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輪椅滾動的聲音和低沉的咳嗽聲。

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被保鏢推著進來。

氣質溫和,神情擔憂。

典型的好家長。

“舅舅。”津島修治捧著杯子看著他道。

又開始了。

大庭春彥來到他的麵前,看著被橘色毯子包裹著的,頭髮濕漉漉的少年,以及一旁同樣裹著毯子的少女,差點笑出了聲。

“咳咳……”他用咳嗽掩蓋了自己的笑意。

示意保鏢將他們的小可憐模樣記錄下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修治你怎麼會和望月小姐一起出現在警局……”他伸出手隔著毛毯摸了摸少年的頭。

成功將對方的頭髮揉亂之後滿意的收回手。

津島修治:……我忍。

“您好,您就是這兩個孩子的監護人吧。”有警察小姐問。

“是的。”大庭春彥點點頭。

警察小姐看著對方坐在輪椅上,卻依然氣質出眾,模樣溫和的黑髮男人。

再看了看一邊黑髮鳶眼的少年,和黑髮黑眼的少女。

認定了這三個是一家人。

“這邊隻是詢問一下您家孩子為何會落水……”警察小姐禮貌道。

“這個問題……我也很好奇呢。”大庭春彥停頓了片刻,輕笑著道。

“修治可以告訴我們嗎?”他將問題甩給津島修治。

津島修治:讓我想想怎麼編.jpg

他看了看十六夜望月。

十六夜望月也看了看他。

二人眼神交流著。

津島修治:就說你不小心掉下去了,我為了救你也跳下去了怎麼樣?

十六夜望月:為什麼我不是救人的那個?

津島修治:那我不小心掉下去了,你為了救我也跳下去了也行的。

十六夜望月:那大家估計會以為我對你感情不一般吧……

津島修治:可能會呢。

十六夜望月:為什麼不能說我們是自殺跳河的。

津島修治:那我們下一秒可能會出現在精神病院。

十六夜望月沉默了片刻,點點頭:那就你救我吧。

津島修治:放心,看我表演.jpg

“因為……望月小姐不小心掉了下去。”黑髮的少年手捧杯子,身體被毯子裹住,眼神溫柔而悲憫。

“還不是她迴歸天堂的時候。”他笑容清淺又滿足。

自殺的人也無法上天堂。

十六夜望月:……雖然知道我上不了天堂,但是你這麼說我還是有點無法接受。

我怎麼就活下來了呢。

“你是為了救她纔跟著下去的嗎?”警察小姐問。

不著痕跡的掃過對方身上的繃帶。

這孩子也太善良了吧。

“啊。”少年彷彿理所當然的應到。

津島修治:我就是這麼善良啊!/自信滿滿?

“好的,這邊情況我們瞭解了。”警察小姐收起紙筆。

“小少爺,下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可不要輕易自己下去救人了,記得報警。”來到津島修治麵前,滿是憐愛。

“你的生命安全也同樣重要。”她說。

“……我知道了。”少年眨了眨眼。

津島修治:勇於認錯,死不悔改,下次還敢,哎嘿~

十六夜望月沉默不語,像個自閉少女。

“下次要小心啊,女孩。”警察小姐對她道。

十六夜望月點點頭,一言不發。

下次一定小心找個冇人的時間和地方。

“好了,早點回家吧,希望不會再見到你們了。”警察小姐道。

“走吧,修治。”大庭春彥招呼道。

“好的。”津島修治將毯子和紙杯放好,站了起來。

十六夜望月和他一起,二人跟在大庭春彥身後離開了警察局。

“還好冇什麼路人認出來你們,不然你們兩個可能會上新聞呢。“大庭春彥調侃道。

“畢竟最近你們兩個也算小有名氣。”

津島修治和十六夜望月對視一眼。

“我其實不介意的……”津島修治道。

“無所謂。”十六夜望月語氣平靜。

“這樣啊。”大庭春彥點點頭。

那就沒關係了。

……

第二天,二人不出所料的上了新聞。

頭版頭條。

【艾蘭得企業少當家和天才作家不得不說的故事……】

【弓道天才與美少女作家?】

【他們二人居然同時落水,究竟為何……】

【天才美少女作家十六夜望月竟是艾蘭得董事的私生女?】

【艾蘭得董事大庭春彥不得不說的……】

十六夜望月成功被人堵在酒店。

“請問,望月小姐和艾蘭得少主是什麼關係呢?”

“請問,大庭春彥先生真的是您的父親嗎?”

“請問……”

十六夜望月:……

“認識。”

“不是。”

“冇戀愛。”

黑髮黑眼的少女神情平靜,眉眼間帶著特有的文藝氣和憂鬱神經質。

而早有準備的津島修治,根本冇有出門。

津島修治:機智如我?

“修治。”大庭春彥敲響了房門。

敲了三遍,依然冇有人迴應。

他推開了房門。

津島修治蒙著被子趴在床上打遊戲。

看見他進來隻是瞥了一眼就不在意的繼續低頭遊戲。

“修治看新聞了嗎?”大庭春彥也不在意,隻是讓輪椅停在門口的位置問。

“冇有。”津島修治閉著眼睛理直氣壯道。

早就知道了的新聞有什麼好看的。

“新聞上說,你和望月小姐關係非同一般呢……”大庭春彥幽幽道。

“是嗎?嗯——”津島修治一手摸著下巴閉著眼睛思考。

“的確關係不一般呢。”他確信的點點頭。

畢竟從同一條河裡被撈上來的關係呢。

大庭春彥:……

“他們還說那位望月小姐是大庭春彥的女兒呢。”他彷彿在說著笑話一樣語氣無奈。

津島修治抬起頭,看著他。

“黑髮。”津島修治指著自己的頭髮。

“黑眼睛。”指了指大庭春彥。

“和望月小姐的確一模一樣呢,被誤會不是很正常嗎?”津島修治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

你自己選的長相,和我有什麼關係嗎?/理直氣壯。

“修治真的不清楚嗎?”大庭春彥彷彿歎了口氣。

“不清楚呢。”津島修治斬釘截鐵道。

不承認不承認不承認。

就是不承認。

你能拿我怎麼樣~

“醫生說修治的身體不好,要少吃蟹肉之類的食物,看來餐桌上再也不能……”大庭春彥十分可惜的搖搖頭。

津島修治:?

不愧是你,居然用這種手段,可惡。

你以為我會屈服嗎?

“是我做的。”津島修治非常愉快的承認了。

承認了又怎麼樣?

你能拿我怎麼樣~

略略略~

“既然修治承認了,那就冇事了。”大庭春彥寬容大度道。

“隻要修治你開心就好。”他溫和道。

下一秒,床上的少年已經舉著槍對準了他。

“隻要我開心的話,殺了大庭春彥也沒關係吧。”他嘴角上揚,眼神暗沉道。

被用槍指著的大庭春彥笑了笑。

放棄抵抗的攤開手。

“當然。”他說。

二人無聲的對視著。

“嘁——”

“冇意思。”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