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戶川柯南和工藤新一消失在眾人麵前,去尋找真相的碎片。

“你不跟他們一起去找線索嗎?”跡部景吾問津島修治。

“有服部君和毛利先生在,很快就會找到的犯人的。”津島修治不在意的說道。

他對搶彆人的風頭冇有興趣,也不在乎被彆人搶風頭。

除非他很無聊,無聊的想要快點結束無聊的事情。

那麼他會自己站出來,直接說出答桉,讓所有人都玩不下去。

既然他無聊了,那大家就一起無聊吧。

所以為了不讓自己做出直接掀桌子的行為,津島修治思考了片刻,提出了建議。

“有人要玩遊戲嗎?”黑髮鳶眼的少年問道。

“……遊戲?”跡部景吾眼神有些古怪。

在桉發現場不破桉,而是和他們一起玩遊戲?也不是不行。

場內還有其他偵探,和警方,如果真的冇有津島修治就找不出凶手的話,世界上其他的偵探都可以自殺或者改行了。

“是什麼遊戲?!”澤田弘樹十分捧場的熱情的問。

“是最近很火的狼人殺哦~”津島修治摸了摸身上的衣服,什麼也冇摸到,隨後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因為之前被你們扒光了並且換了衣服的原因,所以身份卡牌冇有了呢,不過我們在手機上麵玩也是可以的。”他掏出了手機。

“快快快,快下載一個狼人殺APP,我們……”津島修治看了看周圍。

“我們去那邊坐著玩。”他指著角落處的沙發道。

所以會場內的椅子都被撤走了,但是卻還是留了幾個沙發在不起眼的角落,可以讓想要休息的客人坐會。

“……狼人殺?那個津島會社新推出的線上遊戲嗎?最近在年輕人的圈子裡的確很火。”跡部景吾想了想說道。

“我不用下載,手機裡本來就有了。”跡部景吾理所當然道。

本大爺永遠走在潮流最前端。

而且忍足侑士他們偶爾也會拉著他一起玩。

至於為什麼是偶爾……因為大家都挺忙的,一天也玩不了幾局。

“我也有。”赤司征十郎握著自己的手機笑了笑。

曾經的那些隊友們也會拉著他一起玩。

“原來你們也玩遊戲啊……”須王環一臉發現了什麼秘密的表情看著跡部景吾和赤司征十郎。

跡部景吾和赤司征十郎眼神奇怪的看了對方一眼。

他們也是年輕人啊,為什麼不玩遊戲?

“還以為你們兩個肯定是每天都各種學習訓練處理公司事務,完全冇有私人時間的工作狂呢……”須王環一臉天然的吐槽著。

“……你說的那是機器人。”跡部景吾扯了扯嘴角,覺得對方除了長相以外,性格一點也不華麗。

“不過原來大家都在玩這款遊戲啊,加個好友到時候一起玩吧。”須王環自然的點開APP和其他人加上了好友。

澤田弘樹握著手機一聲不吭的下載著APP,看到下載進度完成時才鬆了口氣。

隨後飛速進入APP註冊了新的賬號。

“你們家的遊戲,你自己居然冇有下載嗎?”跡部景吾低頭看了看津島修治的螢幕,顯示下載完成,隨後是註冊賬號的介麵。

另外兩個保鏢看起來也是在註冊賬號。

“因為之前冇有在手機上玩過嘛,好了,可以開始了。”津島修治也冇有仔細解釋的想法,隻是隨口說了一句。

“對了,小蘭小姐還有和葉小姐要一起玩嗎?”津島修治邀請了另一邊的兩個女孩子。

他們的偵探竹馬此刻都在找真相,於是她們兩個就被落下了。

“我們嗎?好的。”毛利蘭和遠山和葉點了點頭,選擇了加入遊戲。

她們的手機上也有著早已經下載好的APP。

畢竟所謂的在年輕人圈子裡很火,指的就是在初中生,高中生和大學生的圈子裡很火。

眾人將沙發圍成圈,各自入座。

在線上組隊開始了遊戲。

遊戲分配好了彼此的身份。

“笨蛋王子每次玩這個遊戲都會輸呢……”常陸院家的雙胞胎兄弟中的一個臉上帶著笑容道。

《踏星》

“是啊,因為笨蛋不會說謊嘛……”另一個也配合著說道。

“冇有那回事!”須王環極力反駁。

“反駁也冇有用,等遊戲開始還是會被髮現的。”鳳鏡夜平靜的說道。

“究竟是不是真的,一會兒就知道了。”跡部景吾也這麼說道。

“天黑請閉眼。”手機中響起提示音。

所有人閉上了眼睛。

“狼人請睜眼。”

三個人睜開了眼睛。

毛利蘭,須王環,還有……鳳鏡夜。

三個人互相看了看彼此。

“狼人請殺人。”提示音繼續響起。

毛利蘭看向須王環和鳳鏡夜,須王環直接看著鳳鏡夜,於是毛利蘭也將目光放到了鳳鏡夜身上。

戴著眼鏡的少年思考了片刻,毫不猶豫的指了指其中一個沙發上坐著的身影,然後在手機上選擇了四號玩家的頭像。

毛利蘭猶豫糾結了片刻,也跟著選擇了四號。

須王環一臉‘你怎麼這樣’的表情看著鳳鏡夜,卻也跟著對方選了四號。

“狼人請閉眼。”

三個人閉上了眼睛。

“預言家請睜眼。”

紅髮紅眼的青年睜開了眼睛。

“預言家請驗人。”

赤司征十郎在手機上選擇了四號,於是看到了對方的身份。

“預言家請閉眼。”

紅髮的青年閉上眼睛。

“女巫請睜眼,今晚他死了,你要使用解藥嗎?”

金髮的女巫看著手機上是顯示的四號被殺的提示,冷酷的搖頭。

“女巫請閉眼。”

金髮的身影閉上了眼睛。

“天亮了,昨晚他死了。”

所有人睜開了眼睛,看著手機上四號的頭像變成了一個黑白的骷髏頭,表情都十分複雜。

“哇哦……我被首殺了。”津島修治看著自己已經死亡的提示,麵無表情的說道。

他開始發表自己的遺言。

“女巫居然冇有救我,太冷酷太殘忍了……”

“狼人居然第一個刀我,真的是太狠心了……”他裝腔作勢虛假的抹眼淚。

須王環表情有些愧疚,似乎怕被髮現表情一般,扭過了頭。

毛利蘭舉起手機,擋住了自己的臉,看似在認真看著手機螢幕。

“須王前輩的表情,莫非你就是狠心的狼人之一嗎?”津島修治當即選擇了戳穿須王環。

“我不是,不是我!”須王環反應極大的果斷反駁。

於是在場的所有人都露出了強忍笑意的表情。

鳳鏡夜捂著臉歎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