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卡托不對勁。

綠川無幾乎是敏銳的察覺到了這一點。

即使這是他第一次和對方見麵。

莫斯卡托的不對勁和卡奧有關係。

氣場這種東西雖然說起來很玄乎,但卻的確存在。

就在莫斯卡托推倒酒塔的時候,那一瞬間的氣場……

和某些時候的蘇格蘭和波本重合了。

組織的代號成員基本都是精神和**都十分強大的存在,甚至精神的強度還要強於**。

然而……

每一個和卡奧相處過的代號成員都被影響了。

蘇格蘭和波本本該是警惕且小心翼翼的姿態。

即使卡奧和他們同為組織成員,他們也不該和他如此親近。

甚至堪稱放縱的依賴。

從一開始的信任,到親近依賴,再到……

這樣的影響力……

真的正常嗎?

“怎麼樣,莫斯卡托比波本黑很多吧。”黑髮的少年彷彿冇有發覺綠川無的走神一般,滿臉自信問。

綠川無回過神來,看了眼莫斯卡托。

零隻是比一般人要黑一些而已……

莫斯卡托看上去簡直像個黑人啊。

人種都不一樣吧……

“莫斯卡托是意大利人,白種人哦~”津島修治彷彿知道對方在想些什麼,漫不經心道。

綠川無:……

“這麼一身健康的膚色,可是我特意曬出來的哦。”莫斯卡托在一旁語氣得意。

意大利那邊很多人說他曬黑了之後變得更性感有魅力了呢。

雖然曬的時候一度造成曬傷……

“走了走了,回去了。”津島修治操控著輪椅轉身離開。

綠川無毫不猶豫的跟著離開。

“等等……好不容易又見麵了不留下來聊聊天嗎?”莫斯卡托試圖挽留。

“不要。”少年頭也不回冷酷無情的拒絕。

“和男人聊天簡直就是浪費時間。”甚至語氣滿是嫌棄。

莫斯卡托:……

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啊。

……

“喲,希爾醬~”津島修治一上車,就看見了乖巧坐在位置上的白色大貓,於是他舉起手打了個招呼。

“冇有試圖逃跑,真乖呢。”他揉了揉貓貓的頭。

“不和莫斯卡托聊聊沒關係嗎?”綠川無關上車門之後問。

“他可不會一直待在霓虹,要不了多久意大利那邊就會來人把他帶回去的。”津島修治一副幸災樂禍的語氣實在過於明顯。

“所以完全沒關係呢。”

“當他不存在就好了。”輕鬆愉快的對著綠川無道。

“這樣啊……”綠川無見此也不再多說。

反正他們和莫斯卡托……

也冇什麼交情。

既然卡奧都說了不用在意,那就……

當對方不存在唄。

“喵。”白貓矜持的叫了一聲。

“什麼時候放你走?等我覺得你不好玩了吧。”

“喵。”

“哎……我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對你失去興趣啊。”

“喵。”

“畢竟我不是那種三心二意的人嘛。”

“喵。”

“我怎麼會冇有心呢?人類都是有心的嘛。”

“喵。”

“我怎麼會不是人類呢,貓的眼睛果然不是很好呢,我明明是個健康的人類呢。”

一人一貓的交談充滿詭異。

綠川無看了看興致勃勃和貓對話的少年,默默移開了目光。

他剛剛好像看到了一黑一白兩隻貓在對話的場景。

果然是錯覺吧。

一定是因為卡奧和貓相性度太高了的原因。

綠川無按照慣例停好車之後來到前台,詢問有冇有收到的信件。

畢竟自從成為津島修治的保鏢之後,處理各地粉絲或委托人的來信也成了他們的一項任務。

前台小哥不出意外的從櫃子下麵抬出了一個巨大的紙箱。

“這段時間的信件都在這裡了。”前台小哥笑容禮貌道。

綠川無看了看整整一箱的信件,心下歎了口氣。

“多謝。”他雙手抬起箱子離開。”

還好家裡的粉碎機質量不錯。

“哎……居然有這麼多了啊。”津島修治在電梯裡等他,看見箱子中滿滿的信件,隨口說了一句。

看不出絲毫在意,也看不出絲毫動容。

甚至眉眼中的倦怠也冇減輕一點。

他隻覺得無趣。

波本今晚都不一定回來,可能會露宿街頭。

於是今天的晚飯是由蘇格蘭做的。

在做完晚飯之後,蘇格蘭又幫某個忙於任務的好友餵了哈羅。

同時幫完全忘記喂貓的某人投餵了希爾。

在那之後又準備好了新鮮的果盤放在茶幾上。

在津島修治一邊吃著零食一邊看電視的時候,將信件一封一封的拿出來,放進粉碎機裡。

“你一封都不看嗎?”綠川無看著信件在粉碎機的作用下變成一堆碎紙問。

“反正都是些無關緊要的人吧。”盤腿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的少年頭也不抬,語氣懶散道。

無關緊要之人的信件,有什麼看的必要嗎?

一封一封看過去什麼的……

無聊。

綠川無一言不發的看著箱子中的信件逐漸減少。

卻在看到其中一封信件時將它單獨拿了出來。

雪白的信封,以及……用來封口袋鮮紅火漆印。

和其他信件不同,充滿了正式的感覺。

更像是一封邀請函。

信封上寫著四個大字[森穀帝二]

“這一封好像不是粉絲之類的人寄過來的信……”綠川無看了看信,將它放在茶幾上,對著津島修治道。

“我看看……”津島修治伸手從茶幾上拿起信件。

“森穀帝二……哎,那個有名的建築師啊。”他看了看信封上的人名。

“我記得這棟公寓就是對方設計的來著……”

“還有津島家在東京的宅邸……”用著回憶的口吻道。

森穀帝二這個名字也很熟悉啊……

在他的記憶中應該存在這麼一個傢夥吧。

但是……

他已經不想再去回憶那些似真似假的記憶了。

就讓那些記憶繼續破碎著吧。

他默不作聲的拆開信封。

“哎……他邀請我參加明天下午在他家舉辦的下午茶聚會啊……”津島修治看了看信中的內容後道。

他上一次參加彆人家的下午茶聚會,還是宮本夫人舉辦的呢。

在那場聚會上,宮本先生被一位牛郎殺死。

“你要去嗎?”綠川無問。

卡奧會對這樣的聚會感興趣嗎?

總覺得每次卡奧被人邀請去參加聚會,總會發生一些意外啊。

“為什麼不呢?”津島修治微笑著道。

他剛剛可是“看到了”些有趣的畫麵哦。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