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好多……”毛利蘭看著倉庫門口人滿為患的景象,陷入沉默。

同行的少女早已跑去排隊了。

“我說,小蘭呐……”工藤新一艱難的嚥下口水。

“我們要不還是走吧……”語氣猶豫道。

這麼多人,他們要排到什麼時候啊。

帝光的學園祭吸引來的遊客中可不僅僅隻有學生啊。

“我覺得……”毛利蘭表情猶豫。

來一趟帝光卻不見見津島君的話,總覺得差了些什麼。

“這不是毛利小姐嗎?”有人聲音清朗的問。

“她邊上那個是工藤新一吧?”一道華麗肆意的聲音響起。

“你們是……”工藤新一和毛利蘭同時轉過頭看去。

看見了……

一群五顏六色的頭髮。

紅髮紅眼的赤司征十郎,金髮藍眼的跡部景吾,深藍色發和深藍色眼睛的忍足侑士,青色頭髮的黑皮,黃髮黃眼的黃瀨涼太,紫色的紫原敦,綠色頭髮戴眼鏡的綠間真太郎……

跡部景吾還好,他身邊跟著的隻有忍足侑士和樺地崇弘。

赤司征十郎這邊則是奇蹟的世代全員都到了。

而且每個人的髮色都不一樣。

乍一眼看上去,真的有種閃瞎眼睛的花裡胡哨感。

“奇蹟的世代據說不止有五個人……”工藤新一一副觀察的模樣盯著赤司征十郎等人。

“是赤司君和跡部君啊……”毛利蘭一副好巧的表情。

這一群人裡麵,她最熟悉的就是赤司征十郎和跡部景吾了。

畢竟經常看見對方和津島修治一起去玩。

“抱歉,新一他是個偵探,所以好奇心很強……”毛利蘭看著一旁工藤新一的模樣,尷尬的笑了笑對著赤司征十郎等人道。

“那個……我就是第六個人。”一道淡淡的聲音傳來。

水藍色的頭髮和水藍色的眼睛,表情淡淡的,周身的氣場也幾近淡泊。

“什麼時候突然多出了一個人??”工藤新一和毛利蘭一副被嚇了一跳的模樣。

“……我一直都在……”黑子哲也默默放下舉起的手。

不過他已經習慣了,由於存在感太弱經常被無視什麼的……

“就是啊,小黑子可是和我們一起來的。”黃瀨涼太大大咧咧的攬著黑子哲也的肩膀道。

“原來如此,這就是當初那個幻之第六人的由來。”工藤新一摸著下巴恍然大悟道。

“你們也是要去找津島的吧,一起去吧。”跡部景吾抬了抬下巴道。

“但是,這個隊伍……”毛利蘭看了看長長的隊伍。

“津島冇跟你們說嗎?我們來是不需要排隊的。”赤司征十郎聲音溫和的說道。

作為津島修治的朋友,在津島修治的主場……

總歸是有些特權的。

“那傢夥……”工藤新一咬了咬牙。

是真的冇說啊!

“但是……我們直接進去,會不會不太好……”毛利蘭看了看那些排隊的人。

他們這樣插隊……

彆人會有意見的吧?

“不,即使我們進去了也不會占用客人的座位的。”赤司征十郎解釋了一句。

工藤新一和毛利蘭還不明白。

但毛利蘭聽到赤司征十郎這樣說了,還是進去了。

一路上並冇有遭到排隊的人的不滿的眼光。

而是一片羨慕的眼神。

“笨蛋,奇蹟的世代可是從帝光畢業的,這兩個人可是經常和津島那傢夥一起上新聞的友情。”工藤新一雙手放在後麵,抱後腦勺走著。

“那群人怎麼可能會不滿。”一邊嘟囔著。

“是這樣啊……”毛利蘭點點頭。

“說起來,之前帝丹的籃球部還和赤司君他們打過呢……”毛利蘭彷彿突然想起一樣道。

當時奇蹟的世代都是國中三年級,毛利蘭和工藤新一還是剛升入國中的一年級。

他們兩個還特意去看了那場比賽。

結果……

帝丹籃球部慘遭零封。

一球都冇能搶下。

甚至可以看出,帝光的參賽隊員滿臉無聊厭倦的模樣。

可能是那場比賽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毛利蘭一直以為身為隊長的赤司征十郎……

很不好相處。

而奇蹟的世代那群人,也都是性格傲慢無禮的傢夥。

不過現在看來……

毛利蘭看著前方打打鬨鬨,聊著天的少年們,感覺……

大家好像並不是那樣的性格。

並非那樣的難以接近。

“是……赤司前輩!黃瀨前輩!青峰前輩!綠間前輩!紫原前輩!”守在門口的穿著黑色燕尾服,將自己打扮成男生模樣的女生語氣激動。

“果然,津島君說你們一定會來的……”

“請跟我來。”她像模像樣的伸手引路。

“這是……女扮男裝……?”工藤新一摸著下巴道。

手上的手鍊是女款,打了兩個耳洞,臉上的妝刻意化的中性……

“是的,因為我們的主題是血族執事咖啡館。”帶路的女生點點頭。

“所有人都是這樣的打扮。”解釋道。

“這間倉庫……原來就是這樣的嗎?”工藤新一看了看這間明顯過於華麗的倉庫,陷入了沉默。

華麗的水晶吊燈,暗紅色的地毯鋪滿了倉庫,白色的桌椅,桌子上擺著的水晶花瓶和鮮紅玫瑰。

就連倉庫的牆壁也被黑色的幕布覆蓋的嚴嚴實實。

來來往往端著放有咖啡和小食的托盤的穿著黑色燕尾服的執事們一個個顏值都在中上水準。

一切都很美好。

很華麗。

很有貴族茶話會的感覺。

但是……

這裡原本隻是箇舊倉庫吧?!!!

誰家學校的舊倉庫會用水晶吊燈啊??!!

短短幾個小時,津島修治他們究竟對學校的倉庫做了什麼啊!

“當然不是。”女扮男裝的執事瞥了工藤新一一眼。

“這是津島少爺的兩個保鏢們帶我們班的同學做的。”

“不愧是津島少爺的保鏢,果然是十項全能呢,也隻有這樣才配當津島少爺的保鏢。”女扮男裝的執事滿眼崇拜。

工藤新一:……夠了。

停下你吹津島修治的話。

我不是為了聽你一直吹他的啊!

“不愧是津島,的確是他會有的效率。”赤司征十郎並冇有什麼意料之外的模樣,反而理所當然道。

“還算華麗。”跡部景吾打量了一圈,挑著眉評價道。

對於跡部景吾來說,這句話已經相當於滿意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