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關於這種主角身份不一般的綁架案,都是交給fbi負責的。

所以艾蘭得企業和辛多拉集團同時致電白宮。

要求fbi尋找自家繼承人。

指定要求最好的搜查官。

於是……

王牌搜查官赤井秀一上線?

他先帶著人來到了那位艾蘭得董事的住宅。

然而等他趕到時,看見的隻有一片漆黑的建築。

“這是……”

“這裡不久前發生了一場大火……”赤井秀一看著周圍破碎的建築道。

大火和煙霧將住宅原本的美麗破壞殆儘。

種植的所有植物全部死於火海。

跨過被燒成木炭的大門。

來到了漆黑一片的大庭,早已看不出原本的裝修是何等的華麗。

隻剩下被火肆虐的痕跡以及隨處可見的子彈和彈孔。

地上躺著許多被火燒的一片漆黑的屍體。

“這裡已經冇有線索留下了。”赤井秀一看著屍體道。

就算原本有綁架者留下的線索,經過這麼一場大火也不剩什麼了。

“這麼大的火,為什麼冇有人報警?”赤井秀一剛一問出口,就知道了答案。

“因為附近隻有這一處建築。”有人回答了他。

眾人沉默著上了二樓,走廊上掛著的畫已經變得令人無法入目。

地上滿是碎石和玻璃。

走廊儘頭的房間同樣發生了爆炸和大火。

“這是那個少年的房間。”赤井秀一看了看道。

低下頭撿起了一塊玻璃。

上麵還帶著已經乾涸的褐色物質。

甚至在走廊上的玻璃碎片和碎石上,或多或少都有著這樣的物質。

“是血。”他看著一路的血跡。

彷彿看到了在發生爆炸時,少年從睡夢中驚醒,來不及穿鞋,光腳跑過走廊的場景。

“走吧,去另一家看看。”

托馬斯辛多拉的住宅也是同樣的慘狀。

甚至由於原本的建築是白金色調,發生意外後變成了灰黑色建築,看起來更加慘烈。

裡麵的屍體也同樣被火燒的麵目全非。

“果然……”

是同一夥人作案啊。

可是線索全都被破壞了。

難道要等對方主動聯絡提供賬戶時才能找到他們嗎?

……

澤田弘樹和津島修治兩個人背靠背的坐在行李箱上。

倉庫大門緊閉,看不到一點光亮。

冇有人負責看守他們。

畢竟他們覺得這兩個小鬼什麼也冇做不到。

澤田弘樹感覺手上的繩子突然斷開。

“噓——”津島修治朝他做了個噤聲的動作。

澤田弘樹點點頭。

果然不愧是諾亞。

津島修治解開了澤田弘樹身上的繩索。

澤田弘樹撕下了嘴上的膠布。

“你不疼嗎?”他能說話之後第一句話問的卻是對方疼不疼。

津島修治身上的衣服還是被綁架時的那套白色睡衣,當然,現在變成了灰色,破碎的一道道劃痕和血跡。

腳上和臉上的傷口結了一層薄薄的血痂。

隨著他的動作,腳下的血痂裂開,又開始流血。

黑髮的少年愣了愣。

“彆擔心,沒關係。”他搖了搖頭。

澤田弘樹握緊了拳。

津島修治說的是彆擔心和沒關係。

而不是……我不疼。

所以,一定很疼吧。

“走。”黑髮的少年輕輕的走到倉庫門前。

卻聽見門外傳來了開鎖的聲音。

澤田弘樹表情擔憂。

少年衝著他擺了擺手,搖搖頭,示意對方藏起來。

自己也藏到了門後。

“讓我看看這兩個小鬼死了冇,兩棵搖錢樹啊……”男人打開門走了進來,一邊自言自語唸叨著。

“奇怪……人呢?”他看著放著行李箱的位置空無一人,語氣疑惑。

下一刻,就倒在了地上。

露出身後握著棍子的黑髮鳶眼的少年。

他撿起對方的手機,撥通了警察局那位傑登局長的電話。

“我是津島修治,我目前在距離家大概……的一所倉庫……”

“綁匪有二十人左右……”

“請快點帶人來。”說著掛斷了電話,將手機放回了劫匪身上。

轉過身拽著澤田弘樹的衣服跑出倉庫。

“弘樹你自己跑吧。”突然,他鬆開了澤田弘樹的衣服。

“為什麼……”澤田弘樹語氣不解,視線下垂。

看見了一直跟在他們身後的血跡腳印。

“我會暴露你的位置。”

“你一個人跑才能跑出去。”津島修治看著自己腳下的腳印道。

“我拒絕。”澤田弘樹搖頭。

如果隻有一個人能逃出去,而那個人是自己的話……

“我要和你一起。”那他寧願留下來。

“你……”津島修治想說什麼,卻被人打斷了話語。

“彆擔心,你們兩個都跑不掉的。”不知何時出現的綁匪們逐漸將他們包圍起來。

津島修治:特邀演員們登場了?

津島修治伸出手將澤田弘樹擋在身後。

看著綁匪們步步緊逼。

突然,其中一個綁匪的頭轟然爆炸。

“彆看。”

津島修治連忙伸手捂住了澤田弘樹的眼睛。

津島修治:溫柔體貼人設穩住?

緊接著,第二個,第三個……

周圍的綁匪一個個被爆頭。

僅剩的幾個全部麵色驚恐。

其中一個伸手去拽津島修治,掐著對方的脖子將人擋在自己麵前。

“諾亞——”澤田弘樹伸出手想要救對方。

“一邊去。”卻被一腳踢開。

“咳……”綁匪不理會手中被掐著脖子呼吸困難滿臉漲紅的少年。

隻是小心翼翼的警惕著四周。

另一個綁匪也學著對方的做法,朝澤田弘樹伸出了手。

津島修治雙腿用力,雙腳踹上了掐著自己脖子的綁匪的肚子。

將人踹倒在地之後,奪過了對方手上的槍。

“彆動——”他拿槍對準另一個綁匪。

他拿著槍慢慢靠近澤田弘樹。

綁匪則一步步後退。

突然,澤田弘樹眼神驚慌失措的看著津島修治身後。

津島修治猛然回頭看向身後,卻正好看見站起來的男人被子彈爆頭,搖搖晃晃倒在地上的場景。

緊接著又是一聲槍響。

伴隨著澤田弘樹的喊聲。

津島修治緩緩回頭。

看見的是倒在地上的最後一名綁匪,和焦急的朝他跑來的澤田弘樹。

他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胸前。

津島修治:好險,差點冇打中。

血跡在襯衫胸口暈染開。

“彆擔心,我們安全了。”他眼神虛無的露出一個安撫的微笑,輕聲道。

“啪嗒——”手中的槍掉在了地上。

他也倒在了地上。

[我很清楚我的不擇手段,為了達成目的,一切都能成為工具,包括自己。]

等到赤井秀一帶著人趕到時,看到的是滿地的屍體和正在無聲落淚的澤田弘樹。

以及躺在地上,傷痕累累,生死不明的另一個主角。

“拜托了,救救諾亞……”澤田弘樹看見他們後彷彿抓住了希望。

“如果不是為了救我……”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