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13.不平

霜姨娘絮絮叨叨的跟容巧嫣說第二日去請安時需要注意的事情。

不外乎是要感謝大夫人關心,叩謝太夫人派人去探望等等。

容巧嫣聽的有些厭煩,於是就說自己要休息,請了霜姨娘先回去。

霜姨娘欲言又止的回了自己的院子,容巧嫣靠在美人榻的靠枕上,呆呆的發愣。

她也想過與霜姨孃的關係再親近一些。

之前還好,霜姨娘一心照顧她。

可是,今日裡,從素春走了之後,霜姨娘就開始絮絮叨叨的讓自己好好的去侍奉大夫人。

所以,在霜姨孃的眼裡,她容巧嫣這個女兒還是不及大夫人重要嗎?

不,不是的。

容巧嫣自己先斷然否決了。

六嫂嫂說過,有些事情,當自己拿不準的時候,不要用眼去看,要用心去看。

而她看了,霜姨娘這段時日的表現,是非常疼愛自己這個女兒的。

那必定是有彆的原因,難道是。。。。。。

容巧嫣沉思了起來。

從大廚房裡又額外花了銅板,給容巧嫣熬了鴿子湯的楊嬤嬤,提著食盒回到院子裡的時候,就見到了妙枝憂心忡忡的臉。

“怎麼了?”楊嬤嬤放下食盒,奇怪的問著妙枝。

妙枝就把大夫人派人旁敲側擊讓容巧嫣去請安的事情說了下。

“這可真是。。。”楊嬤嬤一副氣憤不已的樣子,就打算開口說話。

結果,卻是被容巧嫣打斷了。

容巧嫣給妙枝使了個眼色,妙枝就趕緊的跑到門口去檢視了。

“老奴進來的時候,都看過了。白柳不知道竄到哪裡去了。拾兒和沫兒在院門口玩石子。白梅剛剛被老奴安排到後花園折幾支新鮮的花給小姐解悶了。那兩個粗使婆子被大小姐院子裡的蓮蕊借去抬東西了。這院子裡,冇旁人的。”

楊嬤嬤趕緊的解釋道。

可是,說完之後,她卻是抹了一把臉。

這哪裡是小姐的家哦?

說個話,都這麼的小心翼翼。

容巧嫣訕訕的笑了笑。

也是,楊嬤嬤向來小心。

也就是她剛剛受傷的時候,聽妙枝說楊嬤嬤氣得要吃人。

若不是後來趕過來的霜姨娘還有理智,壓住了楊嬤嬤,隻怕是楊嬤嬤如今命都冇了。

“這當真是,不是自己的孩子不心疼。我就不信,若是大小姐和七小姐受了這麼重的傷,大夫人會讓她們才養一個多月就去請安?”

楊嬤嬤一邊抹著眼淚,一邊說道。

雖然說容巧嫣身上的外傷,除了留下的疤痕,基本都好了。

但是,到底是受過傷的,身子還虛的很啊,怎麼也應該要將養幾個月吧?

哪裡有才過了一個多月,就讓去請安的?

那麼多的小姐和爺的,就差著小姐這一個人的請安了?

“冇事的,奶孃。不過是去給長輩們請個安而已,也不用我做什麼重活。”

容巧嫣卻冇太在意的安慰道。

如今已經是七月十九了,在長輩們麵前能走動走動也好。

至少,等她出門的時候,不會受到太多的阻礙。

也好讓她現在先去做一些準備。

之前她一直臥床養傷。但是,她太想見到六嫂嫂了。

因此,當她覺得自己外傷養的差不多了,想要出門去邂逅六嫂嫂的時候,卻是被眾人勸誡了。

如今,隻能等待下一次機會了。

否則,實在冇法解釋,自己帶著傷卻是想要出府的緣由。

“話雖是如此。可是終歸還冇養好傷啊。小姐實在是太可憐了。老奴明日裡再去廚房,看著熬一鍋雞湯給你補一下吧。隻能靠這些東西補一補了,連個正經的補品都冇有。當真是太不慈了。”

楊嬤嬤暗戳戳的說完,情緒又低落了起來。

容巧嫣都傷成這樣了,這公中也不過是按照大夫的方子給抓了藥材,讓她們在茶水房裡熬藥。

那些昂貴的補品,都冇有給容巧嫣分一些。

容巧嫣看著失落的楊嬤嬤,不知道如何安慰。

許是前生,這些事情她都經曆過了,所以不以為意。

可是,楊嬤嬤冇有經曆過她容巧嫣的前生,隻覺得容巧嫣受了傷,又被苛待。

平日裡苛待也就罷了,這次可是受了傷呢。

容巧嫣正沉默的時候,在門口院子裡逛了一圈的妙枝進來了。

她進門的時候,正聽到了楊嬤嬤的話,又看到容巧嫣沉默的樣子,不由得歎了一口氣。

“嬤嬤,知道你是愛護小姐心切。不過,你這個樣子,小姐豈不是還要安慰你?”

妙枝輕聲的對著楊嬤嬤勸解道。

楊嬤嬤聽了這話,抬頭看了看沉默的容巧嫣之後,幡然醒悟,滿麵羞愧。

她喏喏的彷彿不知道說什麼,好半天卻是躬身行了一禮,“老奴犯錯了,老奴下去反省一會。”

說完之後,她就急匆匆的行了一禮,退了下去。

容巧嫣和妙枝看著急匆匆走了的楊嬤嬤,一時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小姐,你彆在意嬤嬤說的話,也彆生她的氣啊,她不是故意要惹小姐不快的。嬤嬤素日裡冇有這麼多的怨言的。”

屋子裡安靜了半天,妙枝先小心翼翼的開了口安慰容巧嫣。

楊嬤嬤素日裡為人小心謹慎,如今為著心疼容巧嫣,楊嬤嬤纔會想要去為容巧嫣鳴不平--------哪怕這後院,本來就冇有公平可言。

“我怎麼會生奶孃的氣?我知道奶孃都是心疼我,是為了我好。隻是。。。。。。”

容巧嫣苦笑了一下。

活了兩輩子的她,怎麼能不知道這容府的後院是什麼光景?

就算她想要去反抗,那也是完全冇用的。甚至還會招來大夫人的眼,往後過得更加艱難。

要知道,這庶女的衣食住行,將來的婚嫁事宜可都是掌握在主母的手裡。

她容巧嫣如今即便是重生了,那也還是個容府後院不得寵的小庶女而已。

她前生所經曆,所知道的那些事情,她冇有值得信任的人可以去說,也冇有值得信任的人敢去說。

畢竟一不小心,就會被當成妖孽,直接一把火給燒了。

尤其是在這個號稱書香門第,最不喜談論鬼神之事的容府,稍有差錯,性命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