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139.說出

慕雲錚聽了容巧嫣的話,卻是一愣,隨即聽懂了她的意思。

他環視了一週。

此時的後山雖然清靜,此處也被他的人守著了。

但是,這到底是在戶外。萬一有彆的歇息好了的人想要來賞黃素馨,也不能一直阻攔著。

而容巧嫣想要說的事情,定然是極為機密,不想讓外人聽到的。

因此,慕雲錚想了下,說道:“你隨我來。”

說完之後,慕雲錚就帶頭離開,往禪院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都冇遇到人,想必是慕雲錚已經清場了吧?

容巧嫣一邊思量著,一邊跟著慕雲錚走到了一個偏僻的禪院裡。

到了正房內,慕雲錚站定,才轉頭麵向容巧嫣說道:“說吧。這個院子的周圍有我的人看護著。你有什麼話,儘可以說。”

容巧嫣打量了一圈,轉身關上了門,才上前一步,站在了慕雲錚的麵前,兩個人之間的距離不足一拳。

慕雲錚心裡被嚇了一跳,人卻是麵無表情的往後退了一步。

“茲事體大,關乎我的性命。哪怕是世子的人,也不便入耳。煩請世子諒解。”

容巧嫣看到慕雲錚有些躲避的樣子,急忙的解釋道。

她前世的八卦也不是白聽的。

睿王世子慕雲錚潔身自好,不近女色,最後連個香火都冇有,就孤零零的逝去了。

這可是慕雲錚戰死之後一個月內,眾人一直可惜的話題啊。

容巧嫣說完之後,又上前了一步。

慕雲錚聽完容巧嫣的解釋,麵無表情,卻是冇有再往後退。

“世子請附耳過來。”

容巧嫣看著比自己高了一頭多的慕雲錚,站的猶如一棵青鬆一般挺拔,無奈的說道。

不過是比自己大三歲而已,怎麼會高這麼多?

慕雲錚聽了容巧嫣的話,卻是滿臉的冷色。

容巧嫣無奈,隻能踮起腳尖,靠著慕雲錚小聲說道:“我囤糧是因為知道今年有五十年難遇的大水災,餓殍滿地,災民流離失所。”

本來慕雲錚因為容巧嫣突然的靠近,幾乎像依偎在他懷裡的樣子,正耳紅的想要推開容巧嫣,結果聽到這個話,他的手直接頓住了。

“荒謬。”慕雲錚忍不住冷聲訓道,“你纔多大,就知道五十年難遇的大水災?”

這種大災之事,怎麼能隨便付之於口?

這豈不是詛咒朝廷?

若不是容巧嫣是一個弱女子,更是一個救了自己性命的弱女子,他定然要把她抓起來上刑。

看著慕雲錚的表情,聽著慕雲錚的訓斥,容巧嫣苦笑了一下,就知道這個事情輕易不會有人相信。

“不如坐下詳說?”容巧嫣不想再墊著腳尖說話了,太累了。

慕雲錚看著容巧嫣的樣子,心中有些遲疑------------容巧嫣不是那種危言聳聽的人。

於是,他沉默了一會,還是坐在了凳子上。

容巧嫣把旁邊的凳子拉了一下,靠近慕雲錚坐了下來。

“我去年夏日裡從假山上摔了下來,昏睡了三日才醒過來,不知道世子是否有所耳聞?”

容巧嫣先是說起自己摔下假山的事情,她一邊說,一邊組織著語言。

慕雲錚點了一下頭。

之前他養傷的時候,就讓人去查了容巧嫣其人了。

一個普普通通的後院庶女,素來恭順柔弱。

連勸個架,都能被人推下假山,卻無人替她出頭。

雖然調查結果跟自己遇見的人脾性不相符,但是昏睡了三日才醒的事情卻是真的。

見到慕雲錚點頭,容巧嫣就繼續說道:“我昏睡期間做了一個夢,夢到今年先是因為暖冬,導致糧食歉收。年後二月裡,北地發生了大雪災,北地幾乎是顆粒無收。接著,夏日六月裡南方發生極大的水災---------縱然我才十幾歲,但是府裡總歸有那積年的老人。他們都說是五十年難遇的大水災。水災導致數萬畝良田被淹,顆粒無收。因此,才導致各地糧價都飛漲。我本來也不相信的。結果我府裡有那懂農事的老仆人,說去年冬天是暖冬,今年糧食定然會歉收,我纔有些信了。故此才稍微買了一點糧食,以做打算。若是當真是夢裡的情景,我自然可以救助些災民,積攢一些福報。若不是,那糧食也壞不了,頂多賠些銀錢罷了。不過,總歸是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容巧嫣九分真一分假的說道。

慕雲錚聽了之後,卻是擰起了眉頭思量。

片刻之後,他又看向了容巧嫣,“隻怕六小姐,是想要利用這飛漲的糧食,掙些銀錢吧?”

慕雲錚想到容巧嫣去雲記賣成衣圖樣的事情,不相信的問道。

容巧嫣對著慕雲錚不好意思的一笑,隨即低著頭弱弱的說道:“若是能掙些銀錢,自然也是好的。彆人賣的高,我賣的低些,也算是救助了些人啊。我是庶女,又不得寵,素日裡生活的也是艱難。不過是想要多攢些銀錢,想要過得好一點點罷了。”

說著說著,容巧嫣的話語裡就帶著些哭音了。

慕雲錚聽著容巧嫣哭泣的聲音,卻仍然是冷著臉。

他見過的容巧嫣,可不是隻會軟弱到哭泣的人。

一個能看到血肉模糊,卻敢鎮定上藥的人;一個在瞬息之間,就想到把他藏在浴桶躲避搜查的人,會動不動就哭泣?

容巧嫣一開始是打算假裝哭泣來動搖慕雲錚的心的-----畢竟尋常男子都不忍心看女子哭泣。

但是,等她從眼角的餘光看到慕雲錚並冇有憐惜的意思,於是慢慢的停了下來。

就算哭,也要起作用。若是不起作用,何必浪費眼淚?

容巧嫣停止哭泣之後,室內慢慢的安靜起來。

“單單隻是因為一個夢,你就去買糧食囤著?”良久,慕雲錚纔開口問道。

他的聲音裡,還滿是不相信。

他總覺得這個事情玄乎的很。哪裡有人就因為一個夢境,去做這些多餘的事情?

“正是。我若是家財萬貫,說不得會不取分文的施捨。可是,我不是!所以,我隻能壓低我囤的糧食的價格,定然不會賣那麼高,總歸能讓一部分人吃得上飯的。我大忙幫不上,隻能出點小力。我雖然是個小女子,但景朝終歸是我的家園。若是家園不寧,我們被朝堂庇佑的人,又如何能得的了好?”

容巧嫣聲音淡淡的,把自己真實的想法說了出來。

她的聲音雖然淡,但是那感情卻十分的真摯。

慕雲錚聽著容巧嫣的話,緊緊的盯著她的臉。

容巧嫣不動,任由慕雲錚觀察著她的神色表情。

良久,慕雲錚轉移了視線。

他,有些想要相信容巧嫣的話了。

隻是,若容巧嫣說的是真的,那今年當真會發生極大的水災???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