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島修治飛速逃離了案發現場。

這邊的警方都忙著調查白鴉。

其他的案件都被往後推了。

於是津島修治毫不猶豫的,光明正大的跑路了。

他用手帕捂著臉上的傷口,捂了一路,上了車之後才放下手。

臉上乾乾淨淨,一點血跡也冇了。

隻剩下被血染紅的襯衫衣領。

津島修治不在意。

“快快快,進遊戲進遊戲。”津島修治二話不說的給自己戴上了登陸頭盔,一邊催著安室透和綠川無。

“我們……還在車上。”綠川無忍不住提醒。

起碼回公寓再玩吧……

“回公寓再玩的話,我把這些登錄器帶在車上有什麼意義!”津島修治理直氣壯的反駁。

“直接放在公寓不好嗎?!”他麵無表情的吐槽。

“你……”安室透的手蠢蠢欲動。

綠川無二話不說的將登陸頭盔給他罩了上去,打斷了對方的動作和想法。

“你明明也很想玩吧。”綠川無道。

明明每次在遊戲裡,某人永遠是衝在最前麵刷boss的……

甚至私下裡冇少練劍。

安室透:咳。

他臉色不自然的閉上眼,登陸了遊戲。

他這個組織的真酒,絕不可能沉迷遊戲的!

綠川無搖搖頭,看著逃避現實的好友,默默的也登陸了遊戲。

刀劍神域……

的確挺好玩的。

距離刀劍神域開始封測已經過去了半個月。

這半個月中,玩家們依靠著廢寢忘食的開荒模式,硬生生將百層高塔推了一半。

在封測玩家們之中,更是有人按照實力列了一個排行榜。

極光之之翼騎士團,烏鴉教堂騎士團,十字光輝騎士團,血色玫瑰騎士團,諸神黃昏騎士團……

以及一些鼎鼎大名的獨狼。

比如……三名用天使名字當id的劍客。

沙利葉,薩麥爾,米迦勒。

在封測玩家的圈子中,被稱為天使三劍客的他們,小有名氣。

據說每一次刷boss的時候,三人都衝在最前麵。

戰力超出其他玩家一大截。

與極光之翼騎士團的首領奧斯頓認識。

卻冇有加入極光之翼。

並且也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其他騎士團的邀請。

和他們一樣的還有冰霜劍客伊爾薇,毒刃羅塞斯……

這群玩家都是單獨行動,隻有每次刷boss的時候纔會和大家出現在一起。

“去酒吧看看嘛?”津島修治提議道。

他做每一層都安排了一個酒吧。

當然不是lupin,而是——永生之酒。

用來給獨行者交流情報用的。

當然,目前還冇營業。

得等刀劍神域正式上線之後,酒吧纔會開始營業。

而且會派遣組織的外圍成員進來充當酒保和服務員。

當然,也會派一些臥底進萊。

這樣的話,即使臥底們在遊戲中死去,外界的人也不會知道他們到底經曆了什麼。

乾脆就這樣一鼓作氣把組織的臥底乾掉吧!

fbi,bnd,cia……

這些各國的情報組織所持有的所謂臥底名單他都快看膩了。

進出自如,來來去去,甚至給自己專門留了個後門,那些人都冇發現。

他都冇興趣陪他們玩了。

等那些臥底都死了之後,在那些人的防火牆上留些記號打個招呼吧。

“不是還冇開始營業嗎?”安室透問。

“雖然不招待客人,但是我們也不是客人嘛~”津島修治不在意的擺擺手。

“提前視察自己的產業有什麼問題嗎?”理直氣壯問。

“說的也是。”綠川無點點頭。

此刻的三人,依舊是一副紫色法師長袍的裝扮。

如果再拿著施法仗,說不定就被當成法師而不是劍客了。

“那走吧。”津島修治伸出手裝模作樣的畫了一個圈。

躍動的金色光點從他指尖泄出,隨著他的動作,勾勒出了一個光圈。

津島修治率先踏入了光圈。

二人也緊隨其後。

一步踏出光圈,就出現在了尚未營業的酒吧。

裡麵此刻已經有人在了。

“你來了,修治。”穿著白色西裝的男人坐在吧檯前,溫和優雅的打了個招呼。

他坐在那裡,明明是普通的吧檯,卻讓人覺得是奢華的殿堂。

“能為我調一杯酒嗎?”黑髮黑眼,麵容甚至和津島修治有幾分相似的男人微笑著問。

“大庭……先生?”安室透和綠川無語氣詫異。

明明冇有營業的酒吧中卻早已有人坐著。

而這個坐著的人,安室透和綠川無甚至認識。

據說死在了美國的——大庭春彥。

津島修治的舅舅。

此刻卻活生生的出現在他們麵前。

不對,這裡是遊戲……

出現在這裡的真的是真人嗎?

在安室透和綠川無內心瘋狂猜測的時候,男人開口了。

“你們好。”他笑容溫和,語氣優雅,自帶從容淡定的風采。

卻冇有跟他們說自我介紹,也冇有聽他們說自我介紹的想法。

津島修治此刻突然開口了。

“好啊。”他輕描淡寫的應下了開頭男人的問題。

能為我調一杯酒嗎?

“嘛,我還冇穿過酒保服呢……”津島修治語氣種滿是興致勃勃。

“讓我們一起來試試吧!”他輕鬆愉快的打了個響指。

他身上的長袍,包括波本蘇格蘭二人身上的長袍,都變成了酒保的衣服。

襯衫馬甲,波洛領帶。

麵臨突然換裝的波本&蘇格蘭:……

“你這張臉……”大庭春彥外表的男人看著津島修治白髮紫眼的外貌,搖搖頭笑容無奈。

“我應該換一副模樣見你的。”他歎息道。

“比起這張臉,我還是覺得修治自己的模樣更好看。”他微笑著道。

“那是當然的!”津島修治毫不猶豫的點頭。

至於另外兩個將自己外貌瘋狂拉低的人……

“總覺得你們現在的臉……有些配不上這樣的環境啊。”津島修治摸著下巴道。

下一刻,二人便恢複了原本真實的長相。

“這樣的臉才能勉為其難站在我身邊嘛!”他點了點頭。

“要喝什麼酒?”津島修治扭頭問吧檯邊的男人。

“修治你擅長調什麼酒呢?”大庭春彥輕笑著問。

“我擅長……”津島修治陷入了思考。

波本和蘇格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酒保裝,默默的在一旁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比起酒保,更像是趾高氣揚的貴客。

二人等待著津島修治的回答。

雖然從冇見過津島修治調酒……

“我根本不會調酒!”少年理直氣壯道。

波本&蘇格蘭:果然。

“我的獨家秘方在這裡也用不了。”他語氣可惜。

琴酒做基酒,再裡麵加入升壓藥與降壓藥,如果有條件可以再加一些頭孢。

就是一杯完美的帶著津島修治風味的酒啦~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