枡山憲三接到了組織琴酒的電話。

“什麼事?如果是關於那個議員的事情……”枡山憲三有些疑惑,琴酒除了任務之外,並不會隨意和他聯絡。

如果是關於任務的話,他倒是有一個殺死議員吞口重彥的任務。

隻不過任務時間是在明天杯戶飯店的一場追悼會上。

現在聯絡他……是為了什麼呢?

“哈瓦那去找你了。”電話那頭的男人聲音低沉。

琴酒,明明加入組織的時間比他晚,卻成為了那位最信任的心腹。

但是……

“哈瓦那是誰?”枡山憲三驚訝道。

他從冇聽過的名字。

組織有這麼一號人嗎?

“組織給你安排的繼承人。”琴酒不懷好意的笑了笑道。

“什麼?!!”枡山憲三這下更驚訝了。

組織……居然還給他分配繼承人?

“感到無法接受了嗎?皮斯克?”琴酒意味不明的嘲諷。

“哈瓦那是從實驗室出來的,需要一個能用的身份,作為你的養子再適合不過了。”他也不再故意嚇對付,淡定解釋起來。

“並且還能幫助你完成任務。”一副真心實意給皮斯克送幫手的態度。

枡山憲三的表情複雜,不斷的變換著神色。

“我知道了。”

他在拒絕和接受之間掙紮了半響,無奈道。

那位的吩咐,他本就冇資格拒絕。

一旦拒絕,他將被組織視為叛徒。

琴酒今晚可能就會帶著狙擊手衝過來了。

“他什麼時候到?”枡山憲三冷靜的問。

將哈瓦那當成自己的屬下就可以了。

他這樣想到。

“等著吧,他早就出發了。”琴酒想了想道。

“算一算時間,估計已經到了。”琴酒電話剛掛,枡山憲三就聽見窗外傳來了細微的聲響。

有人在外麵敲了敲窗戶。

枡山憲三一手掏出了槍,將拿著槍的手藏在身後,上前拉開了窗簾。

窗台上站著一個穿著寬鬆的白色長袖和長褲的男孩。

白色長袖的胸口上印著一串數字。

d3762。

d代表對方是第四等實驗體,3762則是對方接受實驗的編號。

至於排在他前麵和後麵的,還有多少活著就不得而知了。

脖子上戴著一個項圈,黑色的皮帶和銀色的長方形墜子。

上麵隱隱約約的刻著什麼。

枡山憲三認出了對方身上穿著的衣服。

組織的實驗體所穿著的統一的服裝。

幾乎四分之三的頭髮都變成了白色,隻剩下髮梢那一片還是棕色是男孩睜著一雙灰藍色的眼眸,笑容天真的打招呼:“初次見麵,皮斯克大人,琴酒大人說你會成為我的父親。”

枡山憲三:……

“你就是哈瓦那?”他藏在身後的手握緊了槍。

“的確就是我!”男孩點點頭。

“你究竟幾歲?”枡山憲三凝視著看起來不過五六歲大小的男孩問。

“六歲!是要上小學的年齡!還需要皮斯克大人你給我安排入學呢!”被稱為哈瓦那的男孩一臉天真單純道。

“你吃了什麼藥?a藥?然後變成現在這幅樣子了?”枡山憲三看著對方,聲音沉沉的問。

他當初也瞭解過宮野厚司和宮野艾蓮娜的實驗藥物。

關於藥物的效果也略知一二。

畢竟,這麼大年紀了,總會知道許多事情的。

“你確定要知道嗎?”男孩隻是天真的問。

一手摸著項圈上銀色的吊墜。

彷彿隻要枡山憲三回答一句想知道,他就會將一切都告訴對方一樣。

枡山憲三仔細打量著對方項圈上那枚吊墜上刻著的字跡。

cahors。

也許一般人不會想那麼多,但是作為以酒名為代號的組織的元老級成員的枡山憲三卻是第一反應想到了那款名為卡奧爾的黑葡萄酒。

黑酒卡奧爾。

這個代號……

枡山憲三皺起了眉。

他聽說過這個代號。

組織裡對卡奧爾的傳聞頗多,並且……

皮斯克知道的比一般成員更多。

貝爾摩德曾經跟他提起過。

“卡奧爾……那個孩子,可是深得那位喜愛。”

“據說是當成繼承人培養的養子呢。”深得那位喜愛的貝爾摩德都如此說了。

“你和卡奧爾是什麼關係?”枡山憲三問。

給狗的項圈上通常刻著主人的姓名。

莫非……

“哈瓦那是卡奧爾大人的狗。”男孩一臉狂熱偏執道。

枡山憲三陷入了思考。

卡奧爾是那位當成繼承人培養的孩子。

哈瓦那既然是對方的狗,想必是未來boss的親信。

那關於哈瓦那的事情,自己的確不能問太多。

說不定是那位正在籌劃的某項計劃呢?

“組織是安排你成為我的養子?”枡山憲三問。

“是的。”哈瓦那認真道。

“我知道了,那你就跟在我身邊吧。”枡山憲三點點頭。

原來之前琴酒說的繼承人是這個意思。

直接給他安排了一個所謂的養子。

不過……

反正對方現在看起來五六歲的模樣,隻要自己還活著,該屬於自己的終究還是自己的。

雖然這個名叫哈瓦那的小鬼,看上去對他毫無尊敬的意思。

嘴上叫著皮斯克大人,卻一口一個你,甚至敢提出反問。

果然是彆人養的狗啊。

“將你的頭髮染成棕色吧,以及,身為我的養子,應該有個隨我姓的名字……”枡山憲三看著哈瓦那棕白交加的頭髮,皺著眉道。

“就叫宗介吧,枡山宗介。”思考了半響為他決定了這個身份的假名。

“好的!我知道了!”哈瓦那點點頭。

他擁有了枡山宗介的名字和身份。

可是內心,他依然隻將哈瓦那當成自己的名字。

哪怕隻是卡奧爾隨口一說的狗的名字。

那也代表了一切嶄新的開始和他的重生。

正是因為有了哈瓦那這個名字,他才能在那個組織存活,也正是因為那個名字,才擁有了現在一切。

哈瓦那就是哈瓦那。

身為狗的一生隻有一個主人。

哈瓦那的主人隻會是卡奧爾。

……

“正好,明天有一個任務,琴酒說過你可以幫我完成任務,讓我看看你的能力。”枡山憲三盯了哈瓦那片刻道。

“是,我會好好表現的!”男孩點點頭。

……

[你養的另一條小狗吵著要見你,不肯離開基地。——gin(琴酒)]

津島修治看到琴酒的訊息後鼓起了臉頰,滿臉不耐。

[打到半死丟出去不就好了。——cahors(卡奧爾)]

這種小事就不要麻煩自己啦嘛~

[我冇有留活口的習慣。——gin(琴酒)]

“真是的……”津島修治在鋪著地毯的地上滾了一圈。

[來接我。——cahors(卡奧爾)]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