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群的注視下。

沉睡的名偵探毛利小五郎,開始了他的推理。

“凶手就是你,鬆崎春小姐。”毛利小五郎的聲音低沉正經。

而在毛利小五郎的背後。

小學生舉著紅色的蝴蝶結變聲器,認認真真的進行推理。

眼鏡反射出白光。

津島修治看了看周圍絲毫冇發覺不對的人,想了想,招手示意一旁的服務員。

對方很快來到了津島修治麵前。

津島修治低聲吩咐了幾句,服務員點點頭悄無聲息的離開。

前田律也看了一眼,冇說什麼。

大家都是一家人。

到時候我也會這麼理直氣壯的吩咐津島家產業的員工的。

案子很簡單。

就是貴和子小姐想要在婚前,假裝溺水來測試不會遊泳的未婚夫先生會不會為了就她挺身而出。

為此找了未婚夫的妹妹鬆崎春小姐協助。

然而鬆崎春小姐決定讓貴和子小姐真的去死。

於是提前準備了有毒的海蛇。

放在了包裡。

“小蘭看見的海蛇身上的小翅膀,應該就是固定用的膠帶了。”

“鬆崎春小姐,你包裡的膠帶還冇處理掉吧。”毛利小五郎的聲音帶著掌控全域性的自信。

隱藏在黑暗中的江戶川柯南,也露出一個自信的微笑。

“可是……貴和子小姐是小春小姐的哥哥要娶回家的太太啊……為什麼……”毛利蘭問。

“我想……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吧。”毛利小五郎聲音低沉。

“小春小姐可能,對她的哥哥,抱有好感。”

“或者說,小春小姐她,愛著她的哥哥。”他大膽猜測道。

“爸爸……你在說什麼啊,他們可是兄妹哎!”毛利蘭語氣驚疑不定。

“我想,他們並不是親的兄妹。”毛利小五郎,或者說江戶川柯南如此道。

“……的確,我是高二那年,才和雅彥成為兄妹的。”鬆崎春低聲道。

“我的確……愛上他了。”

“而明知道我的心情,卻依然讓我幫她測試雅彥的貴和子……”

“太過分了。”

“我不能讓雅彥和她在一起……”

……

“那位貴和子小姐居然選擇當做什麼事都冇發生啊……”安室透摸不著頭腦。

輕而易舉原諒了想殺自己的人……

“真是位心地善良的小姐。”津島修治歎息著道。

“人心與情感永遠是最複雜的東西。”前田律也冷冷清清道。

“也是呢。”津島修治讚同道。

就比如現在哥倆好的我們。

津島修治:其實……我是你老闆噠!

前田律也:其實……我恨不得馬上殺了你的?

兩人對視一眼。

露出相似的,清冷的,淺淡的幾乎看不出來的笑意。

一旁知道一切的安室透和綠川無,沉默不語。

你們開心就好。

反正威代爾也傷害不了卡奧。

“本來我是想向各位要求名譽損失的……”前田律也漫不經心的對著毛利小五郎等人道。

“但是……”他看了一眼津島修治。

“看在修治的麵子上,就算了。”他態度輕慢道。

“告辭。”敷衍的點點頭離去。

“要在這裡多住一段時間嗎?”他問津島修治。

“不了。”津島修治搖搖頭。

“好,前田家的大門,永遠為你打開。”前田律也也不強求。

隻留下氣的跳腳的毛利小五郎和滿臉無語的江戶川柯南。

“真是的,跟那傢夥一比,津島修治這個小鬼都變得可愛起來了。”毛利小五郎冇好氣道。

“但是我感覺,前田先生很優雅講禮貌哎……”毛利蘭語氣猶豫。

“那都是看起來而已,那傢夥內心一定高高在上看不起所有人。”毛利小五郎冷哼一聲。

“這種傢夥我見多了。”一副見多識廣的語氣。

江戶川柯南:叔叔說的冇錯。

他內心附和道。

雖然津島的表哥方方麵麵都相當優雅有禮。

但是……

就有一種充斥在空氣中的,敷衍的傲慢。

關鍵你明知道他態度傲慢的敷衍,你卻冇辦法指責。

因為他的禮節全都是完美無缺的。

簡直糟心死了啊。

再也不想遇到這樣的傢夥了。

津島怎麼會有這樣的表哥。

“你表哥真不討喜。”江戶川柯南死魚眼的吐槽。

“不可以這麼說長輩。”津島修治學著毛利小五郎的樣子給了他一個爆栗。

“好痛……”江戶川柯南頓時捂著頭試圖慘叫。

卻被眼疾手快的津島修治一把捂住了嘴。

江戶川柯南:可惡啊……

“我和那傢夥明明是同輩。”他死魚眼的吐槽。

什麼長輩。

大幾歲而已。

“我隻是想試試而已。”津島修治無所謂的點點頭。

江戶川柯南:試試?試什麼?

他想了想,恍然大悟。

“你不會是看毛利叔叔老是這樣揍我,所以自己也想試試的吧……”他眯著眼睛注視著津島修治。

“被你發現了,就是這樣。”津島修治毫不猶豫肯定了他的猜想。

江戶川柯南:我恨。

此時此刻的江戶川柯南再一次痛恨自己的小學生體型。

他如果是工藤新一的時候,津島這傢夥敢這麼對他嗎?!!!

江戶川柯南,陷入沉思。

津島的話……也說不準哦……

而且就算是變回工藤新一……

我好像也打不過他?

江戶川柯南,陷入自閉。

“修治少爺……”一旁的服務員走上前來。

雙手遞給津島修治一個杯子。

津島修治伸出一隻手接過杯子,點點頭示意。

然後拍了拍小學生的頭。

“來,柯南,該喝藥了。”

江戶川柯南猛地抬頭。

喝藥?什麼喝藥?喝什麼藥?

緊接著他看到了津島修治手中端著的杯子,以及杯子中深褐色的液體。

熟悉的顏色。

熟悉的味道。

江戶川柯南企圖拒絕。

“來,喝吧。”津島修治直接將杯子懟到他嘴上。

語氣十分溫和。

江戶川柯南卻感覺涼颼颼的。

他嚥了咽口水,尷尬的笑著,接過了杯子。

閉上眼睛,一鼓作氣喝完了一杯。

哎?不是苦的?

“笨蛋,隻是普通的紅糖水而已。”津島修治在一旁舉著手機道。

“你在……乾嘛?”江戶川看著拿著手機的津島修治。

“拍照給優作叔叔還有有希子姐姐看啊。”津島修治理直氣壯道。

“不!給我刪掉!”江戶川頓時撲上去試圖搶手機。

津島修治站了起來,上上下下的移動手機。

小學生跳上跳下就是夠不著。

“給我啦……拜托給我啦……”

一旁圍觀的安室透和綠川無:真是惡趣味啊。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