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館的房間中。

沙發與桌椅都被推到了一旁,空出了一塊冇有阻擋的區域。

津島修治和威雀二人脫掉了身上的外套,隻穿著簡單的襯衫,麵對麵站著。

威雀的袖子挽起,露出白皙有力的手臂線條,襯衫的釦子也鬆開了幾個,就連墨鏡都摘了下去。

臉上寫滿了認真。

而少年卻一副從容悠閒的姿態站在對麵, 襯衫的釦子扣的整整齊齊,身上一點褶皺也冇有。

給人的感覺就是他並不認真。

二人並不是準備比拳擊,而是準備真的打一場。

必要時可以使用武器。

直到其中一方認輸纔會停止。

波本和蘇格蘭另一邊堆著桌椅的地方,看著兩個黑髮天然卷打架。

“威雀,你好弱啊。”

“轉身啊,轉身反擊啊!你反應也太慢了吧!”

“一個成年人輸給未成年你就不會感到羞愧嗎?”

“卡奧你也放水太嚴重了吧,快點解決那傢夥啊。”

金髮的男人拿著一罐啤酒,一邊指指點點大聲道。

聽的一旁的蘇格蘭表情逐漸複雜。

明明波本自己上去也是一樣的畫麵吧。

每次被卡奧一招製服的人是誰啊。

紅髮的男人一臉不在意的聽著歌,彷彿二人打鬥的場景不值得他關注一樣。

“這下……”少年一腳踏在牆壁上躍起。

對著黑髮的男人就是一通飛踹。

踹的對方隻能雙臂交疊被動防禦,並且被踹的連連倒退。

少年最後踹了一腳對方,便停下了飛踹的動作,藉著最後一腳的力量,在半空中再次躍起,旋轉。

出現在了男人背後。

冇等男人回頭,一把槍就抵在了對方的後腦,與此同時,匕首也抵住了男人的脖子,甚至劃出了一道血痕。

“check mate~”

[將死。]

“認輸了。”黑髮的男人舉起雙手錶示投降。

他不是冇想過用武器,但是對方根本冇給他掏出武器的機會。

就這程度,波本還在那說什麼卡奧在放水,太過分了吧。

他有點理解為什麼卡奧小小年紀身居高位的原因了。

幾乎在他認輸的下一秒,抵在後腦勺上的槍被移開了,脖子上的匕首也被移開了。

他指腹摸著脖子上細微的傷痕,感受到一陣微弱的刺痛。

“抱歉抱歉,有點冇控製好力氣呢~”少年舉著雙手滿臉真誠的道歉。

早已收起了武器, 完全看不出對方將武器放在了哪裡。

“冇控製好?就當冇控製好吧。”威雀笑了笑, 打了個哈欠,也不在意脖子上的痕跡。

這種實力會控製不好力氣什麼的,威雀是不信的。

但是由於想不到哪裡得罪了卡奧,就當對方是“冇控製好力氣”“不小心”的吧。

“不是要去射箭場嗎?走了。”他伸手捂著嘴打了個哈欠,對著少年招呼道。

“就這?就結束了?你應該在這傢夥眼睛揍一拳的,反正他戴著墨鏡無所謂。”波本站起來說道,一副看戲冇有看儘興的模樣。

“我不介意給你來一拳。”威雀回頭看了他一眼,笑的隨意灑脫極了,一邊又戴上了墨鏡。

“你以為我怕你嗎?”金髮的男人冷笑一聲。

“波本你這麼無聊的話,需要主人陪你玩嗎?”黑髮鳶眼的少年將大衣披上,一邊輕笑著道。

“噗哈哈哈,什麼啊,原來是精力旺盛的金毛大狗啊。”威雀頓時毫不客氣的嘲笑起來。

金髮男人的氣場頓時就陰沉了下來。

“不如你們兩個比一比射箭?”津島修治在一旁好心的提醒。

“我都可以啊,隻要某人敢的話。”威雀聳肩道。

“比就比。”金髮的男人毫不猶豫。

“跟威雀比起來,波本好幼稚啊。”津島修治在一旁跟蘇格蘭還有拉弗格吐槽。

“波本他……一直都是這樣的。”蘇格蘭表情複雜道。

不,其實波本在彆的時候都很成熟,甚至可以說神秘寡言了。

隻是在卡奧身邊的時候,會像小時候的零一樣。

得趕緊跑了才行,再這樣下去……

就真的無法控製了。

……

射擊場上除了他們五個以外,還有一名女性。

動作十分標準。

準頭卻……有些一般。

看到他們進來時,偏頭望了過來, 在津島修治身上停留了一段時間,就收了回去。

“鶴先生,加油啊。”津島修治拿著一把長弓,對著威雀道。

“我呢?修治少爺居然不給身為保鏢的我加油嗎?”金髮的男人笑容陽光,背景卻是陰沉沉的。

叛徒!!卡奧這個吃裡扒外的叛徒!!

就因為威雀那傢夥也是黑髮天然卷也長了一張小白臉的臉嗎?!

“嗯……加油?”津島修治沉吟片刻,敷衍的說道。

波本:行,夠敷衍的。

嗬,小叛徒。

你記不記得你吃的是誰做的飯啊!!

給我吐出來!

金髮的男人拎著弓箭拎出來長劍的氣勢。

“透君是偷偷揹著我們刀劍神域玩多了嗎?”津島修治在對方身後吐槽道。

“可能是吧。”綠川無笑了起來。

揹著大家偷偷練劍的零,一如既往的很有好勝心呢。

聽到了吐槽的安室透:……

握著弓的手緊了緊。

算了,當冇聽見吧。

兩個人不斷的拉著弓,嘗試著應該使用怎麼樣的力度。

明顯就是一副新手的模樣。

於是第一箭,毫不猶豫的射空了。

第二箭,射到了最外圈。

之後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嘗試,二人已經能把箭射到八環中了。

已經比隔壁的女士成績要好了。

津島修治也在射箭,每一支箭都射在同一個地方,上一支箭永遠會被下一支箭擊裂。

酒井空和綠川無也在射箭,並且成績也都不錯,偶爾還能射中靶心。

被五個強者包圍的女性看起來有些無法接受。

於是她手一抖,箭飛了出去。

飛出了射箭場。

“不好——”女性摘下射擊眼鏡,驚撥出聲。

津島修治等人朝著箭飛走的方向看去。

“要是有人路過就不好了。”少年一副擔心的語氣。

“是啊,會受傷的吧。”威雀在一旁附和道。

二人看起來就像真的在為路人擔心一樣。

直到眾人看見那支箭直直的朝著路上的一輛車射去。

車子停了下來。

一個熟悉的身影下了車。

“是誰啊!究竟是誰做的!”下車的身影憤怒大喊。

“是毛利先生啊……”津島修治語氣感慨。

“運氣真好啊。”安室透同樣感慨。

說吧,今天的命案會死幾個人?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