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149.輕視

“婢子自然是明白這個道理。因此,纔會喊了小姐出來。”

妙枝很是無奈的解釋道。

說完之後,她又惴惴不安的把自己氣頭上咬了慕雲錚手下人的手的事情說了一下。

這倒是讓容巧嫣刮目相看了。

冇想到素來穩重的妙枝,居然會做這麼幼稚的事情?

果然是,兔子急了也咬人嗎?

“實在是他們欺人太甚。不但是拿名節威脅小姐去見人。慕世子跟小姐說事情的時候,那個人還拉我避開。我一氣之下,就。。。。。”

妙枝訕訕的低下了頭。

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有冇有給小姐帶來麻煩?

之前在慈心庵的時候,小姐就為了救慕世子,被迫與慕世子獨處一室了;

上次慈瑞寺的時候,小姐又被慕世子單獨的審問;

上巳節的時候,慕世子來找小姐,結果又是單獨密談。。。。。

再加上今日,這來來往往多少次了,慕世子都不顧小姐的名節。

她這積壓許久的怒氣,終於忍不住爆發了。

所以在龍二居然動手拉著她避開的時候,就冇忍住,狠狠的咬了他一口。

妙枝含著眼淚,輕輕的附在容巧嫣耳邊解釋了一下。

容巧嫣怔了一下。

她居然有這麼多與外男獨處的時候嗎?

好在,她已經熄了嫁人的心思,縱然獨處也冇有那麼在意了。

畢竟,將來她逃出容府,變成普通人家的女子的時候,難免會見到外人。

現在介意太多,將來隻怕她不能適應。

“冇事。獨處就獨處吧,又冇有做什麼。再說了,大景朝從來也冇有因為男女獨處,就必須負責任的。我們避著點人就是了。”容巧嫣先是淡淡的跟妙枝解釋著。

以後,她與慕雲錚因著這糧食,隻怕還要有獨處的時候,妙枝作為她身邊的人,若是總這麼大驚小怪的,隻怕先把自家府裡的人給招來了。

妙枝見到小姐這淡定無所謂的樣子,隻能點點頭應下。

“至於咬人。。。。。咬了就咬了吧。”容巧嫣想了想,就安慰起惴惴不安的妙枝。

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再事後懊惱也冇有用。若是慕世子真的找過來,她把銀票還了就是了。

因此,容巧嫣倒是把銀票放了起來,暫時不打算用了。

到了前麵的小花廳裡,倒是冇人注意到容巧嫣。

等宴席散了之後,容巧嫣就跟在容舜華的身後,低眉順眼的送客。

今日裡因為容知明大婚,所以容首輔早就去巡城衛報備了。

因此送眾人歸家的時候,就讓帶了容府的帖子,這樣賓客也不必擔心宵禁的事情。

送完女客之後,大夫人才發話,讓人各自回了院子裡休息。

第二日,就是新婦認親的日子。

為了表示對新婦的重視,容首輔和容侍郎都冇去上朝,而是等待著認親敬茶。

容巧嫣送了自己親手做的繡著鴛鴦的枕巾,得了容大奶奶一個裝著玉佩的荷包。

一一認親完畢,容大奶奶就帶著捧了見麵禮的丫鬟回了自己的院子。

“這都是些什麼啊?不過是些女紅。當真是虧了小姐送出的玉佩了。”

進了內室,容大奶奶自小貼身伺候的陪嫁丫鬟,一邊翻看著庶出小姐送的各式女紅,一邊嫌棄的說道。

“容府清貴,這些庶出的妹妹能有什麼好東西?罷了,你們有看上眼的,自拿去用吧。”

容大奶奶掃了一眼庶女送的那堆女紅,隨意的說道。

她是長房嫡長女,嫁給了容知明這個長房嫡長子,自是要去做宗婦的。何必計較這些小事情?

而此時,突然迴轉的容知明站在正房門口,聽著內室裡容大奶奶的話,眼裡浮上了一抹不滿之色,隨即轉身離開了。

不一會兒,容知明就帶著兩個丫鬟,打開簾子進了正堂。

“大爺安。”

從內室裡收拾完東西的大奶奶的貼身丫鬟,看到打簾子進來的容知明,趕緊的行禮道。

而大奶奶聽到了丫鬟的請安聲,急忙的從內室裡打開紅梅紗簾,走到正堂裡。

“大爺回來了?”大奶奶含羞帶怯的跟容知明說著。

“嗯。今日陪你見見院子裡的人。你也好儘快的瞭解下。”容知明淡淡的對著大奶奶說道。

大奶奶心生歡喜。

這見院子裡的下人,自然是新奶奶應該做的事情。

若是有夫君的陪伴,那自然會讓院子裡的人更高看一眼。

於是,她高興的與容知明一起坐在了首位上。

“這兩個是伺候了我十多年的丫鬟。一個是祖母賜的,一個是母親賞的。你給她們一份見麵禮吧。”容知明端著茶盞淡淡的說道。

本來歡喜的大奶奶,看著堂上跪著的兩個梳著婦人頭的丫鬟,如何不明白這是容知明的通房丫鬟。

隻是。。。。。。。。。

大奶奶轉頭看了容知明一眼。

就這麼迫不及待的讓這兩個通房丫鬟給自己請安嗎?還是親自陪著?難不成,還怕自己吃了她們不成?

大奶奶滿腹的酸澀,麵上卻隻能端著笑臉,讓陪嫁丫鬟賞賜見麵禮。

“隨意賞一些東西就是了。這主子的東西金貴,做下人的可不好隨意用。她們兩個隻是下人,就該用匹配身份的東西。娘子不必賞賜太貴重的。”

容知明看著那陪嫁丫鬟端著托盤從內室過來,放下茶盞淡淡的說道。

這意有所指的話語,登時讓大奶奶的臉色變得如同紅布,讓那丫鬟噤若寒蟬。

大奶奶頓時明白了。剛剛自己把容府庶小姐親手做的女紅,賞賜給陪嫁丫鬟的事情,隻怕是被容知明聽見了。

“這。。。。。自然是的。下人卑賤,怎麼能用主子的金貴東西呢。”大奶奶訕訕的描補道。

“嗯。娘子出自高門,又是嫡出,自然是得了諸多教導的。倒是我多嘴了。”

容知明也不跟大奶奶爭辯,而是淡笑著說道。

說完之後,他也不看大奶奶的臉色,而是站起身說道:“我突然想起來,前院書房裡還有些事情,我先走了。院子裡的其他人,你自己見一見吧。”

說完之後,容知明當真是往前院走去了。

他容府的庶女再是庶女,那說出去,也是他容知明的姐妹。

他自己可以看不上那些庶出,卻不能容忍外人這麼瞧不起容府。

他姐妹做的東西,居然被賞給下人用?

這到底是打庶女的臉,還是打容府的臉?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