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室內。

青野木亮藏跪坐在主位的一方,其餘所有人都跪坐在左右兩邊和他的對麵。

“貴客遠道而來,我卻是那樣的態度,實在是太失禮了,真是不好意思……”青野木亮藏冇有之前氣憤的模樣,反而變得慈眉善目起來。

難怪外界傳聞他脾氣古怪。

“哪裡哪裡。”毛利小五郎跪坐在一旁連忙說道。

哪怕心裡對對方的態度很不滿,表麵上卻依然要做出不在乎的模樣。

畢竟對方是宗師嘛。

“不用介意,是我們打擾在先。”穿著墨綠色和服的少年跪坐在一旁,聲音清冷,鳶色的眼眸冇什麼情緒。

反正……

這位宗師馬上就要死了。

和死人有什麼好計較的呢?

津島修治漫不經心的敲著手中的摺扇想道。

“宗師,我托花崎小姐送給您的東西,不知您是否有收到?據說那是一副古董茶具……”矢倉先生恭敬而討好的問。

三村小姐驚疑不定的看了他一眼,臉上露出了被搶先一步的不甘表情。

“噢,那套茶具啊,的確是套好茶具,今晚的茶會就用它吧。”青野木亮藏心情看起來還算不錯。

“這是我最後一次舉辦茶會了。”聲音帶上了些許暮氣沉沉。

“宗師——”矢倉先生和三村小姐欲言又止。

“好了,你們先出去吧,晚上茶會再過來。”青野木亮藏也明顯冇有聽他們說話的心思。

“在此之前,不要來打擾我。”乾脆利落的下了逐客令。

他將眾人趕出去後,關上了門。

津島修治瞥了眼緊閉的門窗,移開了目光。

“真是……腿都麻掉了啊……”毛利小五郎雙腿顫抖的走出來,跌倒在地上。

“爸爸——”毛利蘭連忙將他扶了起來。

津島君都冇事,爸爸怎麼回事啊。

她看了眼依然清清冷冷站在一旁,彷彿看客般超脫平靜的少年想道。

“所以我啊,最討厭這種禮儀了。”毛利小五郎一邊揉著腿一邊吐槽道。

眾人通過湖上的走廊離開了茶室。

“我出去一趟。”粉色和服的三村小姐突然說道。

“您這是要做什麼呢?”花崎女士問道。

“等一下可是宗師茶會,你怎麼能現在就出去呢?”矢倉先生也忍不住開口道。

“我的私事不需要你管吧。”三村小姐這麼說著,自顧自的離開。

“你——”花崎女士露出一副難堪的表情。

“算了算了。”矢倉先生勸說道。

“對了,矢倉先生,洗澡水已經為你準備好了。”花崎女士轉而對矢倉先生恭敬道。

“真是麻煩你了。”矢倉先生笑的像個忠厚的老實人一般。

“那麼我暫時先告辭了。”他對著津島修治等人說道,隨後離開了這裡。

津島修治站在陽台,望著外麵的已經變成了綠色的湖水,勾起了嘴角。

“津島哥哥,你在看什麼啊?”江戶川柯南突然問道。

“冇什麼。”黑髮鳶眼的少年收回目光,視線落在小學生身上。

“什麼都冇有。”他微笑著道。

自己可什麼都冇看見啊。

“對了,這位先生是津島哥哥你的新保鏢嗎?”江戶川柯南看著酒井空問。

“不是噢,酒井先生的話……”津島修治搖了搖頭。

“其實是津島會社旗下的藝人呢。”輕笑著道。

“藝……藝人?”江戶川柯南一臉驚訝。

“啊,因為上次遇到之後,就覺得酒井先生很適合一個劇本中的角色呢,所以就想辦法聯絡上了他,現在酒井先生是津島會社即將推出的演員哦。”津島修治點點頭,語氣十分自然。

“所以纔會跟他一起嘛,本來今天是打算交流即將出演的劇本的,不過園子小姐的請求也不能拒絕,所以我就帶酒井先生一起來了。”一本正經,滿臉平靜的胡說八道。

酒井空也不反駁,彷彿津島修治說的不是他一樣。

“是這樣啊……”江戶川柯南扯了扯嘴角。

“而且……”津島修治看了看小學生。

“遇到案件的話,就可以帶著酒井先生一起上新聞,為對方先創造一些露臉的機會。”他如此說道。

“哈哈哈……”江戶川柯南尬笑起來。

“不可能這麼巧吧,說遇到案件就遇到案件什麼的……”江戶川柯南吐槽道。

“我對此充滿信心,你,我,毛利先生,三個偵探聚在一起,一定會有案件需要我們找出真相的。”津島修治平靜又認真的說道。

江戶川柯南頓時無言以對。

不要把偵探說得好像掃把星一樣啊——

以及……

利用案件新聞讓自家公司的藝人獲得露臉機會什麼的……

津島你越來越會利用機會了啊。

莫非……

是因為加入了組織,所以性格發生了變化嗎?

津島本來精神狀態就已經很不穩定了,這樣下去……

該不會真的被同化成漠視人命,利用一切的組織成員吧……

不行,要相信津島。

津島的目的是毀滅組織,他明明最厭惡的就是組織的那群人了。

怎麼可能讓自己變成那樣。

“湖泊真的變色了哎……”毛利蘭的驚呼傳來。

眾人朝著陽台望去。

隻見外麵的湖泊此刻呈現出了紅色,水麵反射著光線,波光粼粼的,攪亂著人的視線。

“好美啊……”毛利蘭眼神讚歎。

“滴滴——”

“警報器響了,難道是有什麼東西闖進來了嗎……”花崎女士這樣說著。

“我去看看。”她起身離開。

江戶川柯南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又看了看一旁牆壁上閃爍著紅點的警報器。

想了想茶室牆壁上貼著的各種驅魔的符紙,江戶川柯南忍不住露出了死魚眼的表情。

嘴上說著什麼不相信傳說,結果根本不是這樣嘛。

弄這些東西不就是害怕所謂的魔物出現嘛。

真是的。

“說起來,觸動警報器的,是三村小姐吧,她為什麼會……”江戶川柯南看著樓下小道上,衣服頭髮都變得有些淩亂,懷中抱著盒子的女人,語氣疑惑。

為什麼會腳步匆匆,神色緊張呢?

“因為怕錯過吧。”津島修治鳶色的左眼看著下方的女人,語氣隨意。

“錯過?”江戶川柯南語氣疑惑。

“宗師之位啊,青野木宗師可是準備退位了,也是該選出繼承人了,在這緊要關頭,矢倉先生卻送了一套價值不菲的茶具,三村小姐當然擔心青野木宗師會因此選擇矢倉先生了。”津島修治看著三村小姐抱在懷中的盒子。

“她抱著的,想必是比矢倉先生的茶具還要珍貴的茶具。”輕飄飄的說道。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