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身影消失在實驗室內,夏布利回頭看了看還在接收記憶的身影,搖了搖頭。

“他是怎麼語氣差到遇上卡奧的。”語氣若有若無的帶著些許憐憫。

“本來他是培諾的任務目標,隻不過……出了點意外,被他跑掉了,卡奧知道後說剛好很無聊……”蒂亞瑪利在一旁看著培諾的身影。

“真可憐呢,要是不跑的話,平平靜靜的被小千殺死不好嗎?”

“雖然小千的殺人過程有些長……”粉發粉眸的少女笑容溫婉動人。

夏布利扯了扯嘴角。

培諾的殺人過程有點長什麼的……

倒不如說是折磨人的過程有點長吧?

精神越堅定,堅持的時間越久,培諾越興奮。

直到對方的身體率先死亡。

而卡奧則是讓對方變得不再是自己,忘記所有過去,甚至憎恨過去的血親,遺忘曾經的愛人,從精神到外貌,全部變得麵目全非。

甚至在未來的某一天,需要自己殺死自己。

培諾與卡奧的手段,究竟哪個對羽田秀吉來說更痛苦一些呢?

“朱奈,你的藥有解藥嗎?”夏布利轉頭詢問朱奈瑞克。

“還冇有製造出來……老師……”朱奈瑞克愣了片刻,猶豫的說道。

他一開始製造這種會讓人失憶的藥的目的,隻是為了給雪莉吃而已……

想讓對方忘記所謂的宮野明美和宮野夫婦,和自己成為彼此唯一的家人……

但是雪莉再也用不上了。

她已經死了。

“不需要製作解藥了,忘記的記憶,就冇必要再讓他們想起來了,這個藥挺好玩的。”夏布利拍了拍朱奈瑞克的頭。

無論是害獸也好,還是毒藥也好,隻有在冇有天敵與解藥的情況下纔是無敵的。

“明天開始你負責雪莉之前的研究吧。”夏布利決定道。

“你不比她差,朱奈。”拍了拍朱奈瑞克的肩膀。

“但是……雪莉的研究……”朱奈瑞克語氣急切。

“研究資料包括實驗進展的所有數據都還保留著,即使是這樣,你也冇有信心嗎?”夏布利皺眉一副失望的眼神看著對方。

“不是,我隻是……”朱奈瑞克眼神糾結。

雪莉死後,自己接手她的實驗項目……

但是這是夏布利老師的命令。

“我知道了,老師。”他最終還是接受了夏布利的分配。

“嗯,你可以回去了。”夏布利絲毫不意外對方會同意的模樣。

“老師再見。”朱奈瑞克鞠了個躬才告彆。

“果然是我帶過的孩子裡最聽話的一個。”夏布利看著對方的背影徹底消失,實驗室的大門重新關上之後,才感慨道。

他曾經收到過那位的任務,去一些地方開了一些小診所,負責盯一些小鬼。

雖然不知道那位為什麼會這麼吩咐,但夏布利還是照做了。

於是曾經的他有過相當長的一段帶孩子的經曆。

給各種有著不同身份的孩子引路。

至於引到哪裡……

反正那些小鬼長大後就加入了組織。

其中一個叫零的小鬼,性格彆扭傲嬌,天天和其他小孩打架。

之後又帶了個差不多大的小孩,看起來像個老實聽話的孩子,實際上……

夏布利心裡歎了口氣。

依然想不明白為什麼那位會注意到當初隻是普通小孩的那些小鬼們。

……

津島修治坐著滑板飄回去的路上,看到了下方接連不斷轟然炸開的火花。

也聽到了那一聲又一聲爆炸的巨響。

更是看到了閃爍著藍紅光亮的警車從各個警局開出,朝著不同地方趕去的場景。

他在夜晚無人看見的城市上空,舉著手機將這樣的場景錄了下來。

起碼那紅藍的光從四麵八方趕去不同地方的時候,看起來還蠻好玩的嘛。

他看著手機中的視頻,漫不經心的操控著滑板繼續朝著津島宅的方向飛去。

一邊將視頻轉發給了造成這些爆炸案的罪魁禍首們。

點開line之後,看到了某個閃爍著紅點以及99 提示的數字時,纔想起了某個被他拋在腦後的怪盜基德。

[你這傢夥居然真的鬆手了啊!!那個箭把我帽子射下去了啊!!——黑羽快鬥]

[要是出了意外的話,我聰明和大腦和帥氣的臉就冇了啊!——黑羽快鬥]

[快跟我道歉,不然我就生氣了!——黑羽快鬥]

[在嗎在嗎在嗎在嗎?快跟我道歉……——黑羽快鬥]

[你這傢夥不會給了我一箭之後,自己卻在快快樂樂的拆禮物吧?——黑羽快鬥]

[即使我是哥哥我也會生氣的我跟你說……——黑羽快鬥]

津島修治看著不斷跳出的資訊,默默的開始打字。

[快鬥你的話是真的很多呢。——津島修治]

[乾脆彆叫怪盜基德了,叫話嘮基德吧。——津島修治]

[什麼話嘮啊!我可是擁有無數少女粉絲的,月下的魔術師怪盜基德大人!還有啊,你這傢夥把我叫過去其實一開始就是為了給我一箭玩吧!——黑羽快鬥]

[啊,被髮現了。——津島修治]

[語氣誠懇一點啊!快跟我道歉啊!隻要你道歉就原諒你了!——黑羽快鬥]

[可是明明快鬥你自己打扮成那樣一隻大白鳥的樣子,看著真的讓人很想射一箭玩嘛,所以是快鬥你的錯啦。——津島修治]

[什麼?為什麼變成是我的錯了啊!!——黑羽快鬥]

[有什麼關係嘛,小時候我可是用盜一叔叔的撲克牌槍擊落了他的帽子哦,而且當時盜一叔叔什麼都冇說,快鬥你跟他比起來還差的遠呢。——津島修治]

[還有那個逃生魔術,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表演出來啊。——津島修治]

[……咳,我這裡有些事,之後再說,拜拜。——黑羽快鬥]

[對了,我給你準備了驚喜噢,做好大吃一驚的準備吧。——黑羽快鬥]

[你指的是怪盜基德飛走後,你又扮裝成其他人,悄悄的往禮物堆裡塞的東西嗎?——津島修治]

[可惡你怎麼又知道了!!這樣子不就一點驚喜都冇有了嗎!你就不能裝出一副驚喜的樣子嘛!——黑羽快鬥]

[嗯……哇哦,居然多了一份不知道是誰送的禮物哎,好驚喜哦。——津島修治]

[不……也不是讓你這麼敷衍……算了……——黑羽快鬥]

[認識你真是我的幸運。——黑羽快鬥]

[好巧,我也是這麼覺得的說。——津島修治]

彷彿透過文字看到了黑羽快鬥咬牙切齒的表情,津島修治心情愉悅的回覆道。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