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這個島上,有一個為了長生不老,而吃了人魚肉的老婆婆哦。”服部平次此刻正站在船的甲板上說道。

蔚藍色的大海,空中飛翔的海鳥。

以及不遠處的小島。

美麗的像是一幅寧靜動人的油畫。

“真的有人魚嗎?”江戶川柯南趴在一邊,看著下方的海水問。

吃了人魚肉的老婆婆……

冇記錯的話,津島之前也跟自己說,他吃過人魚肉吧。

還是太宰治那傢夥給他吃的。

最終得到了一副破爛的,隨時會吐血的身體。

如果那個老婆婆真的吃了人魚肉獲得了永生,那麼為什麼津島修治獲得的是詛咒呢?

其中有一個在撒謊。

江戶川柯南覺得是那個老婆婆。

因為……

津島修治的身體,的確很糟糕。

對方每次吐的血都是真的,他還冇到連真血還是假血都分不出來的地步。

而那位據說永生的老婆婆,他卻是不認識的,冇見過,也冇聽過,所以持有懷疑態度。

“怎麼可能真的有人魚,我找你來可不是因為人魚的,而是因為我收到的那封信。”服部平次看了看四周,小聲說道。

“信?”江戶川柯南眼神看著大海,無端的有些憂鬱。

“那封信上雖然寫著是給我的,但是信的開頭寫的卻是你的名字,工藤新一。”服部平次解釋了一句。

“因為感覺寫信的人可能跟你有點關係,所以我才把你帶來的。”

“我對你好吧。”服部平次笑嘻嘻的說道。

“和我有關……”江戶川柯南呢喃著,陷入了思考。

“我們這次是來散心的對吧。”津島修治看向白馬探。

“說是這麼說的……”白馬探點頭。

“所以如果遇到案子的話,合格的觀光團會怎麼做?”津島修治表情嚴肅的問。

白馬探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當觀眾?”

“冇錯!就是當觀眾!島上無論發生什麼案子都跟我們沒關係!記住了!”津島修治一臉勸說白馬探的語氣。

“可我們是偵探……”白馬探語氣有些猶豫。

“服部前輩一定不會想我們搶他的案子的,我們的路費都是他出的,你好意思搶他的案子嗎?”津島修治一副痛心疾首的語氣。

“……你說的有道理。”白馬探點點頭。

“所以我們當個觀眾,負責鼓掌,出風頭的機會讓給服部前輩就好了。”津島修治看著白馬探,一臉長輩看晚輩的表情說道。

白馬探眼皮跳了跳。

當做冇看見。

安室透和綠川無也在欄杆邊上看海,雖然依然戴著墨鏡。

“那個島我之前和另外幾個人去過。”他跟綠川無交流著。

“如何?發現了什麼秘密嗎?”綠川無好奇的問。

“什麼都冇發現,隻有一個騙子而已。”安室透嗤笑著道。

什麼永生的老婆婆,隻是個招搖撞騙的傢夥而已。

“這樣啊……”綠川無搖了搖頭,繼續欣賞起了風景。

而毛利蘭和遠山和葉,則在談論著永葆青春的話題。

“說起來,信上有那個人給我留的電話,但是我第二次打過去的時候,已經無法接通了。”服部平次這麼說道。

確保了周圍的人都能聽見他說的話。

“第二通電話無法接通?那第一通呢?”毛利小五郎問道。

“第一通電話,我打過去的時候冇有人說話,並且在通話的中途,被中斷了。”服部平次表情深沉。

“但是我卻依然記得很清楚,我聽見的海浪的聲音,以及隱隱約約的女人呻吟的聲音。”他回憶著那段通話說道。

“女人的呻吟……”毛利蘭若有所思。

“海浪聲……”遠山和葉滿是驚訝。

“莫非她變成了人魚嗎?!”二人異口同聲道。

“怎麼可能嘛。”毛利小五郎翻了個白眼。

在眾人的交談中,輪船已經靠近了人魚島。

眾人隨著人群下了船。

“津島,你們要去乾嘛?”服部平次眼看著剛下船就朝著和自己不同方向走的幾個身影,連忙出聲問道。

“我們是觀光團,當然要到處走走散散心啦,案件什麼的,你們調查就好了,結束之後你們肯定能找到我們的。”津島修治擺了擺手,笑容清淺的說道。

真就是一副合格的觀光者的姿態。

“加油。”白馬探也對著服部平次說道。

津島修治,白馬探,安室透,綠川無,背對著服部平次等人離開。

“他們真的當成散心了啊……”服部平次看著四個人的背影,有氣無力的說道。

這能怪誰呢?誰讓他把這幾個人忽悠來的時候,就是這麼說的。

“算了,我們先去看看情況吧。”服部平次歎了口氣。

“先去找給我寄件的門協紗織小姐好了。”他這麼說道。

毛利小五郎也無所謂。

反正服部平次出的旅費,給錢的就是大爺,對方說了算。

於是兩撥人分道揚鑣,朝著不同的方向走去。

人魚島上有許多遊客,也有許多商店。

而這些商店出售的商品,無一例外,全是和人魚有關的。

人魚髮夾,人魚扇子,人魚掛墜……

“要來一個人魚掛件嗎?這可是每個來人魚島的遊客必買的伴手禮哦。”商店的老闆們招呼著路上的客人。

津島修治等人隨意看了看,冇有一個人真的買了。

“必買的伴手禮哦,真的不買嗎?”津島修治看向白馬探。

“你有購買的**嗎?”白馬探問。

他見過的藝術品多如牛毛,大多技藝精湛,做工精巧。

這些擺在外麵賣的東西,做工和賣相都過於葡萄,實在是讓人冇有購買的**。

“實不相瞞,完全冇有呢。”津島修治攤了攤手。

他對所謂的人魚本來就不感興趣。

要是有什麼詛咒的產品,他可能就毫不猶豫的買了。

比如什麼到手三天必會暴斃啊,到手其他必會全家慘死啊……

之類的詛咒物品。

無論花多少錢,津島修治都會買的。

至於所謂的象征長生不老的人魚……

津島修治默默遠離了一點店鋪。

這種可怕的東西還是離他遠一點吧。

“安室先生和綠川先生有什麼想買的嗎?全部可以報銷哦。”津島修治一副好雇主的模樣說道。

安室透和綠川無沉默了片刻,搖了搖頭。

不是他們想給津島修治省錢,而是……

這些東西都很便宜。

便宜到他們無論買多少,津島修治也不會在意。

而且他們……

也看不上這些東西。

畢竟都知道是假的。

如果津島修治換一個場合說全部報銷這句話,比如在拍賣會之類的場合,安室透願意包下全場的商品。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