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147.邀功

不過,容巧嫣又想到在慈瑞寺,慕雲錚對於周磊的刑訊,她的臉色又變得冰冷起來。

上巳節的時候,她知道的已經說了,不知道慕雲錚今日來,又有什麼事情?

“我來跟你說一件事情。”

慕雲錚看著離他遠遠的容巧嫣,不由得想起當日在禪房裡,幾乎貼在他胸前的人。

於是,他往容巧嫣的麵前走了幾步,而容巧嫣看他走過來,卻是皺了皺眉頭,往後退了幾步。

慕雲錚見此,皺著眉頭頓住了。

而容巧嫣則是尷尬的站住了。

自己好像有些,有些。。。。

按照六嫂嫂的話,就是有些雙標了。

當日自己要說要緊的事情,就靠著慕雲錚說。

現如今,慕雲錚靠過來,想必也是要說不能示人的秘密。

要不然,上巳節的時候,慕雲錚也冇靠過來啊。

想到這裡,她往前走了兩步,離著慕雲錚兩步遠的距離,尷尬的描補道:“世子見諒。小女子想著世子的人定然是把著風的,所以。。。。”

“我得了金州府和銀州府的回報了。”慕雲錚淡淡的看著容巧嫣說道。

其實,金州府和銀州府的回報,他在月中的時候,就得到了。

隻是看著容巧嫣疏離的樣子,他忍不住想要用這個話題引起她的注意。

果然,聽到他說完這個話,容巧嫣就跨到了他的麵前,離他不足一拳,仰起頭輕輕的說道:“世子請講。”

上巳節的時候,隻是驗證了暖冬和雪災的事情,南方的回報可是冇傳回來呢。

慕雲錚看著淡淡的月光下,容巧嫣亮晶晶的眼睛,一時語塞。

“世子?”

容巧嫣看著呆愣愣盯著自己的慕雲錚,有些不解的問道。

是慕雲錚冇法確認,所以很為難嗎?也是,那事情畢竟要六月裡才發生,如今才三月底呢。

慕雲錚被容巧嫣的聲音驚醒,撫了撫額頭,不明白自己是怎麼了。

但是,等他看到一臉認真的等著自己回答的容巧嫣時,故作淡定的說道:“你說的事情,我都查過了。金州府那邊也說今年雨水會多一些。”

容巧嫣聽著慕雲錚的話,連連點頭。

上巳節之前,戶部讓酒坊減少釀酒的公告已經出了,同時一併說了因為暖冬和雪災導致糧食歉收,讓百姓多囤點糧食。

現如今,慕雲錚查到南方雨水也會多。是不是大災的,不好說,但是多囤糧總歸是好的。

“但是,”容巧嫣想起打探到的訊息,皺著眉頭說道:“我聽說大家都不以為然。覺得不過是這季糧食,部分地方歉收,不值得囤那麼多糧食。京城這邊並冇有受什麼影響。尤其現在快要到收成的時候了,還有不少大戶人家往外賣糧,好騰出糧倉的空呢。”

不過是北麵一季的糧食歉收而已,京城中的很多人家,尤其是有很多存糧的大戶人家,根本不當回事。

“無妨。他們賣出來的糧食,大部分都被官府收了。聖上已經下了旨意,讓戶部督促各地衙門,多收些糧食放在官倉裡。尤其是南方那幾個府城,聖上派了羽翎軍中人督辦了。”

慕雲錚對著容巧嫣解釋道。

天下之大,總會有些蠹蟲,各地衙門也未必都真的聽話。

但是,南方的那幾個府城裡,都派了羽翎軍裡的人去監督了。

不管是疏通河道,還是收糧,總歸要好一些。

容巧嫣聽了這個話,心就放下來一半了。

“不過,我這個畢竟是夢境。若不是真的,世子千萬不要治我的罪。”

容巧嫣想到今世的一些改變,不由得有些擔心。

若是將來冇有發生特大的水災,自己讓慕雲錚做了這麼大的陣仗,連皇帝都驚動了,會不會被治罪啊?

所以,還得讓慕雲錚多保證幾次-------------若是能給個字據就好了。

容巧嫣想著字據的可能性,也想著幸虧自己不讓慕雲錚提起自己分毫。

到時候,若是慕雲錚真想懲罰,看在救命恩人的份上,也能輕點----至少比被皇帝懲罰的好。

“不會。我應了你的。君子一諾,一言九鼎。”

慕雲錚看著怕死樣子的容巧嫣,不由得保證道。

“就是,就是。我隻是說了夢境,信不信可都由世子決定。若是夢境都要治罪,那以後誰敢做夢?”容巧嫣趕緊的辯解道。

慕雲錚看著拚命辯解的容巧嫣,不由得失笑。

“好,定然不治你夢境的罪。”慕雲錚再次的保證道。

容巧嫣聽著慕雲錚的保證,隻能選擇相信。

反正,事情到了現如今的地步,已經不是她所能控製的了。

“世子說的這個事情,我已瞭解了。那小女子先告退了?”

容巧嫣見已經說完了這個重要的事情,就想著趕緊離開。

自己雖然不打眼,但是一直消失,也不好啊。

“且等一等。”慕雲錚慌忙的阻止道。他沉吟了一下,想著如何開口。

“你家長兄高中狀元,又是連中三元。你是不是很高興啊?”

慕雲錚猶豫了一下,也冇好意思直接開口。

“嗯,還行吧。”容巧嫣隨口的應道。

那又不是自己的親哥哥,對自己也不好,那些榮譽於自己來說,也是無所謂的。

“皇伯父本來想要點你哥哥為探花的呢。”慕雲錚又開口說道。

“探花?可我大哥哥是狀元啊。”容巧嫣不解的說道。

隨即,她意識到什麼似得,瞪大了眼睛看嚮慕雲錚。

“是你讓聖上點我大哥哥為狀元的?”

慕雲錚故作淡然的點點頭,“嗯。當時我在場。看了下文章,你長兄文章還不錯,就建議皇伯父點了他為狀元,成就了他連中三元的美名。正好暗地裡嘉獎你一下。”

慕雲錚麵上故作淡然,但是眼中卻是明顯的:都是我的功勞,快感謝我的意思。

隻可惜,容巧嫣完全冇注意到慕雲錚的樣子。

她隻聽到慕雲錚為了暗地裡嘉獎自己,而施恩於自己的兄長,不由得脫口而出:“多事。若是想嘉獎我,不如給我銀票呢。”

說完之後,容巧嫣自己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訕訕的對著慕雲錚笑了一下。

慕雲錚聽到容巧嫣的話,臉色不由得一黑。

“他是你兄長。他好了,你們容府就好。你們容府好了,不就是你們這些女子的靠山嗎?”

“他是容舜華的靠山。再說了,我一個做媵妾的人,他怎麼給我做靠山?”

容巧嫣也無語了。

時下人的想法裡,孃家是出嫁女的靠山。

可是,她容巧嫣被定為媵妾了啊。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