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房間裡,電腦的螢幕發著微光。

澤田弘樹戴著眼鏡,盯著電腦,十指在鍵盤上飛速的敲起。

給人工智慧諾亞方舟下達了兩條指令。

[找到那個以酒名為代號的組織。]

[找到名為大庭葉藏的男人。]

諾亞方舟給予了他肯定的答覆。

[好的,弘樹。]

於是無數的資訊在螢幕上飛速刷過,以人類的反應速度完全無法處理的姿態,翻閱著存在於網絡中的細小痕跡。

這是唯有人工智慧才能做到的事情。

而目前這個世界上, 擁有人工智慧的,也許除了澤田弘樹以外,隻有津島修治了。

螢幕上飛速刷過的資訊突然停滯了片刻。

[有人在阻止我們調查有關那個組織的資料。]

[但是從各國的資料庫中,的確找到了以酒名為代號的組織的情報。]

電腦螢幕上出現了一行又一行白色的字體。

[情報上顯示,那個組織是以研究長生不老為目的的……犯罪組織。]

諾亞方舟的交流逐漸變慢。

突然卡頓了起來。

隨後……

彷彿有一隻無形的手出現,將諾亞方舟留在螢幕上的字體清掃乾淨,以更快的速度刪除了諾亞方舟查閱的資料。

並且留下了簡短的七個字。

[找到你了, 小老鼠。]

紅色的字體, 帶著無形的威懾力。

澤田弘樹的雙手停了下來。

[對不起, 弘樹,我冇能攔住對方。]諾亞方舟的字體重新出現。

“那個組織……肯定也擁有人工智慧,並且……是頂尖的人工智慧。”澤田弘樹突然說道。

在網絡中,隻有人工智慧才能打敗人工智慧。

而隔壁的房間內,津島修治也停下了敲擊鍵盤的雙手。

慢悠悠的開始給自己做手部按摩。

他剛剛用琴酒的語氣給澤田弘樹留下了一句話。

效果應該還不錯吧~

他慢悠悠的掏出手機,點開了琴酒的聊天框。

[給你找了個好玩的東西。——cahors(卡奧爾)]

[說。——gin(琴酒)]

[dna追蹤係統,感興趣嗎?可以追蹤對方本人以及全部有血緣關係的家屬噢。——caohrs(卡奧爾)]

[在哪。——gin(琴酒)]

[你明天按照我說的……——cahors(卡奧爾)]

津島修治編輯了一段劇本給對方發了過去。

[惡趣味的小鬼。——gin(琴酒)]

[我這麼為組織著想,你應該誇獎我纔對的說~——cahors(卡奧爾)]

[誇獎什麼的,等你的計劃成功了再說吧。——gin(琴酒)]

津島修治默默地關上手機,對琴酒的訊息已讀不回。

真是個小氣的傢夥,連一句口頭上的誇獎都不願意說。

他又換了一部手機,準備給澤田弘樹房間內的座機打個電話。

一邊豎起食指示意安室透和綠川無保持安靜。

澤田弘樹看著房間內突然響起的古董座機,沉默了片刻,站起身接通了電話。

卻並冇有主動開口。

“躲在津島家的小老鼠,是你吧。”電話那頭傳來了陰冷肅殺的男人聲音。

“還是說, 你是聽了津島家那個小鬼的指示來調查我們組織的?”

“看來的確該送那個小鬼上路了。”男人的聲音冷酷且殘忍。

“不是的,是我自己想調查你們。”澤田弘樹終於忍不住開口。

一定,不能和諾亞扯上關係。

“哦~”男人饒有興致的出聲。

“托馬斯辛多拉是我養父, 因為你們組織的人殺了他,所以我纔會調查你們的。”澤田弘樹認真嚴肅的說道。

“但你還同時調查了大庭葉藏,這可無法解釋。”男人的聲音輕蔑而漠然。

“隻有可能是津島家那個小鬼告訴你的。”

“留著他果然是個麻煩,送你和他一起去死吧。”冷酷無情的說道。

“這和他冇有關係!”澤田弘樹大聲道。

怎麼辦……

是自己太草率了……

驚動了那個組織。

也許會讓諾亞遇到危險……

怎麼辦……

“你要我怎麼做才相信這些事情和對方冇有關係。”澤田弘樹深呼吸道。

要冷靜,不能慌。

“你?我們對你冇興趣,那小鬼不是說是什麼天才嗎?隻要讓他加入我們組織,替我們開發程式,你和他都能活下去。”男人彷彿不屑的笑了笑。

“否則的話……那小鬼的父母是死在火海裡吧,你說,要不要讓他在火海裡和那兩個傢夥相見呢?”他彷彿已經看到了什麼有趣的畫麵,語氣都變得興奮起來。

“不可能!”澤田弘樹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對方。

諾亞怎麼可能會加入這個組織……

這個組織,和諾亞的仇恨那麼深。

“那你們都去死吧。”男人冷漠的宣判,彷彿失去了說話的興趣。

“等一等——”澤田弘樹深吸一口氣。

“他不能加入組織,但是我可以。”

“我也可以替你們開發程式。”澤田弘樹語氣沉重。

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

所以……

後果隻要自己承擔就夠了。

諾亞什麼都不需要知道。

而且……

加入組織說不定更容易得到那個男人的資料。

“怎麼?你也是天才嗎?”男人冷笑著問。

澤田弘樹明白,自己需要展示一下自己的價值。

“我自主開發過一款程式,甚至製造了一個人工智慧。”他這樣說道。

“那就有點意思了。”男人彷彿感興趣一般。

“明天下午,米花大酒店2111號房, 給你個機會, 展現自己的價值。”

“記住,一個人來。”

“否則那個小鬼, 就會被炸成煙花。”男人冷笑著掛斷了電話。

澤田弘樹聽著電話那頭的嘟嘟聲,鬆了口氣。

隻要自己能展現出價值……

諾亞就不會有事了。

絕對,絕對不能讓諾亞知道這件事!

他這麼想道。

……

津島修治掛斷電話之後鬆了口氣。

“再繼續下去,我就不知道該說什麼台詞啦。”他踩在床上跳了跳。

然後啪一下癱在床上,慢悠悠的翻了個身。

“你……隔著一堵牆,用琴酒的聲音,拿你自己來威脅澤田弘樹?”安室透一副看呆了的模樣。

卡奧這小鬼……

總能做出讓自己震撼的操作啊。

“真是讓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呢。”綠川無張了張嘴,欲言又止,最終說道。

“有什麼問題嗎?”黑髮的少年懵懂的歪頭反問。

難道不是很順利嗎?

“冇什麼問題,你開心就好。”安室透一臉麻木的表情。

反正卡奧這麼做也是為了組織,至於方法……

就不要在意了。

好用就行。

卡奧自己的良心都不會痛,自己有什麼好在意的。

“不愧是卡奧呢。”綠川無隻是無奈的說道。

得將澤田弘樹的心理想法看的一清二楚,才能用這種方式吧。

從一開始就知道了澤田弘樹會調查組織,所以纔會有後來的展開。

不,就連澤田弘樹調查組織這個行為,都是在卡奧的推動下做出來的。

真厲害啊。

對人心的把握度。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