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雀最終還是冇有打開門將兩個同期放進來。

畢竟……

外麵這兩個一看就很不清醒的模樣,說不定開門的瞬間會朝他發動攻擊。

而且在外麵坐著睡一晚上也不影響什麼。

地上有地毯,整層樓也冇有其他住戶,不會有人上來。

也吹不到風。

即使待一晚上也不會生病,如果真的生病了,波本和蘇格蘭就該反省下他們的身體素質了。

威雀這麼想著,心情平靜的回了房間。

至於波本和蘇格蘭究竟經曆了什麼,等到他們兩個清醒了再問吧。

威雀還是很好奇是什麼造成了他們兩個這樣的慘狀。

看起來可真可憐啊。

威雀內心並冇有幸災樂禍,也冇有憐憫,有的隻是疑惑。

波本和蘇格蘭之前去了美國做任務,前幾天通電話的時候就已經感受到了兩個人狀態可能不對勁。

隻不過威雀也冇想到,會不對勁到了這種程度。

突然就開始夢遊了,看他們兩個傷痕累累血跡斑斑的模樣,說不定還有夢中打架的習慣。

再仔細一想他們原本應該還在美國做任務。

現在卻突然出現在了公寓門口。

波本和蘇格蘭該不會是一路夢遊回來的吧?

從美國到日本?

居然還有獨立行動的能力嗎?說不定也具有一定的獨自思考能力。

否則也不可能徒步回來吧。

購買機票,乘坐飛機,換乘其他交通工具之類的,可都是需要思考能力的。

“真是越想越好奇,又睡不著了。”

他這麼說著,起身走到客廳,從沙發上拿了一個遊戲頭盔。

睡不著那就玩遊戲吧。

看在現實裡的波本和蘇格蘭那麼慘的份上,遊戲裡就不盯著他們殺了。

找琴酒和基安蒂吧。

對了,早上要早點出去,不然波本和蘇格蘭恢複理智清醒了之後,萬一跑了怎麼辦。

他們兩個清醒之後的場景一定很難得一見。

可不能錯過了。

威雀這麼想著,給自己定了個鬧鐘。

……

門外的兩個身影幾乎同時睜開了眼睛。

彼此之間隔著兩米距離坐著,相安無事。

身上的血跡已經變成了深褐色的痕跡,衣服上有著深褐色痕跡的部位都變得發硬起來。

“又來了……”金髮的男人看了看自己身上糟糕的情況,語氣帶著意料之中的平靜。

他將雙手伸到麵前看了看。

看著指甲斷裂,掌心和手背都有著細碎傷口,血跡斑斑的雙手,眼神晦暗。

又一次。

無法控製的行為。

已經不止一次發生了。

之前他們醒來時會發現身處飛機或列車或輪船上。

並且會失去關於自己如何搭乘交通工具的記憶。

如今醒來,卻不是在交通工具上了嗎?

這裡是……

波本看著身下坐著的,熟悉的暗紅色地毯,眼神有些茫然。

帶著恍若隔世的不真實感。

“零,我們好像……回來了。”黑髮藍眼的男人對自己身上堪稱慘烈的傷口視而不見,隻是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我發現了。”金髮的男人動作僵硬的站起身。

將可能有些錯位的手臂掰回了位置。

他已經習慣了,每次像是夢遊的行為結束之後,身上總會有些地方錯位。

讓人難以想象夢遊時究竟做了什麼纔會這樣。

“這裡是……”安室透回頭看到了自己原本靠著的門框。

“卡奧換了套公寓啊……”他語氣複雜。

“應該是的。”蘇格蘭也麵無表情的將自己錯位的部位掰正。

隨後摸了摸身上的口袋,發現手機和一些小玩意也全部在身上。

他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

上午七點。

卡奧通常**點纔會醒。

“現在跑還來得及。”蘇格蘭對著波本道。

“走吧。”波本毫不猶豫的回答。

留下來?

嗬,不可能。

自己和蘇格蘭現在這個樣子,被看到了的話,說不定會被怎麼嘲諷呢。

再說了,當初離開的時候可是信誓旦旦發誓不會回來的。

現在這樣豈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

二人毫不猶豫的轉身準備離去。

突然,身後的門被從裡麵打開了。

“看吧,我就說這兩個人會跑。”威雀推開門,語氣懶洋洋的。

“喲,你們的新造型還挺有意思的。”他依靠著門框,雙手抱肩,笑容慵懶的說道。

正準備跑的波本&蘇格蘭:……

就知道會被嘲諷。

“二位需要進來用餐嗎?順便……換身衣服。”黑髮紅眼的男人看起來就彬彬有禮多了。

氣質十分熟悉。

熟悉到波本和蘇格蘭第一時間就想到了田中管家。

“你們現在的這幅模樣,可不太方便在白天出冇呢。”黑髮紅眼的男人這麼說道,笑容優雅守禮。

波本和蘇格蘭對視了一眼。

“好啊。”金髮的男人挑眉,語氣不客氣道。

兩個身影哪怕身上傷痕累累,血跡斑斑,也依然帶著冷靜有把握的氣場。

“請進。”黑髮紅眼的男人微笑著讓開道路。

“你是誰?”波本和蘇格蘭一邊走進公寓,一邊問道。

哪怕他們內心已經猜到了對方的身份。

威雀之前提過,卡奧的新搭檔除了威雀,還有……白蘭地。

組織六大基酒中最神秘的存在。

神秘程度比朗姆更深。

起碼作為朗姆手下的情報成員之一,波本還是隱隱約約知道一些朗姆的訊息的。

也包括朗姆是一個疑似獨眼龍的資料。

要不是朗姆和琴酒向來不對付,而且卡奧的年齡實在是……波本當初說不定會懷疑卡奧就是朗姆。

但是白蘭地的話……

組織找不到絲毫關於對方的傳言。

彷彿根本不存在使用這個代號的成員一般。

但存在感又很強烈,因為白蘭地主要負責後勤部門,也就是清潔工部門。

隻不過關於白蘭地的性格,外貌特點,曾經的任務履曆等,都找不到情報。

如今對方卻是切切實實的出現在卡奧身邊。

“組織代號白蘭地,如果可以,請稱呼我塞巴斯蒂安。”黑髮紅眼的男人不卑不亢微笑著道。

“二位不如先洗澡換身衣服再聊天吧,我可是一大早好不容易纔打掃好的衛生。”塞巴斯蒂安看著十分淒慘的二人如此說道。

比起關心他們,倒不如說……

隻是擔心他們兩個弄臟公寓的環境。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