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塔摩天大樓a塔第70層宴會廳。

此刻燈光早已熄滅。

由於負責供電以及常盤集團主電腦所在的樓層都被炸彈炸燬,整棟大樓都失去了照明。

電梯也無法使用。

“什麼?電梯真的不能用了嗎?”目暮警官不可置信的問。

“是的,斷電……不,也許還有電梯能用。”風間英彥突然說道。

“瞭望電梯一開始就是為了給貴賓逃生準備的,所以有著單獨的供電係統,現在應該還能用。”風間英彥帶著眾人來到了瞭望電梯前,伸手按下了按鈕。

電梯的門打開了,電梯餒都燈光依舊明亮。

“太好了!”在黑暗中惶恐不安的眾人如釋重負的慶幸道。

“電梯可以搭載多少人?”目暮警官沉聲問。

“九個成年人。”風間英彥回答道。

作為這棟大樓的設計師,他對這些數據可以說是瞭如指掌。

“但是這樣分批下去太慢了……”白鳥警官忍不住開口。

“還有彆的方法嗎?”他問。

“從逃生樓梯下去到六十層的話,可以通過連接橋前往b棟大樓,然後使用那邊的電梯離開……”風間英彥心中思索著道。

“既然這樣,老人女士和孩子優先乘坐電梯離開……”目暮警官帶著身處會場內的所有警員負責疏散以及指揮群眾。

電梯中有著七個成年人和四個小孩之後,滿員了。

毛利蘭和鈴木園子還有江戶川柯南等人隻能等待下一班電梯。

而其餘的男士則在風間英彥的帶領下,朝著聯絡橋跑去。

而電梯卻在六十六層的時候停了下來,門打開,一位抱著孩子的女性出現在電梯門口。

“抱歉……”看到電梯中的人數後,她抱著孩子退後了幾步。

“沒關係,請用吧。”少年偵探團的小學生們走出電梯,光彥紳士模樣的示意對方使用電梯。

“但是你們……”女性看起來有些不安。

“沒關係,我們會從六十樓的聯絡橋到對麵的大樓去坐電梯的。”步美安慰道。

“謝謝了,小朋友們。”女性這才抱著孩子走進電梯。

電梯的門關了起來,光也頓時消失了。

“好黑……好可怕啊……”步美的聲音帶著些許顫音。

“要是手電筒手錶還在的話就好了……”光彥歎氣道。

“這下該怎麼辦……”元太惆悵道。

“真是的,下來之前就應該想到這一點纔對。”灰原哀冷靜的打開了手電筒手錶,表情平靜的說道。

一道並不算太明亮,但也足夠照亮前方的路的光源出現。

“對了!小哀你和柯南都冇有交手錶哎!”步美驚喜道。

“太好了!那我們快去六十樓吧!”光彥夜頓時又充滿了自通道。

小學生們靠著手錶手電筒的光源朝著逃生樓梯跑去。

而將上一批乘客送到樓下等電梯,再一次回到了七十樓,帶上了最後一批女士和小孩。

毛利蘭,鈴木園子,和江戶川柯南,赫然在其中。

……

與此同時,電梯對麵的一棟大樓天台上,津島修治默默將狙擊槍架了起來。

“噹噹噹當——”

“你們看這是什麼!”他舉起一個黑色的帽子。

帽子裡麵甚至有著一頭銀灰色的長假髮。

“你把琴酒的帽子和頭髮一起搶過來了嗎……”波本看了看過於眼熟的帽子和假髮,忍不住吐槽。

連著帽子頭髮和頭皮一起掀了吧。

“是道具啦道具~”黑髮的少年將帽子和假髮戴上,頭髮剛好遮住了他的麵容,隨後又穿上了琴酒同款的外套。

“你們看!是不是完全看不出來我是誰?!”隨後他充滿自信的問。

“是不是和gin一模一樣!”他抬起了下巴。

“你的臉……”波本指了指少年的臉。

“噢,忘記了,稍等片刻。”少年恍然大悟,背對著波本和蘇格蘭,低著頭,雙手在臉上搗鼓了一陣,隨後再次轉過頭。

“鏘鏘鏘——這次是真的好啦!”他昂首挺胸的將自己的臉展示給波本和蘇格蘭看。

銀髮,綠眼。

甚至就連麵容都和琴酒十分相似。

但是……

“你知道的吧,琴酒一米九。”波本眯起眼睛意味深長道。

津島修治:……

“但是不得不說,真的很像了你,我還以為……看到了琴酒的少年時代……”蘇格蘭在一旁笑著道。

“身高而已,難不倒我!”少年琴酒模樣的津島修治氣哼哼的轉過身繼續搗鼓,時不時往衣服裡塞點東西。

波本會蘇格蘭二人眼睜睜看著對方的身型從瘦削少年,變成了和琴酒一模一樣的高大男性。

“撒,這下就完美了。”與琴酒一模一樣的身影再次開口,就連聲音都變得和對方一模一樣了。

他俯身握住了狙擊槍。

“是用紅點瞄準器呢?還是倍鏡呢?”他用著琴酒的聲音呢喃。

一旁的波本聽的寒毛倒豎。

卡奧活潑孩子氣的語氣,用琴酒低沉冷酷的聲音說出來……

主要對方還頂著琴酒的臉。

簡直讓人一言難儘,欲言又止。

連蘇格蘭的不知道該露出什麼表情。

“嘛,用紅點瞄準器吧,萬一你們看不見怎麼辦。”男人這麼說著,為狙擊槍裝上了紅點瞄準器。

隨後盯上了移動中的電梯。

“波本,蘇格蘭,藏好你們的身影,不要被人看到。”

電梯內。

江戶川柯南正在思考著為什麼會突然發生爆炸。

常盤集團……得罪了什麼人嗎?

為什麼會炸掉主電腦呢?

莫非常盤集團的主電腦中,有著特殊的東西嗎?

他這麼思考著,眼尾的餘光突然看見了一抹不是很明顯的紅點出現在視線中。

先是在他身上掃過,隨後又停在了鈴木園子身上。

而鈴木園子還是一副冇有發現的模樣。

江戶川柯南利用起眼鏡的放大功能,看到了對麵大樓天台上都身影。

銀色的長髮在夜晚的風中飄揚,宛如蒼白的月光。

一身黑的男人彷彿沐浴著月光而來的死神。

他站在狙擊槍的身後,臉上帶著殘忍的笑意,望著他們乘坐的電梯。

彷彿狙擊的目標就是鈴木園子一樣。

鈴木園子換了個髮型,江戶川柯南見到的第一眼,就想到了灰原哀,或者說……宮野誌保。

莫非……

琴酒是將鈴木園子當成了灰原哀嗎?!

怎麼辦……

“園長姐姐的內褲露出來了!”江戶川柯南大聲道。

鈴木園子迅速低頭檢查自己的褲子。

與此同時,一發子彈貼著對方的頭髮過去。

直直的射中了電梯按鈕。

頓時,電梯停在了半空。

“你這小鬼在說什麼啊——”發現自己裙子好好的鈴木園子漲紅了臉準備給小學生一點教訓。

江戶川柯南卻隻是尷尬討好的笑了笑,眼神卻冇有離開那邊的天台。

銀色長髮的男人彷彿冷笑了一聲,收起狙擊槍,揹著琴盒轉身離開。

江戶川柯南鬆了口氣。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