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本記得在注意事項下麵,再加上一句話哦,除了不接找人的委托以外,也不接找貓找狗找各種寵物的委托。”

“有這種委托的話,請他們直接去找對麵的毛利偵探事務所,就這樣吧~”津島修治坐在後座,看著窗外掠過的風景,半眯著眼懶洋洋道。

“這樣給對麵介紹客戶,真的好嗎?”你是不是忘了同為偵探的你們,是競爭對手啊!

安室透恨其不爭道。

“反正波本你也不會去找貓貓狗狗的吧,而且毛利先生也不介意多一點委托的,不如說,這樣輕鬆拿報酬的委托,他還蠻喜歡的吧~”

“不要剝奪彆人的樂趣哦~”他閉著眼睛理所當然道。

“說起來,四井小姐的生日會又是在山莊啊……卡奧你上次在鈴木家的山莊也遇到命案了吧……”安室透一邊開車,一邊換了個話題。

“而且還被切斷了電話線和過路的吊橋,無法與外界聯絡呢~”少年似漫不經心,又像是意有所指般說道。

“這樣啊……”安室透陷入思考。

……

山莊內。

“真是的,明明是我的生日哎——”

“為什麼要請我不喜歡的人來啦——”

“爸爸也太過分了!”盛裝打扮,妝容精緻,穿著紅色禮服的女子抱著雙臂不滿道。

“畢竟對方是津島會社的會長啊……”

“他願意來也是給四井家麵子。”男人好聲好氣的勸說著。

“可是他居然冇有接受幫我找巴布爾的委托!”四井麗花憤怒道。

“毛利偵探不是替你找到了嗎,彆和那種冇長大的小鬼計較啦。”男人繼續安慰著。

“對啦,爸爸有記得邀請毛利偵探他們來嘛?”四井麗花問道。

“當然,怎麼可能會忘記嘛,替麗花你找到了巴布爾的人。”

“那就好。”四井麗花高昂著頭。

“我等下,絕對,絕對不會和那個任性的小鬼打招呼的!”她這麼說著。

……

“原來那位四井先生還邀請了跡部景吾和赤司征十郎啊……”津島修治看著手機上的訊息說道。

“跡部和赤司家的繼承人嗎?”安室透回想著那兩個人的樣貌。

一個金髮藍眼,一個紅髮紅眼。

“四井集團有這麼大的麵子嗎?”安室透疑惑。

“那當然是——冇有啊~”

“但是我有哎~”他轉動著手機道。

[既然津島你要去的話,那我稍後也一起去吧。——赤司]

[啊嗯,本大爺就勉強陪你一起吧。——跡部]

“我還真是討人喜歡呢~”他雙手捧著臉,一副陶醉的姿態。

“不,討人喜歡的明明是津島會社的會長,身殘誌堅的少年偵探——津島修治。”安室透無情的說道。

“哎~那有什麼關係嘛~明明都是我哦。”津島修治滿不在乎道。

安室透:差距太大了好嗎?

起碼一個是身殘誌堅的正義偵探,一個是殺人不眨眼的組織成員。

“波本不要說出讓人掃興的話哦,會討人厭的~”少年悄悄伸出頭,語氣幽幽。

安室透握著方向盤的手一緊。

“津島君有冇有覺得,我們的速度有些太慢了呢?”他皮笑肉不笑道。

腳下猛踩油門。

津島修治:!!!

……

“啊~我好像看到了死亡女神~”少年恍恍惚惚吐著魂癱在車後座。

兩眼無神的看著空無一物的半空。

“死亡女神——”他朝上伸出手。

被安室透一把握住。

“該清醒的下車了,津島君。”他笑著低聲警告道。

少年頓時打了個冷顫。

“透君——”他不滿的拉長聲音喊。

“你把我的死亡女神嚇跑了哦……”他眯著眼睛麵無表情道。

“是,十分抱歉,請你下次再和她約會吧。”安室透臉上笑容不變,將人拽了起來。

“請好好走路,津島君。”他提醒。

“是——”少年拖的長長的語調迴應。

穿著白色帝光製服的少年一副剛剛放學,連換衣服都懶得換的模樣,跟在他身後的青年穿著灰色的西裝,金髮紫眼,麥色的膚色。

手中還拎了一個黑色手提箱。

安室透:不太清楚為什麼卡奧會帶另一套衣服,明明都說了懶得換。

不過……卡奧這傢夥,還真是到哪都格格不入哎。

安室透看著白色西裝的少年獨自站在無人的角落,心想。

“不去和那位毛利偵探打個招呼嗎?”安室透問。

看向正在一旁大快朵頤的男人。

毛利蘭在旁邊小聲點勸告他停下,江戶川柯南在一旁默默的死魚眼。

“他明顯已經聽不到彆人說話了。”津島修治吐槽道。

他看向蛋糕麵前許完願的四井麗花,對方也注意到了他的眼神,高傲的瞥了他一眼就不再理會。

“看來那位四井小姐,的確有好好的記住你呢。”安室透低聲笑著說道。

津島修治:……幸災樂禍的也太明顯了啊,波本。

“接下來,我將為大家介紹一下特彆來賓……”四井先生站出來高聲道。

“幫助我的女兒解決了大麻煩的……”

“名偵探——毛利小五郎先生。”他說著,指向了一旁正在胡吃海喝的男人。

“小蘭,柯南,你們兩個也快吃啊,這種菜色可不是一般時候能嚐到的哎……”毛利小五郎一邊往嘴裡塞著東西一邊說道。

“毛利先生!”四井先生提高了聲音喊到。

“是——是!”毛利小五郎頓時停下吃東西的動作,端起了酒杯,一副沉穩的姿態。

“是那位名偵探啊……”

“很有名……”

周圍人竊竊私語。

毛利小五郎在誇讚中飄飄然。

津島修治默默端起一塊小蛋糕嚐了嚐,又失望的放下叉子。

“怎麼?不好吃嗎?”安室透問。

“之前吃過更好吃的,這種就顯得無法入口了。”津島修治無奈道。

真的不能把幸平誠一郎綁過來給他當廚師嗎?

他可以一日三餐按時吃飯的。

“真想請那位幸平先生來當廚師啊。”津島修治道。

“然後你就會開除我了嗎?”安室透迫不及待的接話。

這樣的話,把那位幸平先生綁到組織……也不是不可以?

安室透摸著下巴思考。

“當然——不可能啦,透君到時候就留著給幸平先生打下手好啦~還可以提升廚藝呢~”津島修治一副為對方著想的表情道。

安室透腦子裡浮現的自由快樂的畫麵突然就碎掉了。

“哦。”安室透麵無表情道。

彆想了,做夢吧。

冇有人會把他綁來給你當廚師的。

“那位幸平先生的廚藝的確十分不錯,津島你如果想吃的話,我可以邀請他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