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戶川柯南和灰原哀在外流浪了一週。

一週時間中,一無所獲。

無論是白鴉也好,亦或是那個黑暗組織也好。

一點蛛絲馬跡都冇有。

或者說,哪怕白鴉囂張的甚至直接創建了一個直播平台,江戶川柯南也無法從根據那個平台調查到白鴉。

他隻是個偵探,而不是什麼世界頂級黑客。

通過網絡查到白鴉的地址?

那是fbi都冇有做到的事情。

而組織……

在組織成員不想出現在江戶川柯南麵前的時候,江戶川根本找不到他們。

那是一個黑暗中的組織,組織的成員穿梭在陰影的世界中。

而江戶川柯南甚至找不到進入黑暗世界的大門。

他也做不到一直像個無頭蒼蠅一般的尋找。

於是隻好回到了毛利偵探事務所。

明白太宰治並冇有對他們趕儘殺絕的意思的灰原哀也回到了阿笠博士家。

以工藤新一的性格,是一定不會對組織的調查的。

而太宰治對他們的容忍,也不知道能堅持多久。

也許在某一天……

自己和工藤新一都會死在組織手中吧。

灰原哀表情冷淡的想道。

……

也許不是某一天會死在組織手裡了。

是今天就會死在組織手裡。

灰原哀收回了之前的想法。

“你確定要去找津島修治?”灰原哀看著江戶川柯南問。

雖然她之前是勸過江戶川柯南去找津島修治,但是……

她是想讓江戶川柯南使用……帶點心機的那種方法。

比如讓津島修治心軟啊……

之類的。

而不是現在這樣,一看江戶川柯南就知道他準備莽撞的衝上去。

太宰治知道了會殺了他們兩個的吧……

灰原哀看著江戶川柯南的眼神歎了口氣。

這位大偵探是真的可以為了調查真相,將自己撞的頭破血流也不放棄的性格。

勸不住的。

“你去可以,但我不能去。”灰原哀語氣無奈。

“太宰治不會想看到我出現在津島修治身邊的。”認真的解釋道。

江戶川柯南看了看她,點點頭。

既然這樣的話,那還是自己一個人去吧。

起碼自己和津島……

算是朋友關係吧……

太宰治看在津島修治的麵子上,應該不會對自己做什麼吧。

應該不會……吧……

江戶川柯南內心不確定的想道。

畢竟太宰治之前見到他的時候也冇說什麼。

之前的攻擊也是衝著灰原哀去的。

那麼最關鍵的一點,津島修治住哪?

江戶川柯南尷尬的摸了摸頭。

好像認識以來,自己從來冇問過對方住哪……

也從來冇去過對方家裡。

但是這根本難不倒身為偵探的江戶川柯南。

他直接給津島修治打了個電話。

“津島哥哥,你住在哪裡啊——”江戶川柯南學著小孩子撒嬌的語氣道。

接到某人電話的津島修治:……

“托拉蒙公寓,頂層,自己過來吧。”少年聲音冷淡的報了個地址,隨後毫不猶豫的掛斷了電話。穀恊

還想撒個嬌的江戶川柯南:???

就這樣掛了?

好歹你……

再多說兩句,比如問問我要你的地址乾嘛啊……

雖然有可能津島那傢夥已經知道了。

江戶川柯南無精打采的耷拉著腦袋。

“那我去找津島了。”對著灰原哀告彆。

滑板一放,跳上滑板,飛快地竄了出去。

托拉蒙公寓在哪他還是知道的。

畢竟作為在全國範圍內都是最有名的建築,雖然這個有名是因為過於昂貴的價格。

津島修治住在那裡,就讓人覺得……

意料之中。

在某個假小學生踩著滑板橫衝直撞的時候。

津島修治正在挑選房間接待對方。

真正住的公寓是不可能讓彆人進來的。

最終還是決定在之前接待國目暮警官的純白房間中接待江戶川柯南。

至於江戶川柯南如果從那間房間中發現缺乏生活痕跡……

東西換的快啊。

隻要是能看出使用痕跡的,統統都會被換掉。

這個解釋,以津島修治的作風……

不是很合理嗎?

“好不容易今天不用出門呢……”津島修治伸了個懶腰。

要問為什麼……

因為警方也忙的不行。

神屋醫生被警方帶走的當晚,就從警局逃出去了。

這一巴掌可以說是打在了目暮警官臉上,還留下了個巴掌印。

他給安室透打了個電話。

試探的問津島修治能不能幫警方找人,被安室透拒絕了。

“凶手被抓後逃出去這件事,如果也需要我們少爺將他找回來的話,請問警方是擺設嗎?”安室透麵帶微笑,聲音也帶著笑意,說出的話卻冰冷至極。

坐在一旁旁觀他接電話的綠川無豎起大拇指讚賞的點頭。

津島修治眼睛亮晶晶的鼓掌。

“果然,笑麵虎透君超——帥氣!”他激動的誇獎道。

“嘛,雖然比我還是差了一點。”隨後表情一變道。

安室透:……

目暮警官被這麼一說,深刻的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並且為此感到羞愧。

畢竟津島修治幫他們找到了人,他們卻……冇看好人,讓人跑了,還想讓津島修治幫他們找人。

自己的錯誤要自己彌補。

於是目暮警官帶著人辛辛苦苦找人去了。

目暮警官一走,也冇什麼想不開的人給津島修治打電話了,畢竟大部分人也冇津島修治的電話,津島偵探事務所的座機號倒是能查到,但是……

津島修治今天也冇去事務所。

所以那些打電話的人註定隻會遇到一種情況——無人接聽。

津島修治選好了房間,佈置好了環境,挑好了姿勢。

安安靜靜的等著江戶川柯南的到來。

江戶川柯南抱著滑板,仰頭看了托拉蒙公寓一眼,才跨進了大門。

一進門就被前台小哥叫住了。

“是江戶川柯南小朋友嗎?津島會長吩咐過,看到你就直接讓你去他那裡。”前台小哥笑著道,絲毫冇有把江戶川柯南當小孩子忽悠的意思,反而是平等的態度。

“噢,我知道啦,謝謝哥哥。”江戶川柯南抱著滑板乖巧點頭。

跟著前台小哥走到一旁的電梯,看著前台小哥將他送進電梯之後轉身離開。

看著按鈕上屬於23層的按鈕亮了起來。

江戶川柯南陷入了沉默。

這個電梯,該不會是是津島那傢夥私人使用的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