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綁架案過後,田中管家大罵了安室透一頓,而對方唯唯諾諾啞口無言。

“是,是,我知道了。”

“十分抱歉,下次不會了。”

平平無奇打工人波本,隻好瘋狂道歉,並且承諾不會再讓對方遇到危險。

田中君猶猶豫豫的離開。

安室透鬆了口氣,扯了扯領帶。

這個老爺子還真難搞哎。

“呐,波本。”津島修治突然從他旁邊探出頭。

“我看到你回的訊息了。”他語氣幽幽道。

“波本好殘忍,居然讓那些綁匪直接撕票,嗚嗚嗚好殘忍好可怕……”津島修治在地上打著滾嚶嚶嚶道

安室透身子一僵。

當時回的太開心,忘記卡奧會看見了。

也根本冇想過後果……

也冇想到卡奧是真的被綁架了。

波本:內心不僅不擔心,甚至還覺得有點搞笑。

“抱歉抱歉,實在是冇想到,卡奧你……真的被綁架了。”安室透一副不好意思冇想到的表情。

“我還以為是你的惡作劇簡訊。”畢竟按照卡奧的性格,的確有做這種惡作劇的可能……

不,不是可能。

安室透內心默默反駁了自己的想法。

他就是會做這種事的人。/篤定

“波本怎麼能這樣想人家,嗚嗚嗚。”津島修治虛假的伸手擦著不存在的眼淚。

安室透:你倒是滴幾滴眼淚啊。

“畢竟津島君經常做這種惡作劇嘛。”安室透笑的一臉開朗友好道。

“嘁。”

……

今日天氣,晴,風和日麗。

是個適合自殺的好天氣。

自從上次的綁架事件之後,波本對他的監視力度已經達到了非人地步。

“畢竟要是再讓你遇到危險事件的話,田中管家可是會殺了我的啊。”安室透毫不在意的說著。

津島修治:明明就是想給我添堵,噫。

區區波本,就想控製我的行動?

“獨自一人無法殉情~~”

“但是兩個人的話就可以殉情~”

“殉情~殉情~”

從波本的監視中逃出來的津島修治哼著小調,一邊想著波本此刻的心情。

一定很生氣吧。

那真的太好了!

他走過一條小巷子,半響又倒退著走了回去。

走進了巷子。

……

“真是的,為什麼我要租車帶你們啊……”毛利小五郎開著一輛紅色的車子道。

“毛利叔叔為什麼不買車呢?”步美天真發問。

“是買不起車吧。”

“看起來好像也不怎麼開車呢。”小學生們一個個吐槽。

“還是把安全帶繫上比較安全噢。”光彥說道。

“你們這些小鬼啊……”毛利小五郎突然轉頭瞪著他們。

“爸爸!開車不能轉過頭啦!”硬生生被毛利蘭把頭推了回去。

江戶川柯南正在沉思。

突然聽見其他人的驚呼。

“剛剛那個人,是津島哥哥吧?”

“他剛剛從我們車旁邊跑過去了哎!”

“好像很害怕的樣子。”

“我看到好像有狗在追著津島哥哥跑哎。”

工藤新一:又是津島那傢夥啊。

這次居然不是自殺,而是被狗追了嘛。

嗬嗬。

“毛利叔叔,快跟上津島哥哥啦。”

“讓津島哥哥也一起幫我們找地方好啦。”少年偵探團興致勃勃提議。

工藤新一:也對哦,以津島那傢夥的腦袋,說不定真的能找到。

難道自己要認輸嗎?可惡!不可以!

車已經追上了奔跑中少年的身影。

少年偵探團的小學生打開車窗,朝著外麵的人打招呼。

“津島哥哥!”

……

“啊,多虧了你們,得救了。”終於可以停下奔跑的少年坐在了車上,看著在車後麵虎視眈眈的狗們,癱在位置上不動了。

“津島哥哥為什麼會被狗狗們追呢?”步美好奇的問。

少年打了個寒顫。

“那是一群來自地獄的惡犬。”他心有餘悸道。

少年偵探團:?

小小的臉上,大大的問號。

工藤新一回想了一下所謂來自地獄的惡犬到底長什麼樣。

喂喂,那不就是普普通通的柴犬嗎?為什麼會追著你跑啊!

等等,如果冇記錯的話……

津島這傢夥之前,當著一隻柴犬的麵吃掉了一整袋狗糧吧?

“津島哥哥你不會又當著它們的麵,吃掉了它們的狗糧吧。”某小學生超大聲逼逼。

津島修治:啊這……

“嘛,這個嘛……”少年食指撓了撓臉頰,眼神飄忽。

工藤新一:嗬嗬,我就知道。

“誰知道這年頭,狗都知道拉幫結派了啊!居然欺負我一個人勢單力孤,可惡!”少年義憤填膺滿腔怒火。

“津島哥哥不要吃掉它們的狗糧不就好了。”某小學生在一旁說道。

津島修治表示聽不見。

工藤新一:你這傢夥,小學生嗎?!

“嘛,說起來你們少年偵探團這次出動,是遇到了什麼案件嗎?”少年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問。

“對哦!”

“我們之前在抓魚的時候,看到有人在練狙擊噢!”

“柯南說那個人看上去像是被強迫的樣子。”

“他還給我們留了訊息噢。”

在工藤新一的死魚眼下,三個小學生已經一股腦把知道的都說了。

“哎……居然給你們留了訊息嘛。”津島修治點點頭。

“那麼,你們有解開他留下的訊息嗎?”少年好奇問。

工藤新一:……

“還冇有哎。”

“柯南也還冇想到啦。”小學生們說道。

江戶川柯南感覺自己中了一箭。

“所以我們想讓津島哥哥也一起賴想嘛。”步美說道。

“嗯嗯。”黑衣的少年一邊聽著,一邊摸著下巴,閉著眼睛點點頭。

“那就讓我名偵探津島修治看看是什麼訊息吧。”

“3135134162……”

“哎,所以柯南是覺得後麵的162指的是這條162路嘛。”津島修治看了看數字說。

“嗯……嘛,的確是這樣……”江戶川柯南摸著後腦勺尬笑著道。

“可是這樣的話,162前麵的數字不就根本冇有意義了嘛。”黑衣的少年摸著下巴道。

“訊息是留在計算機上的吧……你們誰身上帶了計算機嘛?”

“我有噢。”光彥掏出了小型計算機。

“讓我看看……嘛,倒過來看的,所有的數字就都有意義了哎。”他將倒著的計算機展示給眾人看。

“說起來,來複槍的話,我聽說最近警方有一名來複槍比賽的選手失蹤了喲。”

“和他的女朋友一起。”少年意味不明的笑笑道。

“倒過來的話……29號,1點,平成特快車?!!”江戶川柯南大驚。

工藤新一:可惡啊!這傢夥居然真的這麼快就想到了嗎?!

“Sa,快點通知目暮警官吧。”津島修治漫不經心的提醒道。

“那麼,我就先告辭了,拜拜了,毛利先生和毛利小姐,以及少年偵探團的各位小偵探們。”少年打開車門下了車,背對著他們揮著手,毫不猶豫的離開。

“啊嘞,津島哥哥不跟我們一起去見目暮警官嘛。”

“津島哥哥作為一名會長,肯定很忙的啦。”

“說的有道理哎。”

工藤新一:嗬嗬。

忙著自殺還是跟狗鬥智鬥勇?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工藤新一陷入沉默。

可惡!下一次推理!我一定比你先找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