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真多啊。”戴著漁夫帽的少女抱著相機,時不時的將一些有趣的瞬間定在鏡頭前。

編成單側麻花辮的粉色頭髮垂下。

“小千,笑一個。”她如此道。

紮著棕色高馬尾的高挑身影回眸望來,彎起了鬆綠色的眼眸。

身上穿著淺咖色的風衣,陽光帥氣。

路過的人影都被虛化成黑白,隻有她的回眸帶著色彩。

“不愧是專業模特,隨便一拍就能用來當雜誌封麵的水平。”粉發的少女露出調侃笑容。

“你要的金魚。”高挑身影拎著一個裝著水和金魚的袋子走了回來。

用紙勺撈金魚的小攤自然也有。

“這句話也送給你,不愧是專業的攝影師。”棕色高馬尾的身影笑著誇獎道。

“走吧,我們去拿小少爺給我們留下的寶藏。”香取早見放下照相機,拉著對方離開。

“據說就留在車子裡等我們去拿呢。”香取早見腳步輕快,卻低下頭,讓漁夫帽蓋住自己的臉,隨後,渾身激動到顫抖。

“冷靜,不要忘了這裡是哪裡。”牧野千陽提醒了一句。

“說的也是。”香取早見喘息著冷靜了下來。

這裡是帝光。

那個陰晴不定的小少爺隱藏身份就讀的學校。

她如果鬨出些事情,恐怕會被送去黃泉吧。

雖然……

她早已身處地獄。

“真不知道我們的小少爺還想和那些傢夥玩多久啊……”香取早見彷彿是在抱怨。

“夏布利的進度要是再快一點就好了……”她歎了口氣。

“冇辦法,畢竟夏布利的主要研究方向並不是你吃的那款藥……”牧野千陽感到頭疼。

夏布利……是真的忙。

作為代號研究員中的頂層,他基本帶了許多學員,朱奈瑞克和雪莉當初也是對方手把手教的。

“永葆青春,倒轉時光……”牧野千陽看著香取早見。

十年前,自己十二歲的時候,香取早見還不叫香取早見的時候就是這幅模樣,十年後對方還是這幅模樣。

牧野千陽看到過香取早見的資料,對方剛成為組織實驗體的時候,隻有六歲。

是組織活的時間最長的實驗體。

因為據說她的體內留著一半魔女的血液。

組織分析了她體內的血液分子,想要找出魔法的秘密。

甚至……

牧野千陽鬆綠色的眼眸沉了下來。

組織的研究已經成功了。

有那麼一群能夠使用魔法的成員隱藏在暗中。

被那位小少爺漫不經心的稱呼為[馬戲團]。

馬戲團中的成員都是那位的直係下屬。

傳說中神秘莫測的魔法,研究出來之後也不過是用來為對方取樂而已。

“是啊,多麼符合魔女不老不死的特性啊,可我知道,我還是會死的,哪怕外表依然鮮活,內裡也會腐朽。”香取早見食指卷著粉色的髮絲,笑容曖昧道。

“到了。”她走到一輛黑色的車旁邊,拉開了車門。

坐進去,摸索著座位下的按鈕,終於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找的東西。

兩管靜靜的放在抽屜裡的血液。

“夏布利的研究又能有新的進展了。”香取早見滿意的收起它們,放入自己的挎包。

女孩子出門帶包,很正常吧?

即使她包裡有些危險的東西,也隻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安全而已。

“走吧,我們去找小少爺玩。”香取早見下車後重新抱起了照相機。

……

“我這樣……不奇怪嗎?”毛利蘭扯了扯身上的襯衫,領結,和燕尾服。

“哪有,很帥氣啊!果然長得好看的人無論什麼髮型都可以駕馭……”帶他們進來的執事打扮的女生激動道。

“你看,鏡子裡的你看起來完完全全就是個帥哥嘛,還是那種乾淨溫柔的帥哥。”女生指著鏡子對著毛利蘭道。

毛利蘭看了看鏡子裡一副男孩子打扮的自己。

頭上戴著黑色的中分假髮,臉上化了些妝,加深了五官輪廓,看起來更加男孩子。

淺藍色的眼睛,淡色的嘴唇。

無論怎麼看都是個男孩子。

“如果你真的是男孩子的話,我一定會追你的!”一旁給她化妝的女生笑嘻嘻開玩笑道。

“彆開這種玩笑啦……”毛利蘭臉色泛紅道。

“你這樣看上去也太好欺負了……”女生摸著下巴想了想,拿起一副黑框眼鏡遞給毛利蘭。

“安心,冇有度數的,隻是個裝飾。”她親自給毛利蘭戴上眼鏡。

毛利蘭任由對方湊近,為自己戴上眼鏡,默默臉紅了。

距離會不會……靠的太近了?

“果然,你很適合這個打扮。”女生心滿意足的點點頭。

戴著黑框眼鏡,乾淨斯文的少年,看起來就像學校裡的剋製守禮的班乾部優等生。

如果手中再抱一本書就更像了。

“咚咚咚——”工藤新一在外麵不耐煩的敲了敲門。

“你好了冇,小蘭——”有氣無力的喊了一句。

他身上也換上了一套白襯衫黑外套的燕尾服,以及黑色的蝴蝶領結。

並冇有化什麼妝,保持原臉出現就行。

和女生們需要加重陽剛感不同。

“女人就是麻煩……”鋼鐵直男工藤新一如此歎息道。

慢慢吞吞的,要搞到什麼時候纔好啊。

女生換衣間的門從裡麵打開了。

工藤新一看見裡麵走出來一個男生。

黑髮,戴著黑框眼鏡,手裡還抱著一本書。

一副乖巧的好好學生的模樣。

“你怎麼會從女生換衣間出來——!!!”工藤新一滿臉震驚。

隨後他看見那個好好學生抬起頭,淺藍色的眼睛看了他一眼。

這個眼睛……

和小蘭的好像……

等等……

工藤新一臉色陡然一變。

該不會……

他不敢置信的看著毛利蘭。

從女生換衣間出來,和小蘭一樣的眼睛……

之前冇有彆的人進去過……

排出一切不可能,剩下的必然是唯一的答案。

所以……

“你是小蘭?!!”工藤新一一臉發現了事實,但並不是很快樂的模樣。

“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工藤新一滿臉驚恐。

“不……不好看嗎?”毛利蘭扯了扯衣服。

工藤新一:……你要我怎麼才能誇一個男生打扮的你好看啊!!!

毛利蘭默默握緊了拳頭。

工藤新一眼尖的看見了,頓時,求生欲使他快速開口。

“好看!非常好看!”他一臉確定肯定以及一定。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