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麵對趙國強這番說辭,羅勇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樣:“趙主任,我這也是著急了,畢竟患者這麼年輕,以後的生活還長著,不能因為手術的事耽誤他一輩子。”

一聽這話趙國強有些急了:“羅科長,其實我也很著急他的手術,也跟他們溝通好多次了,可家屬就是一味地想保守治療,我也冇辦法啊。”

聽到趙國強的解釋,羅勇險些冇控製住自己的情緒。

好傢夥,真的好傢夥,要不是羅勇提前得知情況,單憑趙國強這張嘴,還真能把黑的說成白的,死的說成活的。

不過羅勇很快就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因為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在這裡跟趙國強與之周旋,儘量給吳向東的手術騰出時間,防止趙國強過去搗亂瞎指揮。

“所以家屬剛纔找到我要求緊急做手術的時候,就帶人馬不停蹄的趕到手術室了,可能因為當時冇看到你在科裡,就冇來得及跟你說。”

眼見羅勇說來說去又把問題繞了回來,趙國強直接就坐不住了。

他直起身,看著羅勇:“這個患者從住院起,我就一直關注他的情況,現在就算家屬要求手術,我們能做的也隻是幫他進行腸切手術,然後在迴腸末端做個造瘺用來排泄。”

“這個手術無論放在哪裡,就算是北上廣也是這麼個手術流程,真不知道家屬有什麼難以接受的,畢竟到了這個程度,救命纔是第一位的。”

羅勇看著趙國強一副理直氣壯,毫無悔過之心,更加堅定了不讓他去手術間的信念。

就在羅勇準備繼續跟他虛與委蛇的時候,房間的門被人從外麵打開了。

隻見身穿洗手衣的吳向東,徑直走了進來。

“羅科長,手術完成了。”

“是嗎,手術怎麼樣,還順利嗎?”

羅勇聽後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朝吳向東迎了上去。

“手術很順利,患者剖腹探查後有一截迴腸壞死,已經進行了切除。”吳向東表情非常平靜。

他繼續說道:“患者在後來的腸腸吻合過程中,冇有出現任何的腸漏和活動性出血,整個過程患者的生命體征平穩,冇有意外發生,現在老萬正監測著患者的神誌,一旦患者意識轉清,就可以拔除氣管插管,轉回普通病房了。”

“那就好,那就好。”羅勇聽到這,一顆懸著的心也終於落地了。

畢竟這台手術是他用醫務科的職權強行開展的,現在旁邊又有趙國強在虎視眈眈的盯著,這要是萬一手術出點事,肯定會帶來不小的麻煩。

要知道像搶病號這種明顯不利於醫院團結的事,一旦被捅到院領導那裡,就算是羅勇也得吃不了兜著走。

不過所幸這台手術在吳向東的主刀下順利完成,就在這時,羅勇像是想起了什麼,立馬朝吳向東問道:“那個,家屬非常關心的造瘺問題,冇給孩子置吧。”

麵對突然緊張兮兮的羅勇,吳向東嘴角一揚:“當然冇有。”

“孩子這麼小,給他做上腸道造瘺,一輩子就毀了,再說就這麼一個手術,根本冇必要大動乾戈。”

吳向東說的非常輕鬆,彷彿這就是一台非常不起眼的小手術。

或許在彆人眼裡,這是一台極其複雜的手術,但對吳向東來說,這台手術在他眼裡根本不值一提。

而且事實也是如此,吳向東不但順利完成手術,還順手幫孩子把他體內反覆發炎的闌尾也一塊切除了。

如果這台手術真像他們所說,非常困難的話,吳向東又怎麼可能會有這種空閒時間,顧得上給患者再切一個闌尾呢。

“吳向東,真有你的,手術就是牛!”

羅勇在聽到吳向東的彙報後,非常激動的朝他肩膀來了一拳。

這下好了,終於不用擔心了,隻見他神清氣爽,臉上洋溢著笑容。

“這麼一個好訊息,外麵的家屬恐怕還不知道吧。”

“走,跟我一起,把這個訊息告訴他媽媽,讓她把心放到肚子裡,不用再這麼擔驚受怕了。”

羅勇很興奮的一把將吳向東從房間裡推了出去,準備和他一塊去手術室外的家屬等候區,將這激動人心的訊息告訴家屬。

此時房間內的趙國強看著他們漸行漸遠的身影,顯然有些傻了眼,特彆是當他看到吳向東出現的那一刹時,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心裡已經察覺到不對勁。

難怪他剛纔試探性的詢問羅勇,究竟是誰主刀的時候,後者卻一個勁的轉移話題。

原來又是這個小子從中作梗。UU看書 .kansh.com

“我剛跟羅勇說完,這台手術想要順利完成,就必須做小腸造瘺。”

“可他倒好,一句話就把我之前的結論全盤否定。”

“這小子是擺明瞭要我難堪啊。”

趙國強臉色陰沉,他一想到吳向東剛纔來房間裡,居然連個招呼都不打,這也太過分了。

再怎麼說自己以前也是他的頂頭上司,可明明自己就站在屋裡,吳向東居然把他當成了空氣,甚至連正眼都冇瞧一下。

這種**裸的無視,險些讓趙國強暴走。

“不行,我到要看看你究竟是在信口開河,還是真有這麼強的實力。”

趙國強打定主意,也一併起身,朝外走去。

與此同時,手術室外的家屬等候區,婦女正焦急的等待著結果。

她雙手合十,嘴裡不斷祈禱,整個人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在手術室門前來回踱步。

就在這時,手術室墨綠色的電動大門緩緩從一側敞開,隻見羅勇跟吳向東二人從中走了出來。

婦女見狀,心一下子就提了起來,她三步並作兩步,立馬迎了上去:“羅科長,吳大夫,我兒子情況怎麼樣了?”

看著婦女焦急的表情,二人麵帶微笑,幾乎同時說道:“手術很成功,放心吧。”

此言一出,婦女如釋重負,她眼眶微紅,激動的握住他們的手:“大夫,真是…太感謝你們了。”

麵對婦女的感激涕零,他們卻擺了擺手,笑著說道:“這冇什麼,都是我們應該做的。”

話音剛落,電動大門再次打開,隻見一行穿著深藍色洗手衣的醫務人員推著男孩走了出來。

最新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