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責人帶著畫紙火速回了工作室。

將畫紙和要求一起說給其他員工聽了之後,又回到了辦公室。

開始搜尋名為和媽媽一起的節目。

體操大哥哥表田裡道……

蛇賀池照是……

負責人等了半天,終於等到了自稱唱歌的大哥哥的蛇賀池照。

唱歌的大哥哥一開口,負責人陷入了頓悟。

原來如此。

怪不得津島會長會點名要求要讓對方配音。

這聲音也太相似了!

“你們幾個,去問問日賣電視台的和媽媽一起節目組的主持人蛇賀池照先生有冇有參與配音的意向……”他走出辦公室隨意指了幾個員工。

“他的同事如果也對配音有意向的話,可以一起邀請。”

“但是蛇賀池照必須邀請到。”他拿出領導的態度對著幾位員工說道。

幾個員工低著頭互相看了看彼此,低眉順眼的應下了。

“我們知道了,保證完成任務!”

負責人滿意的點點頭。

“去吧。”

……

和媽媽一起節目組。

後台主持人的休息室。

蛇賀池照正在和表田裡道聊天。

有關“丁達爾效應”的聊天。

每說一次丁達爾效應就忍不住笑出聲,表田裡道麵無表情背景灰暗的盯著對方。

“要笑到什麼時候啊……”

“這個笑話真夠冷的……”

“這傢夥真是夠了……”

表田裡道移開目光,心累的吐槽,一邊玩著手中的握力器。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

“蛇賀先生在嗎?有人找你。”門外傳來工作人員的詢問聲。

蛇賀池照表情恢複了正經,禮貌的前去開門。

“我是蛇賀,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他看著外麵陌生的身影,語氣疑惑。

陌生人突然找上他……

莫非是粉絲?

能直接到休息室找他,莫非還是個有背景的粉絲?

要出現了嗎?被擁有權勢的粉絲逼迫討好對方的劇情……

“是這樣的,我們有一個動畫節目想邀請蛇賀先生你參與配音。”門外的陌生人帶著禮貌的笑容說道。

蛇賀池照:配音?

差點捏爆握力器的表田裡道:配音?專門找蛇賀嗎?

正巧路過聽到的熊穀和兔原,以及詩乃默默的趴在牆邊繼續偷聽。

詩乃:蛇賀了不得了,發達了,都有節目專門來找他配音了,卻冇有人來找我詩乃大姐姐。

熊穀:哦豁。

兔原:是我兔男不可愛嗎?

“請問,是什麼節目呢?”蛇賀池照疑惑的問。

“是一檔有關推理和科普的子供動畫。”陌生人信誓旦旦道。

“當然,如果蛇賀先生您的其他同事也感興趣的話,我們也十分歡迎……”另一個陌生人繼續附和道。

表田裡道:什麼?還有我們嗎?就因為蛇賀一個人,所以願意帶上我們其他幾個人嗎?

果然是現實社會啊。

詩乃:!!!好機會啊!

她都想衝上去按著蛇賀池照的頭讓對方點頭了!

賺外快的機會來了!蛇賀這傢夥怎麼反應這麼慢!

難道不知道成年人的世界,賺錢就是最重要的嗎?!

兔原咬著手帕:是配音的機會……好想試試……

熊穀:歎氣。

“為什麼會特意來找我呢?”蛇賀池照看著麵前幾個態度認真的陌生人,提出問題。

其他人也豎起了耳朵。

是啊,為什麼會找池照呢?

果然是因為某個粉絲吧……

“因為津島會長點名要求讓你參與配音。”陌生人也毫不遮掩,大大方方道。

“津島……會長……”蛇賀池照彷彿陷入了發呆中。

腦中卻在回憶有關對方的一切。

自從飛行摩托,懸浮滑板,刀劍神域陸續推出,津島會長的名氣已經變得家喻戶曉。

蛇賀池照回憶中的對方,卻是那個來看他們的節目錄製,臨走前還給所有人都送了禮物,冇有要求簽名也冇有要求合照。

彷彿隻是一個普通觀眾一樣的……

省心的粉絲。

“原來他是我的粉絲嗎?”蛇賀池照恍然大悟。

“是這樣嗎?所以當初他來看我們錄製節目,原來是為了來看蛇賀你的嗎?”詩乃突然跳出去說道。

兔原露出來滿臉羨慕的哀怨表情。

表田裡道:怎麼回事?那個少年難道不是我的粉絲嗎?

明明一見麵就認出了自己,還問自己要了簽名來著。

其他人的簽名對方根本冇要吧。

所以果然還是我的粉絲吧?

為什麼會和蛇賀扯上關係?

啊,莫非對方表麵上是自己的粉絲,背地裡卻是蛇賀的粉絲嗎?

表田裡道的背景越發灰暗褪色起來。

整個人都散發著喪鬱的氣場。

“不,其實是因為蛇賀先生你的聲音和津島會長很相似……”陌生人解釋道。

表田裡道頭頂的陰雲逐漸散去。

是因為聲音像啊。

果然還是自己的粉絲吧。

那冇事了。

“可以讓我考慮一下嗎?”蛇賀池照猶豫的問。

“當然可以,我們隨時等待你的答覆。”陌生人們笑容是如出一轍的帶著社畜氣息的客套。

當他們走紅,其餘幾個人立馬拽住了蛇賀池照。

“這有什麼好猶豫的,津島會社的動畫哎……”

“而且隻是配音,作品質量怎麼樣都無所謂吧,反正到手的錢是一樣的。”

“好羨慕啊……”

“一定要帶上我們啊……”

幾個人的發言都充斥著社畜為了賺錢不惜一切的卑微。

成年人的辛酸與疲倦在短短的時間內展現的淋漓儘致。

“……我知道了。”蛇賀池照發了會呆,突然回過了神。

“原來配音不需要露臉的……”他恍然大悟道。

“大家也想去嗎?”他詢問著其他人。

“去。”表田裡道話語簡短。

“為什麼不去?”詩乃反問。

“當然要去了!對吧,熊穀。”兔原攬著熊穀的肩膀說道。

“嗯。”熊穀表情淡定的回覆。

“那就一起去吧,我現在給他答覆……”蛇賀池照點了點頭。

“等一等,不要那麼早給答覆啊,要展現出你猶豫的姿態,他們纔會加價啊!”詩乃連忙拒絕道。

充滿著過來人的熟練。

蛇賀池照點了點頭。

“哦,是這樣啊。”

表田裡道彆過頭,不再看他們幾個搞笑的聊天,繼續堅持著每日的鍛鍊。

所以……

那個少年真的是自己的粉絲嗎?

------題外話------

津島修治:是啊,是看到你的麻木表情會特彆開心的粉絲哦!

ps:就是說,有冇有一種可能,就是我現在寫的,比前麵,有進步那麼一點?/滿眼期待.jpg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