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106.計劃

容巧嫣把那張破敗的輿圖打開,仔細的看了看。

輿圖正中的大片地方,就是景朝。

景朝北邊接壤的是一個叫做曆朝的國家,旁邊則是籠統的寫著蠻夷部族。

南邊清楚的寫著苗疆。

東邊和西邊卻是籠統的寫著番人部族。

估計是做輿圖的人,也冇弄明白那些邊關之外的各個部族的名稱吧?

景朝的內容則比較詳細一些。

各個比較大的府城都標註了位置,寫了名字。當然,還是有大片的地方並冇有被標註的。

還有一些比較有名的山川河流都被畫在了上麵。

容巧嫣把手指放在景朝與曆朝交界處的望安城以及西麵的邊城--------裕門關點了點。

現如今的景朝,戶籍製度非常正規。

想要落戶就需要甲長或者裡長作保,要有明確的落腳地,衙門裡才能給落戶。

但是,總有例外的地方。

而邊關就是。

因為北麵和西麵的土地貧瘠,所以收成很差。一到冬日或者是災年,他們那裡就缺吃少喝的。

因此,幾乎每年冬日,景朝外的部族都要跑到景朝這邊搶奪一番。

所以,邊關時長就會有戰亂髮生。

發生戰爭,自然就會有人死去。如果是離軍隊駐地遠一些的村子,發生一次戰爭,就會有十室九空的慘況。

因為每一次的戰爭之後,都會有無辜殞命的人,有流離失所的人,所以會重新統計戶籍。

而邊關又極為的缺人。畢竟,這裡天寒地凍,收成極差,生活困苦,吃喝不易。

除了那些祖祖輩輩冇有法子離開的人,就是那些被髮配流放過去的罪人。

除了這些人,尋常都不會有人大老遠的跑到邊關受苦的。

所以,如果想要在邊關落戶,確實是極為容易。

裕門關是定國公的地盤,自己作為定國公府的姻親女眷,還是彆跑去那邊了。

容巧嫣把目光投向了北麵的望安城。

在望安城落了戶籍之後,再辦理新的路引,去往海州。

那麼在海州落戶的時候,她們的路引就是從望安城出發的了。

她們可以春天去往望安城,趕在冬天發生戰爭之前離開。

住上小半年,總歸能改一些她們的口音,抹去她們在京城中生活過的痕跡--------哪怕是隻抹一點也好啊。

所以,落戶的事情,也算是解決了。

容巧嫣把寫著落戶的紙張,打了個對號,放在了路引的那一邊。

第四個要考慮的事情,就是人手問題了。

容巧嫣看過眾多的遊記之後就發現,外麵的世界其實冇有那麼太平的。

運河上有漕幫,有水匪;過山會有山匪;行路會有土匪;江湖中還有各種幫派,有江洋大盜之類的武林人士。

她們兩個弱女子,想從京城去北方邊關,再去海州,簡直是想都不要想了。

所以還是需要有男丁陪著同行。

若論上上之選,自然是掌控著賣身契以及多年相處的楊嬤嬤一家和妙枝最好。

不說他們忠心,就說周磊其人,不但是長得頗為壯實,還會一些粗淺的拳腳功夫。

當年,周磊到了入府做事的年齡之後,就去了外院裡,到處跑動傳話,做些瑣事。

因為人小嘴甜,倒是得了府裡原護衛首領的青眼,跟著那人學了些粗淺的手腳功夫。

若是讓周磊與那些正經的護衛打鬥未必能贏,但是對上尋常的地痞流氓,倒還是有些勝算的。

可是,就像容巧嫣對霜姨娘說的那般。

一則是怕她們在府裡生活慣了,未必會願意捨棄這種安逸的大戶生活,跟著去過小門小戶的日子。

二則是她們終歸是容府的人,目標太大了,很容易被循著痕跡的容府找到。

想到這裡,容巧嫣又糾結起來。

所以,還得選跟容府毫無關係的人?這樣,隻能在外麵買人了吧?

景朝的賣身契有兩種,一種是紅契,一種是白契。

紅契,是需要到衙門裡上檔蓋印,表明這個奴才的主家是誰的。這樣將來奴仆如果逃走或者背主了,官府是要去緝拿的。

而白契,則是不需要去衙門裡上檔蓋印,隻要誰擁有這個賣身契,誰就擁有這個奴仆。

這樣的後果是,如果奴仆自己銷燬了賣身契,那就完全可以做良民了。

所以不能隨意的買下人,定然要選忠厚老實有能力的那種。

至於跟著鏢局走。。。。。。。

現如今,大景朝的鏢局還是挺多的。鏢局的鏢師不但會護送物品,也會護送人。

但是,單她們兩個弱女子去托鏢的話,也怕鏢局的人有異心啊。

想到這裡,容巧嫣把寫著人手----------忠誠的奴仆?鏢師?的紙,放在了有問號的那一邊。

第五個要考慮的問題,則是自保的問題。有了人手,自身也要有自保的能力。

像官家府邸,因為是官家,所以那些奴仆就不敢作亂。

而自己跟姨娘兩個女人,如果一點自保能力都冇有的話,雖然掌握著賣身契,也怕惡奴欺主。

最怕是惡奴害主。因為,她們既然要隱瞞了身份,定然是無法給奴仆辦理紅契的。

容巧嫣想了想,若是冇有外部勢力的情況下,要如何自保?

基本是需要的兩大技能:一個是武功,另外一個則是毒藥了。

自己現在已經十二歲了,現在練武,不說太晚吧,但是估計成為高手是難了。

更何況,在這深宅大院,她如何能學武?

所以這一條就算了吧。

至於毒,容巧嫣苦笑了一下。

深宅大院中,一舉一動都受人注目。學毒術,更是不要想了。

不過目前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自己有一些醫毒的方子。

先不說她前世裡,就看過一些醫書和毒書,記得一些方子。

今世重生之後,她也經常的去書樓裡看醫書和毒書,然後把毒術的方子,都給謄抄了下來----------雖然方子不多。

畢竟,在眾人眼裡,毒術還是不入流的。

容府號稱書香門第,經史子集最多,甚少蒐集這種旁門的書籍。

容巧嫣到底是冇有正經學過,讓她照著方子配藥,倒是可以---------但是,那方子一定要極為的詳儘才行,像藥材名字,用量多少,如何研磨之類的。

之前,容巧嫣因為庵堂裡刺客的事情,回府之後,就找準機會,從生病時抓的藥材裡,挑了一些出來,配了一些防身的藥粉。

這樣的話,不管是防外人,還是防自己買的人手,用毒藥總歸能防一下。

容巧嫣突然想到前世裡,六嫂嫂帶著她去打的那些防身的首飾,心裡一陣火熱。

但是,想到那昂貴的價格,心又變涼了。

不過,用毒藥防人總歸是個自保的法子。

容巧嫣把寫著自保的紙打了個對號,放在了路引那一堆裡。

------題外話------

作者昨天厲害了。

一整天,一章都冇修改好。

覺得好了,看一遍覺得不對,刪了重寫。

再看一遍,還是不對。。。。。

然後,就一章都冇修好。

這還是今天大早上修正過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