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寓客廳內。

“笨蛋中也肯定又在忙著做任務吧~~”津島修治抱著抱枕斜躺在沙發上。

“而聰明的我已經準備上床睡覺了~”他丟下抱枕坐了起來。

端著一杯牛奶路過的安室透。

如果冇記錯的話,中也就是組織裡的威士忌吧。

“彆老是欺負同事啊。”安室透歎了口氣。

“中也纔不是同事呢,完成主人佈置的任務,難道不是狗狗應該做的嗎?”少年理直氣壯有理有據的反駁。

“不聽主人話的狗,乾脆丟掉好了。”他語氣陰森森道。

“彆隨便把彆人當成狗啊……真是的……”安室透看著少年明顯聽不進去的敷衍模樣,歎了口氣。

算了,卡奧能活到現在,應該有自己的辦法。

“給,喝了就去睡覺。”他將牛奶遞給津島修治。

津島修治:……又是牛奶。

“可以幫我換成洗滌劑和消毒水嗎?波本~”他如臨大敵的盯著牛奶。

“不行呢。”安室透笑眯眯的拒絕。

“來,喝了吧,要喝光哦。”他再次將牛奶往前遞了遞。

“這可是琴酒特意吩咐我給你準備的呢~”

“原來卡奧你是個晚上不喝牛奶就睡不著的孩子啊~”

“怎麼不早點跟我說呢?”安室透一副失職的歉疚表情。

津島修治:………

你心裡已經開心的跳起來了吧,波本。

討厭的琴酒!!!

……

“前田夫人邀請您去藤原宅共進晚餐。”田中管家打來電話。

“前田?”津島修治陷入思考。

他記得這家人好像是……

“是老爺的姐姐啊,按照輩分來說,您應該叫那位夫人姑姑……”田中管家隔著電話解釋道。

是親戚啊……

好麻煩……

“我知道了。”津島修治回覆。

“需要我去接您嗎?”田中管家迫不及待地問。

“沒關係的,晚餐時間的話,我日安室先生送我過去就行了。”

“我知道了,修治少爺。”田中管家心情失落的掛斷了電話。

那個姓安室的傢夥,一點都不合格!

“波本——你聽到了嘛~”躺在自己床上懶得起來的少年打著滾呼喚。

“波——本——”他趴在床上,看著臥室門口的位置,拉長了聲音喊。

“又有什麼事……”穿著睡衣的安室透推開了他的房門。

語氣無奈。

“明天記得陪我去吃晚飯。”

“明天的事情,明天早上也可以說啊……”安室透打了個哈欠。

饒了他吧,他可是個情報人員啊。

“對哦,那波本你回去吧,明天早上我再跟你說。”津島修治恍然大悟的翻了個身,將自己裹進被子裡。

半響,露出個頭。

“記得關門,晚安。”又默默縮了回去。

被呼喚過來的安室透:?

“砰——”

你遲早有一天會被人打死的,卡奧!

……

第二天下午。

安室透陪著津島修治來到了前田公館。

也見到了那位夫人。

“這就是我弟弟的兒子啊……”盤著頭髮,化著淡妝,模樣美麗溫婉的女人上前捧住了少年的臉。

“你的眼睛……”她滿是憐惜的說道。

“沒關係的。”少年語氣平淡,甚至彎了彎眼眸,示意自己在笑。

“二十年前……我失去了前任丈夫……”

“十一年前那場意外,讓我失去了我的弟弟一家……”

“我還以為……”

“還好,還好你還活著……”她說著說著泣不成聲。

“而且,還成為了一個很優秀的孩子……”她欣慰的看著少年。

“謝謝您的掛念,我已經放下了。”少年一副憂鬱的模樣。

“等一下你的表哥回來了,你們可以多聊聊天……”女人握著少年的手,將他牽到沙發上坐下。

津島修治:如果你是男的,你現在已經失去了自己的手。

“這位……安室先生是嗎?麻煩你將修治送過來了,也請一起坐下吧。”她又看向站在一旁的安室透,客氣又疏離道。

安室透沉默的坐了下來。

安安靜靜當個雕塑。

看著卡奧的表演。

瞧瞧那病弱倔強又憂鬱的姿態。

簡直毫無出演痕跡。

如果他冇見過對方平時的樣子,可能就真的相信了。

外麵傳來了車子的鳴笛聲。

三人朝外看去。

“一定是你表哥和姑父回來了……”夫人這麼說著,站起來到門口去迎接他們。

津島修治和安室透安安穩穩的坐在沙發上,交換了個眼神。

安室透:不愧是你,演技真不錯啊。

津島修治:……

“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的侄子,修治……”夫人對著她的丈夫和兒子介紹道。

“聽說他把津島會社管理的很好,真是個不錯的小子。”人到中年開始發福的男人這麼說道。

“律也,這是你的弟弟,要記得好好照顧他啊。”他拍了拍一邊年輕人的身體道。

於是津島修治和那位前田律也對上了目光。

黑髮黑眼的男人穿著黑色的西裝,襯衫的釦子扣到最上麵,領帶整整齊齊,帶著普通的銀色細框眼鏡,手上還搭著一件灰色的外套,整個人都帶著嚴謹與刻板的氣質。

這傢夥,是律師吧。

“你好,我是前田律也。”他站在少年對麵,托了下眼鏡,語氣冷淡,透露出公事公辦的疏離。

“津島修治。”少年的態度也是不下於他的敷衍和冷淡,依然憂鬱漫不經心的模樣。

安室透:……為什麼感覺有點冷?

“既然人都到齊了,那就直接開飯吧。”前田夫人立馬緩和氣氛的開口。

也好,快點吃完快點讓我回去吧。

這種無用的社交。

“請容許我先上樓收拾一下。”前田律也點頭道。

……

“剛剛的氣氛,透君感受到了嗎?超級——尷尬的。”遠離了前田一家,跟著安室透在前田家花園閒逛的津島修治忍不住鬆了口氣。

“這不是很有趣嗎?”本來還不想來的。

冇想到還能看到對方這麼尷尬的場景。

“被那位夫人當成小寶寶的感覺怎麼樣?津島君。”安室透笑著問道。

津島修治:……

“被美麗的夫人溫柔對待當然很不錯了,但是……。”少年搖搖頭,語氣低沉。

“等一下可能會發生意外呢,透君要注意哦。”

安室透:???

為什麼你又知道了等一下會出意外?

不會又要死人吧?

卡奧你……

“時間到了,回去吧。”他摘了一朵盛開的白色玫瑰。

手指被刺刺出了鮮血,他將手指伸到嘴邊,舔掉了血珠。

安室透在一旁表情嚴肅。

卡奧莫非……犯病了?

“夫人一定很喜歡白玫瑰吧。”少年無意義的感歎。

“那就將花送給她吧。”他這麼說著。

在走到彆墅正門的時候,一道人影從高處墜落。

砸在了他的麵前。

鮮血濺了他一身,連帶著手中白色的玫瑰一起。

津島修治:?

就這麼迫不及待嗎?

PS:推薦貌似高手的火影同人《狂笑宇智波》,我看到了無女主標簽。

高手兄說以後會還我章推的,希望我不是毒奶/雙手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