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我和修治說了一點悄悄話,遮蔽了你們。”

彷彿察覺道安室透和綠川無二人的疑惑,大庭春彥看了他們一眼,微笑著解釋道。

“畢竟在遊戲世界,冇什麼不可能的,對嗎?”他慢條斯理的晃了晃酒杯,朝著二人舉杯。

“總而言之,就是一件讓我覺得自己過於善良的事情呢。”津島修治搖搖頭道。

擺明瞭不想跟二人多說什麼的姿態。

“嗯……”津島修治頂著一張白髮紫眼美少年的臉,略帶沉思。

“其實波本和蘇格蘭你們兩個也可以使用的,悄悄話功能……”

“就在操控麵板右下角點進去最下麵一欄……”他認認真真的教著安室透和綠川無使用悄悄話功能。

大庭春彥放下了酒杯,漫不經心的轉著右手大拇指上戴著的紅寶石戒指。

修治又在玩了,小孩子就是很喜歡玩呢。

波本和蘇格蘭兩個人果然很適合陪修治玩啊。

這兩個組合纔是最合適陪修治玩的,單獨一個的話就不合適了。

琴酒也很適合陪修治玩呢。

自己挑人的眼光果然很不錯呢。

修治和他們玩的多開心啊。

而在不久的將來,他們都會是修治最好用的下屬。

雖然現在也差不多是了。

再玩的開心一點吧。

無論是什麼樣的遊戲,什麼樣的玩法……

這是……僅有的價值了。

也是……能獻上的最好的禮物了。

他眼神溫和的注視著笑容莫測的少年。

耳邊傳來了另外二人的聲音。

“還真有悄悄話功能……”安室透測試了一下。

“他們真的聽不到我們說話嗎?”一邊觀察著津島修治和大庭春彥的表情。

“這遊戲的功能還挺全……”一邊對著綠川無道。

津島修治趴在吧檯上,肩膀可疑的顫抖著。

“卡奧……是不是在笑?”安室透語氣懷疑。

這個悄悄話功能該不會是騙入的吧?

其實卡奧能聽到?

“也許……是在哭?”綠川無沉默了片刻道。

因為他們二人看見,在卡奧趴在吧檯上肩膀顫抖的時候,大庭春彥站起身,走到少年身邊,隔絕了他們二人的目光,一邊遞了一塊手帕。

“遊戲裡還能遞手帕……不對,遊戲裡難道還能流眼淚嗎?”安室透冷冷的吐槽。

“這是卡奧的遊戲,彆的遊戲能流血嗎?”綠川無問。

“你忘了我們……和那些boss對戰的時候的事嗎?”

為了追求真實,他們將所有感覺都拉滿了,以至於被守門boss踹飛出去的時候,體會到了和現實中一模一樣的肋骨斷裂的疼痛。

而且……還一口接一口吐著血。

總而言之,十分真實。

既然都這麼真實了,會流淚也冇什麼不可能吧?

“悄悄話的狀態裡,我們也聽不見他們說話嗎?”安室透看著格外安靜的一邊道。

“現在看來,應該冇錯。”綠川無分析道。

“你再笑就被他們發現了。”大庭春彥低頭遞上手帕,一邊從容溫和道。

津島修治默默抬起頭,臉上帶著幸災樂禍的得意笑容。

“不,我是在哭。”他一邊接過了手帕,想要裝出一副擦眼淚的姿態,卻冇忍住的笑了出來。

於是,他放棄了。

自暴自棄的趴在吧檯上,一邊不斷的錘著桌麵,一邊大笑。

“看,他是在笑。”安室透麵無表情的看著綠川無道。

卡奧怎麼可能會哭……

還哭到顫抖的地步。

光是想想,安室透就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那樣的畫麵太可怕了。

安室透:我無法接受/斷然拒絕.jpg

“我看出來了。”綠川無摸了摸鼻子道。

這時候要是還冇看出來,他們自己都想罵自己眼瞎了。

“還真是一家人啊。”安室透陰陽怪氣的開口。

起初大庭春彥還想給卡奧打掩護。

遞手帕,擋住他們的目光。

擺明瞭一副知道卡奧在耍他們玩,但無條件配合的姿態。

果然是一家人呢。

“咕嚕嚕。”津島修治仰著頭將酒杯中的液體和冰塊全部倒入嘴裡。

被冰塊凍的搖了搖頭,嘴裡發出不真切的聲音。

“啊,的確是一家人呢。”大庭春彥語氣縱容。

冰塊可不好吃啊……

“不如把冰塊吐掉吃這個吧?”他敲了敲吧檯,桌麵上頓時出現了一堆彩色的果凍一樣的東西。

“伏特加果凍,無論是搗碎之後倒入彆的酒或者是飲料都很不錯呢。”他將果凍堆推到津島修治麵前道。

“哎……伏特加啊……”津島修治拿著個桶,低著頭吐掉嘴裡的冰塊後意味不明道。

決定了!

之後就給琴酒調一杯last word(遺言/臨彆之語),然後給伏特加做一杯彩色的雞尾酒吧!

讓他們知道我也是個調酒大師呢!

至於琴酒看到那杯last word(遺言/臨彆之語)之後會是什麼樣的心情……

津島修治:那就不關我的事啦!

他慢條斯理的剝了幾顆伏特加果凍吃掉,緊接著又取出四個杯子。

開始剝果凍。

然後搗碎。

然後再剝一顆進去。

然後繼續搗碎。

就這樣疊了四層不同的顏色之後,他往裡麵倒入了酒水。

波本的那杯倒波本,蘇格蘭的那杯倒蘇格蘭,卡奧爾的那杯倒卡奧爾,大庭春彥的那杯……

津島修治陷入了思考。

六大基酒倒哪一款呢……

琴酒,伏特加,威士忌,朗姆,白蘭地,龍舌蘭……

啊,龍舌蘭已經死了,組織還冇有白蘭地……

“和你一樣就好。”大庭春彥在一旁道。

於是津島修治毫不猶豫的往對方的那一杯裡麵倒了龍舌蘭。

然後又倒了一點檸檬汁,像模像樣的將檸檬片放在一旁做裝飾。

大庭春彥的那一杯就做好了。

“這可是我第一次調酒的成果,能夠品嚐到是你們的榮幸。”津島修治一邊繼續往其餘三杯裡麵加著東西,一邊道。

安室透和綠川無表情逐漸複雜。

真的……

能喝嗎?

往好處想,起碼卡奧冇有往裡麵加那些奇奇怪怪的藥……

應該……不會死吧。

“大功告成。”津島修治分彆將兩杯推給他們。

給自己留了一杯,語氣歡快。

安室透和綠川無看著麵前的酒,陷入了沉默。

大庭春彥的酒起碼還像模像樣,還有名字。

卡奧的酒……

看著其實挺好看的,畢竟不同顏色的伏特加果凍疊了四層。

就……還挺夢幻。

他們看了眼大庭春彥,對方麵不改色的乾脆利落的喝了一口,對著津島修治露出了一個鼓勵讚賞的微笑。

看來冇事。

安室透和綠川無端起了酒杯。

閉著眼,喝了一口。

然後同時露出了一個相似扭曲的微笑。

津島修治眼神可惜。

看來不會死呢。

隻是杯普通的酒啊……

冇勁。

他又百無聊賴的趴了下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