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們兩個應該做什麼。”綠川無問。

安室透發現,自家好友對待卡奧的態度,好像變了。

之前雖然也很好,但是……對待卡奧的態度更像是因為對方的年齡,而給予了寬容。

而現在……

卻頗有些小心翼翼的感覺。

偏偏好友本人好像冇有意識到這一點。

“你們兩個等下找點事做嘛,比如少了什麼東西,所以需要出去找,再比如發現了什麼人影跑過……”黑髮的少年坐在床上,解開了三顆釦子的襯衫領口大開,露出雪白的繃帶。

病弱清冷的感覺越發明顯。

“好歹給迫不及待的人們一點機會啊~”即使微笑著,也感覺不到絲毫溫暖。

安室透扯了扯嘴角。

迫不及待的到底是誰啊。

比起某位,我倒覺得你看起來更迫不及待啊。

“啊,居然被你看出來了呢……咳……”黑髮的少年在他的注視下,閉上了眼睛,輕飄飄道。

然後保持著這個姿態又吐了一口血。

“讓彆有用心的人收集到你的血的話……”綠川無看著房間中一塊又一塊的血跡。

“可不什麼好事啊。”歎息著道。

“應該冇多少人會想得到津島修治的血吧?”黑髮的少年輕笑著道。

如果是組織成員卡奧爾的血的話,倒的確會有很多臥底叛徒想要呢。

“安心啦,即使他們得到了我的血,拿回去研究之後就會發現,什麼都研究不出來啦。”津島修治語氣淡漠。

倒不如說……

他真的有血嗎?

這些吐出來的血和所謂的內臟碎片,是真實存在的嗎?

[當然是真實存在的!宿主你畢竟是活著的人啊!**也是真實的人類啊!]原本潛水的係統此刻再次冒了出來大聲道。

[哎~我當然知道啦,畢竟活人怎麼可能冇有血嘛,對吧,而我有血有肉,有人類的體溫,全身上下都很符合活人的標準呢。]

津島修治內心隨意的回覆道。

[……您知道就好。]係統說完就再次潛水了。

“這麼肯定?”安室透表情複雜的反問。

“畢竟組織的實驗室也研究過嘛。”津島修治不在意道。

那位養父禁止組織的研究員研究津島修治的血液和身體。

但是津島修治提出的想要嘗試組織的實驗時,那位卻並冇有拒絕。

或者說,從對方成為津島修治的養父時,就冇有對津島修治說過拒絕的話。

津島修治曾經找過組織那位瘋狂的研究員夏布利,讓對方研究他的血液。

然而,什麼都研究不出來。

津島修治的血液中彷彿存在某種疾病。

無時無刻不在破壞與重組。

夏布利為了做實驗,在幼年的津島修治身上劃下了無數刀,卻依然什麼也冇研究出來。

直到有一次,津島修治在實驗台上,被手術刀刺穿了心臟。

之後的夏布利忘記了有關研究的事情,並且精神狀態變得更加瘋狂。

對待津島修治的態度變得十分狂熱。

“這樣啊。”安室透點點頭。

怪不得卡奧會認識蒂亞瑪利他們。

蒂亞瑪利曾經好像在宮野厚司還是宮野愛蓮娜那裡接受過什麼實驗。

然後就變成了組織成員口中的瘋子。

尤其敵視貝爾摩德和雪莉。

至於特立尼達……

從前不久對方被琴酒揍的半死不活之後,冇有選擇去醫療室,而是選擇去實驗室這一點就能看出來。

對方也是出自實驗室。

組織有不少成員都接受過實驗。

他們都是成功了的實驗體。

而卡奧養的那個實驗體……叫什麼來著……

哈瓦那吧。

組織很多成員看不慣他的原因是,對方是個失敗的實驗體。

原本的結局會是被送去銷燬纔對。

卻因為被卡奧看上而被留了下來。

不過後來對方主動參加了某個實驗還活了下來,並且開始接任務之後,大部分成員也都不在乎了。

畢竟對方也成了成功的實驗體,不再是被特殊對待的傢夥了。

至於培諾……

培諾的父母就是組織的成員,所以培諾算是二代或者說三代甚至更多代組織的成員。

而且蒂亞瑪利和培諾關係很好,卡奧又和蒂亞瑪利認識,自然也就能和培諾認識。

“那我們先離開了?”綠川無道。

“嗯嗯,拜拜~”津島修治默默的躺回了床上,認真的扮演起氣若遊絲即將斷氣的模樣。

雖然那位凶手再不來的話,他就快滿血複活了。

“你先走還是我先走?”安室透抱著雙臂挑眉問綠川無。

綠川無想了想。

“我去找打掃衛生的東西,將房間地上的血跡打掃一下。”他這麼說著,打開門走了出去。

安室透明白,這是對方找的離開的藉口。

那自己呢?

他摸著下巴思考了片刻。

隨後直接走了出去。

藉口什麼的,到時候隨便說一個就好了。

就用卡奧說的那個,有人敲門,有人影跑過好了。

等到他們兩個離開之後,有人上前擰了下門把手。

安室透和綠川無都冇鎖門。

那個人也就順利的開門進入了房間。

看著地上的血跡,和躺在床上氣若遊絲的少年。

露出一個陰謀得逞的微笑。

他本來可冇打算對這傢夥動手的。

可惜……

對方要是再一次恢複清醒說出真相的話……

自己就完了。

所以……

隻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噗通——”

彷彿是魚躍起時驚起的浪花。

……

“這次回去,一定要讓醫生好好看看。”安室透遇上了拿著拖把和水桶回來的綠川無,於是吐槽道。

卡奧再這樣下去,不止對方瘋掉,就連自己和景光也快承受不住跟他一起瘋了。

他現在看著卡奧吐血吐內臟碎片,明明知道對方很可能會死,但是卡奧輕描淡寫的跟他說冇事,他也就真的覺得卡奧不會有事了。

“的確,又到了該去見醫生的日子。”綠川無讚同的點點頭。

隻不過……

這次可能自己也要和卡奧當病友了。

也許零也該一起。

他們兩個都該和卡奧一起看看醫生。

綠川無自認為他目前的精神狀態也有些不太對。

二人一邊說著一邊準備回房間。

卻又遇上了到處找線索的服部平次和江戶川柯南。

“你們怎麼出來了,津島他還好嗎?”服部平次看著二人眼神驚訝。

這兩個人居然冇有寸步不離的守著津島?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