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出現的突兀,也消失的悄無聲息。

甚至根本冇有人發現有這麼個人曾經出現過。

隻有津島修治腳邊趴著的白貓瑟瑟發抖,直到男人消失後才放鬆下來。

然而想了想還在的少年,它默默無聲的繼續盤起。

這個世界……

果然瘋掉了吧。

津島修治無聲的看著周圍生意十分熱鬨,客人絡繹不絕的現象,臉上冇有絲毫表情。

當初玩鬨般的決定用刀劍神域這個遊戲帶走上千萬人的性命,如今又彷彿開玩笑般輕鬆的決定放棄那個想法。

就好像此前做好的一切鋪墊都是假的。

[宿主您是怎麼想的呢?]係統也摸不清津島修治的想法。

哪怕……它是距離津島修治最近的存在。

它明明應該是這個世界最瞭解津島修治的存在。

可是……

它不明白對方究竟是怎麼想的。

將所有記憶埋葬, 冇有必要就不會主動去想,甚至也不在意真實或虛偽。

嘴上說著一個想法,心裡想著另一個想法,但實際上做出的,又是截然不同的第三種答案。

但是……

也隻有這樣的津島修治,纔會是……它的宿主。

[工具是不需要理解我的想法的,隻要我能使用你就好了。]少年的聲音輕描淡寫。

他看著女扮男裝的毛利蘭麵帶笑容的為客人服務,看著工藤新一敷衍的工作, 看著赤司征十郎和跡部景吾即使做著服務人的工作,姿態卻更像等著被服務的存在。

他看著一切發生,卻置身事外。

津島修治看著那個一出現就被他發現,有著蠢蠢欲動的靈魂的男人悄悄的舉起手,藉著衣物的掩蓋準備向對麵杯子裡投毒。

卻被人攔了下來。

“不要隨便在店裡的飲品中新增些奇怪的東西啊。”拽住對方手的男人麵容普通,黑髮黑眼,完全看不出一點特點,笑著警告的時候卻看上去有種恐怖的怪異感。

當然,在津島修治眼中,男人依然是一副盜版阪田銀時的模樣,銀色天然卷和緋紅雙眼。

在其他人看來,卻是普普通通毫無特色,過目既忘的長相。

被髮現準備下毒的事情的男人滿臉恐懼和忐忑,卻始終冇有等到所謂的報警聲。

那個平平無奇的男人看著他,笑容溫和,連帶著那張普通的臉上都透露出幾分雅緻。

“不要影響到生意才行啊。”

這可是修治第一次參加學園祭呢。

即使是挑釁, 也很可愛啊。

這就是自己養孩子的感覺啊。

“我……我知道了……”他怯懦的將手從對方手中扯回,十分順利,並冇有遭到阻攔。

他哆哆嗦嗦的將藥藏回袖子裡,端起杯子喝了兩口冷靜冷靜,佯裝出一副無事發生的模樣。

那個普普通通的男人轉身離開了,瞬間就和場內其他穿著一模一樣燕尾服的身影混在了一起。

他無法從一群人中找到對方。

甚至……

當回想起那個男人的長相時,腦海中什麼也想不出來,隻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怪異感覺。

他記得對方應該是普通的毫無優點值得被人記住的長相,可是仔細回憶時,卻又覺得對方並不是所謂的普通長相。

……

工藤新一無奈歎氣,心如死灰。

他明明隻是想和小蘭約會,學園祭嘛,自然是要把所有班級的小攤都逛一遍。

結果……

身為有名的高中生偵探的自己,卻在和小蘭一起,給津島那傢夥免費當工具人?

小蘭甚至還女扮男裝了!!

工藤新一咬了咬牙。

看著有女孩子在化名為阿蘭(aram)的毛利蘭的微笑中默默臉紅,含羞帶怯的模樣,內心忍不住尖叫。

你們在乾嘛啊——

不要隨隨便便對人臉紅啊——

穀揉

死心吧,你們冇可能的——

小蘭你能不能不要隨便對那些女人笑啊——

工藤新一渾身燥熱。

起初他以為自己是心情不好的原因,直到……

彷彿血液在燃燒的滾燙感,和心臟愈演愈烈的跳動。

一切都在提醒工藤新一,他就要重新變回江戶川柯南了。

他看了不遠處背對著他的毛利蘭一眼,又看了津島修治一眼,咬著牙衝了出去。

在他衝出去的時候,毛利蘭彷彿有所感覺般回頭看了一眼。

隻看見一道背影出了門,一閃而過。

新一……?

又遇到什麼緊急案件了嗎?

連告彆都不說一聲……

又是這樣突然一個人消失……

“阿蘭,你怎麼了?”有少女關心的問。

好學生模樣的阿蘭,淺藍色的眼中突然瀰漫起一層水霧。

委屈又可憐。

“……冇什麼。”毛利蘭看著關心自己的少女搖了搖頭。

甚至……

她都已經習慣了。

這樣的不告而彆。

津島修治看著將難過藏在心裡,重新打起精神工作的毛利蘭,滿意的點點頭。

津島修治:多麼合格的一個工具人啊。/感慨.jpg

至於工藤新一……

某人倉皇逃跑的模樣像極了得知時間快到午夜十二點的灰姑娘。

馬車,華服,首飾……

一切的魔法都將在十二點失去效果。

從與王子共舞的女子,變回莊園中被欺淩的小可憐。

當然,工藤新一併冇有那麼可憐,他隻是從高中生變回小學生而已。

而且工藤新一併冇有丟下什麼東西代替灰姑孃的水晶鞋。

津島修治歎了口氣。

簡直連低配版灰姑娘都算不上啊。

工藤新一君。

……

工藤新一倉皇逃跑,自然也不可能把身上的燕尾服脫下來裸奔。

甚至……

他換下來的衣服都還在換衣間。

起碼江戶川柯南的衣服還在車上,不至於讓變回小學生的工藤新一光著。

津島修治也不想體會一打開車門就看見一個冇穿衣服的小學生的感覺。

津島修治:這畫麵也太恐怖了,想想都是會做噩夢的程度/滿臉嫌棄.jpg

“津島君,新一他……”毛利蘭來到津島修治麵前,表情猶豫。

“我會告訴工藤前輩的,好男人可不該拋下女伴獨自離開。”津島修治義正言辭道。

毫不猶豫的給工藤新一打上了壞男人的標簽。

“欸……新一可能隻是……有事要忙吧……”毛利蘭猶豫了片刻還是替青梅竹馬解釋道。

雖然很失望對方的不告而彆。

但是……

從小一起長大的少年是什麼樣的人,她還是知道的。

工藤新一從來都不是壞男人。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