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了山莊繃帶怪人事件的津島修治。

被田中管家排遣的直升機給接回了家。

於是在欣賞完工藤新一的死魚眼之後,迎來了自己的死魚眼。

“全國弓道大賽冠軍決賽的通知……”津島修治一本正經的看著通知單。

“哎,原來決賽還歡迎我嗎?”他似是不在意的提到。

畢竟之前的比賽,他剛加入完預選賽,就被賽事委員會給……拎出去了。

津島修治:怪我太優秀,哎~

“這是當然的了!津島少爺您的實力!最後的冠軍肯定是您的!”負責打電話的委員會成員認真恭維。

“靠您的話,弓道大賽說不定……”會成為主流賽事呢,就像籃球網球之類的比賽一樣。

“我知道了。”津島修治閉著眼道。

他真的,不想參加比賽。

一想到當初預選賽的時候發生的事情……

全場的歡呼聲……

津島修治:我拒絕。

這一次比賽!絕對!絕對不會讓其他人知道的!

絕對!

讓他一個人靜靜的參加完決賽吧。

拜托了,如果有神明的話。

請滿足我這微小的願望吧。

……

所以……

事情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呢?

明明他一個人也冇通知。

觀眾席上卻全都是熟悉的身影。

田中管家和津島家的保鏢隊伍,赤司征十郎,跡部景吾和冰帝網球部的正選們,須王環和他的牛郎團/bushi,鈴木家的姐妹,毛利蘭父女,江戶川柯南和少年偵探團的三個小學生……

以及各式各樣的橫幅……

津島修治陷入沉默。

津島修治:我就知道,逃不掉。

這場比賽乾脆放棄吧。

神果然不可信!/痛心疾首。

發覺到津島修治的視線,觀眾席上的人頓時揮舞橫幅更加賣力了。

跡部景吾仰著下巴,對著津島修治投來一個心領神會的眼神。

然後舉起手,打了個響指。

頓時全場爆發出激烈的打氣聲。

“加油加油!津島君!!加油!”

熟悉的冰帝後援會的少女們跳起了啦啦隊的舞蹈。

伴隨著超大聲的BGM。

玫瑰花瓣從天上飄落,落了津島修治一身。

啊,果然是你。

津島修治抬起頭,看見了撒著花瓣的直升機。

會用直升機撒玫瑰花的,也就隻有你跡部景吾了吧。

打個商量,這場比賽你上吧,我退出。

津島修治心想。

又被一陣花瓣落了一身。

跡部景吾準備的花瓣應該落完了纔對?

這又是誰……

他看著從眼前飄落的桃花花瓣,陷入沉默。

是你啊。

“修治少爺!!加油!!冠軍屬於您!!!”田中管家和一群黑西裝的壯漢舉著喇叭賣力的搖著橫幅喊道。

天空中又多了架撒桃花的直升機。

津島修治低垂著眼眸,一動不動。

紅色的玫瑰和粉色的桃花落在他的頭髮上和衣服上。

像個沾滿花瓣的假人。

“津島君!!!乾巴爹!!!”

帝光弓道部的成員穿著女裝製服和那群後援會的少女們一起大喊。

帶頭的正是那位弓道部的部長。

津島修治:我瞎了。

……

“好多人為津島哥哥加油哎。”江戶川柯南好奇道。

奇怪,津島那傢夥,人緣這麼好嗎?

“真是的,那個偵探小鬼還真是愛出風頭哎。”毛利小五郎盯著賽場上的少年抱怨道。

“因為津島君是個溫柔的人嘛,所以大家都很喜歡他……”毛利蘭跟他解釋道。

“嗬嗬……嗬嗬……是哦。”江戶川柯南摸著後腦勺尬笑著道。

“柯南,跟我們一起,替津島哥哥加油吧!”步美從哪揹包裡掏出一個迷你喇叭,遞給柯南。

“好……好哦。”江戶川柯南接過了喇叭,看了看其他三個讓手中的同款迷你喇叭,陷入沉默。

工藤新一:為什麼我要做這種事啊,太丟人了吧……

津島那傢夥,真的不會不好意思嗎?

然而在其他三個人的催促下,他還是開開心心的舉著喇叭。

四個人統一舉起了喇叭。

“津島哥哥!!加油!!你是最棒的!!!”

津島修治內心十分平靜。

就這?不過如此。

他搭箭拉弓的動作穩的不行,甚至給人的感覺,每一個動作的角度與弧度都一模一樣。

看起來甚至就像是不需要考慮準頭的問題。

而他也的確不需要考慮。

“這傢夥……就是預選賽出現的……”有參加比賽的選手說道。

“……魔王嗎?”

“魔王?那傢夥……明明就是個怪物啊!”有人嗤笑著,通紅著雙眼怒罵。

剩下的選手,要麼渾渾噩噩的參與了比賽,從此對弓道比賽產生了心理陰影。

要麼拚儘全力隻為了爭奪第二名。

冠軍,是屬於那個傢夥的。

那個右眼纏著繃帶——不知疲倦的怪物。

……

津島修治麵無表情的射完了箭,麵無表情的成為了冠軍。

麵無表情的接過了獎盃。

麵無表情的被拍了照片。

津島修治:反正我怎麼樣都很完美~

“嗯哼,表現的還算華麗。”

“有本大爺的一半風采了。”跡部景吾站在他麵前說道。

津島修治:……還真是謝謝你了……

“不,跡部前輩比我華麗多了。”少年果斷搖頭。

並不想和你這個猴子山大王比呢~

“津島君不需要謙虛,你的實力的確非常強大。”赤司征十郎耶在一旁說道。

“是啊是啊,津島君完全冇有射偏過哎……”毛利蘭走過來不可思議到。

“不愧是津島哥哥!”少年偵探團大聲道。

工藤新一:嗬嗬。

他開始暗中打量捧著獎盃的少年。

膚色還是很蒼白,能堅持到比賽結束還真是不可思議啊。

而且還真的是百發百中的準頭哎……

津島這傢夥要是用槍的話,估計也是個神射手吧。

但是他手上冇有用槍留下的繭。

“……謝謝大家給我們修治少爺加油……”

“修治少爺能認識你們這群朋友真是太好了……”田中管家一副感動的表情。

津島修治一陣惡寒。

纔沒有這回事啊!

“……謝謝大家。”少年點頭,誠懇道。

祝你們長命百歲,活的越久越好。

無趣麻木的人生要好好享受喲~

四邊的角落裡,穿著黑衣的人影們離開位置。

……

[拿那種殺人的箭術去參加這種比賽,是冇任務做太閒了嗎?——gin(琴酒)]

[圖片]少年滿身花瓣的照片。

[還挺適合你的嘛,卡奧,很可愛哦。——pernod(培諾)]

[你這傢夥,閒的話就給我好好做任務啊!!!——whisky(威士忌)]

[。——trinidad(特立尼達)]

to 琴酒:[我很忙喲。——cahors(卡奧爾)]

to 培諾:[畢竟不管怎麼樣我都是那麼帥氣優秀嘛。——cahors(卡奧爾)]

to 特立尼達:[憑你現在的槍法,是永遠也無法超過我的~——cahors(卡奧爾)]

to 威士忌:[中也就老老實實做任務好了,我可是要好好享受假期的呢。——cahors(卡奧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