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170.再拒

好在,容巧嫣已經經曆過一次震撼了,這次倒也很快的回過神來。

“司公子不知道我身上已有婚約了嗎?”容巧嫣淡淡的問道。

跟慕雲錚冇有提婚約的事情,是因為她知道,那個婚約在慕雲錚的眼裡,不值一提。

但凡是慕雲錚想要娶自己,容府的人定然會打包送上。

不要說,隻是一個及笄之後才履行的媵妾婚約。

就算是她正經定親了,隻怕那些人也會給自己退親。

畢竟,在他們眼裡,容府的利益大於一切。

睿王府作為姻親這種事情,他們隻會高興,纔不會考慮自己嫁過去之後,有多麼艱難。

可是,她的婚約對於司翩誌來說,卻是個鴻溝了。

畢竟,此時的司翩誌,纔剛剛取得了秀才的功名而已。

“我知道。不過,我知道六小姐也是不願意的。我聽周磊說過,六小姐因為這個媵妾的婚約,也是哭過的。我若是娶了六小姐,定然把六小姐捧在手心裡,如珠如寶一般對待。”

司翩誌急切的表白道。

“且不說彆的,隻這個婚約,對你來說,都是無能為力的。司公子還是好好科舉,將來尋得一門良配吧。”

容巧嫣這次不敢直接斷然拒絕了。

她生怕司翩誌又如前世那般對容府的人起了怨恨,將來再帶頭陷害容府。

“我有法子的。我如今已經中了秀才,等再過兩年,我就可以參加秋闈,得中舉人。中了舉人之後,我定然努力參加春闈,以便能中進士。我中了舉人之後,就來府裡求親。想必府裡的老太爺會考慮的。畢竟,我中了進士就可以選官。多我這樣一門官家姻親,總比那媵妾的婚約好。”司翩誌繼續的解釋道。

容巧嫣有些驚訝,她冇想到司翩誌居然是真的考慮過的。

“可是,你如今雖然中了秀才,但是每次參加科考的人不知凡幾,你如何能確定,一次就能中舉,進而能中進士?”

容巧嫣話裡未竟的意思,兩個人都明白。

學成文武藝,貨於帝王家。

每次科考,那讀書人不知凡幾,中榜的卻隻有寥寥百人。

有那讀書人,窮其一生都在科考,卻也未必能中呢。

考中秀才,不過是科考的起步罷了。

“我打聽過了,朝中的一些大人,愛去京城郊外的文山閣那裡開詩會。而那些參加詩會的大人,都有可能成為考官。我打算以後經常往那裡去,定然能結識到賞識我的大人。”

司翩誌沉吟了一會,才把這話說了出來。

那些考官每次都換,但是毫無例外都是精通文采之人。

每個考官的喜好不同,司翩誌想著多去表現一番,闖出點名堂,到科考的時候,總歸是一點助力。

其實,司翩誌內心裡還有彆的想法,隻是。。。。

他抬頭看了看並冇有喜悅之色的容巧嫣,把那話轉了一下:“我本來不打算讓小姐煩擾,隻等著我上門求娶即可。但是小姐總也不肯收我的東西,所以我纔想讓小姐明白我的心意,請小姐費心等待兩年。”

容巧嫣聽到司翩誌居然都計劃好了,不由得驚訝萬分。

不過,她還是要拒絕的。

這個前世的仇家,雖然是事出有因,但是不管如何,害了容府的人,卻是事實。

自己今世裡,不去報仇便罷了,如何還能嫁給他?

想到這裡,容巧嫣然開口婉拒道:“司公子不必如此。小女子蒲柳之姿,身有疤痕,不配公子。還請公子專心科舉,將來尋得良人。”

司翩誌聽了這話,自然是不肯,直接誇讚起了容巧嫣溫柔善良,知書達理等等。

容巧嫣不想再多廢唇舌,於是打斷道:“司公子請知悉,小女子已有婚約,請公子另尋良配。”

說完之後,容巧嫣就快速的帶著楊嬤嬤離開了。

離開之後的容巧嫣,自然是冇看到夾道內,司翩誌鐵青的臉。

“婚約?做妾的婚約嗎?”

司翩誌臉色陰沉,眼中全是冷色,全無半點風光霽月的樣子。

容巧嫣回到了院子裡,無奈的搖搖頭。

這個司翩誌是怎麼回事?居然對自己有愛慕之意?真是莫名其妙啊。

前世裡,三姐姐容巧盼容色傾城,引得司翩誌愛慕不已。

今世裡,自己可冇有這傾城的容色。

容巧嫣一邊想著,一邊就撫上了額頭上的疤痕。

這疤痕已經一年了。即便是塗了半盒子玉顏膏,還是淡淡的粉白色。

若是用了厚厚的妝粉,倒是可以遮擋一番。

不過,細看還是能看得出來的。

容巧嫣撫著疤痕,就想到了送玉顏膏的慕雲錚。

自從初十到如今,已經過去將近十日了,可是她卻再也冇有慕雲錚的訊息。

不知道慕雲錚此時是在京城呢?還是在金州?或是銀州?或是南方其他的府城?

被容巧嫣想到的慕雲錚,果真是一直駐守在金州府。

當日裡,慕雲錚到了金州府檢視了幾日之後,就打算去銀州府並其他的府城看看。

可是,還冇等他出城,城外的河水就爆漲了。

不但是沖垮了道路,還往城門方向而來。

這又是狂風,又是暴雨,還有暴漲倒灌的河水,以及隨時可能爆發的山洪,金州府的人自然是不敢放慕雲錚這位金尊玉貴的世子爺離開。

因此,慕雲錚隻能坐鎮金州府指揮了。

這一指揮,就是將近一個月。

而金州府的天上,終於出現了明晃晃的大太陽。

此時,不僅是普通的民眾,開心的跑到街上大喊大叫起來。

就是府衙裡的官吏和衙役,也忍不住喜極而泣了。

一個月啊,一個月啊。

從六月初七,金州府的雨勢開始變大,到今日的七月初七,整整一個月了。

這一個月來,金州府的雨斷斷續續的,卻始終冇有天晴的時候。

這一個月來的金州府的天空,一直都是灰濛濛的。

就算金州府城防衛得當,鮮少有人殞命,不過,那些田地卻是真的保不住了。

慕雲錚站在高高的城牆上,看著遠處被水淹冇的良田,眼眸暗了下來。

官府可以收購糧食,卻是不能阻止耕種田地。

那畢竟,隻是容巧嫣的一個夢而已。

就為了一個夢,讓那麼多的良田都空著,肯定不可能。

因此,那地裡都是種著莊稼的,還是再過一個多月就可以收成的莊稼。

好在,大雨初初來臨的時候,官府裡就派了人,到了下轄的村莊,讓他們都趕緊收拾了家裡貴重的東西,去了高處,總算是挽回了一些微末的損失。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