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你在玩遊戲嘛?我也想玩,給我玩一下啦……”穿著藍色小西服打著紅色領結的男孩跑到金融精英麵前道。

甚至伸手去搶對方手提箱。

一係列做法堪稱是熊孩子的典範。

然後就被對方給惡狠狠的揍了一拳。

隻好捂著腦袋來到了後麵都市麗人的位置。

然後由於話太多,被精英男給一通狂罵。

津島修治坐在角落,暗地裡偷窺。

然而坐在外麵,帶著黑色手提箱的管家,也在對方的懷疑範圍之內。

柯南跑到老管家的身邊,抬頭剛想說話,就對上了繃帶少年看戲的眼神。

“喲。”津島修治招呼道。

工藤新一:喲你個頭啊!

但是他在看到對方的時候,的確有一瞬間的輕鬆。

“津島哥哥,我發現了一個秘密!”他看了看周圍,小聲嚴肅道。

踮起腳的同時示意對方低頭。

“我跟你說,我剛剛聽見兩個黑衣人說,這個列車上,有人帶了炸彈哎!三點半就會爆炸!”

“真是了不起的發現呢,柯南,津島哥哥也告訴你個大秘密噢。”繃帶少年笑著點點頭道。

工藤新一:喂喂,連你也不相信嗎?

他死魚眼的站在那裡,等著對方的玩笑話。

“其實津島哥哥親眼看到了他們交易的全過程,那個手提箱就在前麵的小姐手上~”津島修治一臉認真道。

工藤新一:???真的假的啊,你不會在耍我吧……

他看著繃帶少年一臉輕鬆愉快的表情,再想了想自己聽到列車上有炸彈時的反應,陷入沉思。

他覺得這個人在耍他,但他冇有證據。

“不如你去問問那個小姐,窗外的富士山風景如何~”看著男孩一臉不信的表情,津島修治默默指了指前麵。

柯南咬咬牙。

不管了,就相信一次身為偵探的你吧。

“對了,要打電話的話記得等一下去車廂外麵打噢。”津島修治提醒道。

工藤新一:誰要打電話啊。

然而在那之前,他還是跑到了社會大哥的位置旁邊。

“我的紙飛機飛到那個上麵去了哎,讓我上去拿一下嘛,拜托了啦……”

他跳上座位,藉著找紙飛機的理由,手偷偷摸向了手提箱。

被時刻注意著的社會大哥給看到了,表情十分驚恐。

二人爭搶之間,手提箱掉在了地上,一箱子少女心的內褲飛了出來。

當時所有人的表情都不對了,悲憤欲死的社會大哥陷入絕望,柯南也成功被丟出了頭等車廂。

工藤新一陷入沉默。

工藤新一真在思考。

工藤新一靈光一閃。

“對了!津島那傢夥說的,富士山的風景,那個小姐在頭等廂的位置是看不到的!”

“看來炸彈就在她的手上了。”

“該死,應該早一點想明白的。”

時間要到了!怎麼辦?

“等到三點半的時候,她會和我們打電話確認……”

腦海裡突然響起黑衣男子的話語。

電話!

……

聽著車廂外麵傳來的爆炸聲,和震動感,津島修治喝了口茶,看著列車外的風景,悠悠吐氣。

“真不錯啊。”

……

另一邊,拎著一億元的兩個黑衣人,和另外兩個黑衣人撞上了。

同樣的風衣禮帽和長髮,對麵那個銀色頭髮的男人看上去明顯就比他們高級。

就像是精緻昂貴的私人定製遇上了廉價拙劣的模仿作一樣。

從冷冽的殺氣,到陰冷的笑,再到森冷的眼睛。

對麵這個明顯看上去就是殺人不眨眼的犯罪分子啊!

“失敗的模仿作,就是你們啊。”真琴酒手中掐著煙冷笑道。

“琴……琴酒……”假伏特加聲音瑟瑟發抖。

“大哥,是琴酒啊,怎麼辦……”

“該死,怎麼會遇上他的……”假琴酒滿臉晦氣,冷汗順著臉頰滑落。

不是說琴酒每天不是在殺人的路上,就是在殺人嘛!他哪來的時間來找他們麻煩的!

要不是知道對方忙的根本冇時間搭理他們這種小角色,他哪敢打著對方的名號搞事啊。

該死的情報販子!他騙我!

“組織還缺幾個試驗品,帶回去吧。”琴酒說著,抬起手,給了二人一人一槍。

當然,隻是會讓他們昏迷過去的藥物子彈而已。

畢竟人體實驗,最好還是用活的試驗品。

“還真是自己送上門的活動資金啊。”他打開原本被假貨拎著的手提箱,看著裡麵裝滿的紙幣,滿意的合上箱子,將箱子丟給了一旁都伏特加。

“走了。”

……

[cahors邀請你加入群聊……]

[當前在線成員bourbon,peinod,trinidad,gin,vodka,whisky……等二十四人]

cahors:圖片

cahors:圖片

cahors:圖片

cahors:琴酒的素顏三連拍,要儲存請速度。

bourbon:?

peinod:噗。

trinidad:。

vodka:!!!

whisky:??上麵那個傢夥是誰啊?琴酒長這樣?

gin:卡奧。

[提示:該群已被解散。]

琴酒吸了口煙,企圖保持冷靜。

琴酒吐了口煙,發現自己無法保持冷靜。

琴酒掏出了槍。

“組織試驗品也夠用了,這兩個冇用了。”他冷著臉道。

伏特加:不敢說話,大哥你說的都對。

在昏迷中被一槍爆頭的兩人,被伏特加綁著石頭沉進了水裡。

至於為什麼是伏特加而不是琴酒……

琴酒吐了口煙,冷笑不語。

[大哥真的很生氣,剛剛還把兩個準備做試驗品的給殺了。——vodka]

[安心安心,冇事的。——cahors]

伏特加笑容苦澀:你當然不怕啊!!大哥又不會對你下手!!!

[照片拍的不錯。——bourbon]

[你的眼光也很不錯。——cahors]

波本看著手機螢幕上被他儲存的三張照片,選了一張對方麵部的超大特寫,給手機裡所有和琴酒有關的聯絡方式的頭像都換上了這張照片。

看著這張頭像,就算以後琴酒給他發訊息威脅他讓他滾,他也能笑著回訊息了呢。

等到警察尋找那兩名黑衣人的時候,卻發現已經找不到對方的身影。

沉在水底泡到發白腫脹的兩人:……我們倒是想被找到。

總而言之,找不到的對方蹤跡的事情,越發讓工藤新一肯定這兩人的身份。

絕對是犯罪組織的成員。

琴酒和伏特加?以酒名為代號的犯罪組織嗎?

我工藤新一記住你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