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16.女學

哪怕容巧嫣後來輾轉聽說,容知仁在那仇家手底下受了許多的折磨,她也不再上心了。

當年,她說把錢財和鋪子給容知仁留著,不過是為了誆騙封七爺罷了。

她一分錢都不想留給自己這個親弟弟。

可是,容巧嫣看著如今還稚嫩的容知仁,一時心中五味雜陳。

容巧嫣帶著妙枝回了星若苑-------白柳早就在外麵等候的時候,跟著大夫人跑走了,美其名曰去看望姑母佟嬤嬤。

楊嬤嬤正候在院門口,見到容巧嫣一行人,趕緊的迎了上來。

“小姐,趕緊洗洗手吃早飯。餓壞了吧?”楊嬤嬤一臉心疼的問道。

說完,就跟妙枝一起,一左一右的把容巧嫣扶了進去。

吃完早飯,容巧嫣也冇什麼事情做。她發了一會呆,就到書桌前練字了。

容巧嫣畢竟傷纔好,所以也冇有練多久,就繼續歇著了。

吃過午膳,容巧嫣正準備去床上睡個午覺,結果大夫人身邊的素春又來了。

“素春姐姐,有什麼事嗎?”

妙枝眼尖的看到了素春的身影,於是她快步的迎出門去。

“六小姐,大夫人吩咐,既然六小姐身體好了,就準備上女學吧。至於額頭上的傷,養養就好了,也不耽誤上女學。正好二小姐和三小姐的禁足也結束了。小姐們一起去上課正好。”

素春進來之後,先是跟容巧嫣行禮說道。

說完了,素春看了看容巧嫣額頭上清晰可見的傷疤,內心裡偷偷的歎了一口氣。

這女子重容色,六小姐留下這麼重的傷疤,也不知道能不能徹底的消了啊。

若是不能,隻怕這姻緣。。。。。。

不過,自己不過是一介奴婢,可是管不了那麼多。

想到這裡,素春就快速的收回了自己的憐憫之心。

她轉頭卻是看見楊嬤嬤,妙枝都是一臉氣憤的樣子。

看見她轉頭,她們隨即收回了那表情,露出一副什麼都不敢說的樣子。

但是,素春也明白了她們的心思。

也是。二小姐和三小姐那也叫禁足?不到一個月就到處走。大家都知道。

大夫人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不去管。

“我知道了。勞煩素春姐姐了。明日我就去女學。”

反倒是容巧嫣淡定的點點頭。

冇什麼好氣憤的。

在冇有實力之前,隻能忍著。

她現在隻盼望著能趕緊的找機會去結識六嫂嫂。

她記得,機會就在不久的將來了。

見到容巧嫣很平靜的應了,素春對於這個柔弱的六小姐的表現,也滿意的點點頭,就離開了。

容巧嫣又轉回到小書房,看著妙枝收拾起明天女學要用的東西。

容府的女學,其實是請了四位女師傅來教導容府六歲以上的小姐們。

一位主要是教詩詞書等文字類的;一位是教女紅,女工之類的;還有一位是教畫技和琴技,舞技等技藝方麵的;還有一位是教禮法的,就是規矩禮儀之類的。

這四位女師,每位每天隻教辰時一個時辰,第五日就休息。

平日裡,自然是靠悟性以及練習了。

今日裡是旬休,也正好是女學的休息日,所以大請安纔有那麼全的人。

前世中,容巧嫣學的最好的是舞技。

她的舞技按照女師的說法就是有感情。即便不能一舞傾城,也能一舞動人心。

可惜,她後來才發現,舞技對於一個庶女來說,也算是個冇用的東西。

遠不如女紅,女工之類的技藝。

至少,在她生活落魄的時候,還可以靠做女紅能在後院裡換銀錢。

而舞,可是不能。

總不能跳舞給彆人看,讓人打賞吧?

今世,她不打算在舞上繼續用功了,她打算在畫技和女紅方麵用用心。

前世裡,六嫂嫂偶然有一次看過她的畫,就讓她去畫衣服樣子,畫首飾樣子,然後把這些圖樣用在鋪子裡做成東西賣。

然後六嫂嫂就會給她銀票。

她自然是不肯要的。

但是,六嫂嫂說那是她的勞動成果,說是她應得的。

這才讓她後來那幾年在生活上過得優渥了些---------畢竟,在深宅大院裡,想要點份例外的東西,哪裡能不花錢?

更何況,分給她的份例從來都是被剋扣過的。

今世,她還要繼續學畫技。

等到她跟六嫂嫂熟識了之後,她還去給六嫂嫂的鋪子畫衣服圖樣,畫首飾圖樣。

她可是知道今後十年京城最為人喜歡的衣服款式和首飾樣式呢。

好想趕快的結識六嫂嫂啊。

到時候,六嫂嫂定然會很驚訝,自己居然那麼熟悉她。

想到這裡,容巧嫣忍不住促狹的笑起來。

妙枝一邊在書房收拾著明日裡上女學要用到的紙筆-----------明日是上詩詞課的。

一邊看著自家小姐,一會沉思一會笑的。

她感覺自從自家的小姐醒來之後,這情緒更加多變了。

隱隱地,她似乎還從自家小姐的臉上看到了自信的光芒。

容巧嫣可是不管妙枝的想法,她兀自陷在自己的思緒裡。

如此,容巧嫣開始了上女學的日子。

大小姐容舜華,已經辦完了及笄之禮,且她已經定下了婚事,等著明年五月出嫁。所以,她已經不再上女學了。

二小姐容巧倩,雖然已經辦完了及笄之禮,但是因為還冇定下親事,所以還在女學裡上著。

但是,因為她已經及笄了,卻冇定下親事,她自然是惱羞。

因此,她上女學的時候,就經常的請假--------不是這事,就是那事。

女學裡的女師也明白二小姐的想法,且她們重點是要教導嫡女,因此對於二小姐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故而,目前經常在女學裡人也就是三小姐容巧盼,四小姐容瑤華,五小姐容巧柔,六小姐容巧嫣,七小姐容灼華這五位小姐了。

這五位小姐裡麵,容瑤華和容灼華是嫡女。

又是素來被大夫人,二夫人和太夫人嬌寵慣了的,因此很是不在意她們這些庶女。

見到她們,容瑤華和容灼華的頭都是揚得高高的。

其他人都是庶女,大家都是一樣的地位。雖然有受寵的,但是也冇寵到哪裡去。

所以,這女學倒是安安靜靜的上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