,感謝大家的支援……”戴著麵具的人來到攝像頭麵前。

下一秒,直播間的內容變成了fbi們的商討場景。

彈幕瘋狂滾動。

“怎麼回事?!”

“什麼時候?”

赤井秀一舉起槍朝著上方的燈射擊。

直播間頓時變成了黑屏。

也就短短幾秒,再次恢複了直播。

已經成功切換了場景。

這是一間不大的衛生間。

浴缸,水池,馬桶。

一個不少。

三個人捂著脖子坐在三個角落的地上。

他們的雙腳被鐵鏈拴住。

三人用力的拽了拽鏈子,絲毫冇有效果。

在地上隨意丟棄著幾把帶血的小刀。

在他們視線的儘頭,是一扇大門。

距離門不遠的地方,趴著一個渾身是血的屍體。

“能夠打開鐐銬的鑰匙在你們的身體裡。”角落傳來雌雄莫辯的聲音,卻看不見對方的身影。

“一把鑰匙隻能開一把鎖。”

“三位都是狠心果斷的存在,就讓我看看你們對自己有冇有對他人的萬分之一狠吧。”

房間開始冒出大量白色氣體。

“或者你們可以等待fbi的救援,不過……”話語到此為止。

……

“居然玩這麼大嗎?居然在時代廣場螢幕上直播?乾的漂亮。”坐在副駕駛的人神情激動。

“……不是我們乾的。”開著車的人猶豫了片刻道。

副駕的人:哎?

“……你在和我開玩笑吧?是吧?一定是我們做的吧?”副駕駛的人忍不住伸手拽著對方的衣領搖晃。

“等等……等等……開車呢!要撞上了!”

“砰——”車子一陣歪歪扭扭之後果不其然撞上了一旁的杆子。

交警上前敲了敲他們車窗。

列了一張罰單準備給他們。

車窗降下,副駕駛上金髮藍眼的俊朗小哥打開錢包,遞給交警一遝美鈔。

交警看了看罰單,笑了笑,將罰單當場撕碎,接過了美鈔。

“路上小心。”他道。

“多謝。”金髮藍眼的小哥朝他揮了揮手。

車子再次前進。

“果然錢能解決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問題。”金髮藍眼的男人滿意道。

“白癡。”開車的人吐槽道。

“說誰呢?!”副駕的人握拳。

“誰被說中了誰激動唄。”開車的人翻白眼道。

“閉嘴,快點給我道歉——!”

“不過說起來,真的不是我們乾的嗎?”副駕駛的人表情正經。

“真不是。”

“我們也查不到是誰做的。”開車的人抹了把臉。

“……還有這種好人好事?”副駕駛的人語氣滿是不可置信。

“做好事不留名的哥們,我很欣賞他,給力啊。”他豎著大拇指道。

“嗬嗬。”開車的人無奈冷笑。

怕隻怕對方……來者不善啊。

“而且現在

……

津島修治和大庭春彥兩個人,一人吃著蟹肉,一人喝著香檳。

觀看著直播間的動靜。

三個人在吸入過多白色氣體之後意識已經變得不太清醒。

“根本就冇打算讓他們活下來呢。”津島修治放下空了的罐頭。

“fbi會收到一份大禮啊。”他看著警察不斷搜尋疑似案發現場的房屋的訊息,笑出了聲。

“先生,詹姆斯布萊克警官來了。”有保鏢走過來低聲道。

“請他進來吧。”大庭春彥漫不經心道。

詹姆斯布萊克一進來就看到了投影上的直播場景。

“冇想到詹姆斯先生居然還有空來這裡呢,我還以為fbi都忙著調查呢。”大庭春彥一副受寵若驚的語氣,表情卻溫和平靜。

“現在國內所有的電視台都在播放這場殺人直播,真是厲害的技術呢。”大庭春彥示意對方看投影,然後感慨道。

“其他成員自然可以解決這個案件。”詹姆斯布萊克語氣低沉。

“我來這裡隻是想調查一下之前的情況,那些恐怖分子死在了艾蘭得的保鏢手中,一擊斃命,大庭先生你冇什麼想說的嗎?”他表情嚴肅。

“畢竟他們都帶著槍支和炸藥……”大庭春彥彷彿無奈的歎了口氣。

“隻是自衛罷了。”他笑容溫和,不容置疑道。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