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196.自私

容巧嫣帶著妙枝出了樹林,慢慢思考著還有冇有疏漏的地方。

突然一個人竄到了她的麵前,把她嚇了一跳。

“六小姐,”那男子聲音沉沉的喊道。

容巧嫣定睛一看,卻是司翩誌。

她的心跳了一下。不知道司翩誌有冇有聽到她與慕雲錚的話?

隨即,她又放下心來。

慕雲錚是什麼人?

他是睿王世子,手下可是羽翎軍的人,定然會清了場,絕不會發生隔牆有耳的情況。

放下心之後的容巧嫣,就把注意力放在了眼前人的身上。

等看清司翩誌的樣子時,容巧嫣嚇了一跳,驚訝不已的詢問道:“司公子,您這是。。。。。”

這離上次見司翩誌不到三個月,怎麼司翩誌就瘦成這樣,還如此憔悴?

司翩誌的臉色有一瞬間的陰沉,接著卻又變得溫潤起來。

“在下前段時日生了一場病,所以消瘦了些。”司翩誌想要維持著翩翩公子的模樣。

隻是,他消瘦的厲害,卻給人瘦骨嶙峋的感覺了。

“哦。前段時日,天氣確實忽冷忽熱的。石頭哥哥也著了涼,將養了許久。想必司公子也是那個時候生了病吧?司公子以後還是要注意天氣,不要再著涼了。”容巧嫣客氣的說道。

自從上次她拒絕了司翩誌的求娶之後,倒是再也冇見過他。

不過,她從楊嬤嬤那裡聽說了,司翩誌如今去了城外的文廬書院裡,繼續攻讀備考秋闈。

畢竟,司翩誌已經得了秀才的功名,家學裡的師傅,已經不足以教導他了。

當初容知明中了秀才之後能去太學讀書,那是因為容首輔和容侍郎的官職。

司翩誌這個寒門子弟,自然隻能去普通的書院裡讀書了。

不過,每到旬休或者放假的時候,司翩誌還是會回容府的。

容巧嫣今日見司翩誌還能如常的來跟她打招呼,想必是冇有記恨上次被她拒絕的事情吧?

她從各方麵瞭解了今年水災的情況之後,就明白了,事情不是不可改變的。

若是儘力而為,還是能得到好結果的。

因此,容巧嫣儘量對司翩誌和善以待。

可是,司翩誌聽了容巧嫣的話,卻是低下了頭,眼眸中又捲起瞭如黑雲般的戾氣。

所以,那周磊得了個小風寒,都能得到容巧嫣的知曉和關注嗎?

那周磊不過是個小車伕而已!

“多謝六小姐關心。我想與六小姐說兩句話,煩請移步。”

司翩誌重新抬起頭,臉上滿是溫潤的表情,話語裡更是溫柔。

他看了妙枝一眼,對著容巧嫣做出請的動作。

容巧嫣看了看四處走動的人,點了點頭,跟著司翩誌往旁邊走了幾步。

“六小姐,”司翩誌低低的聲音,帶著些哀求,“我如今在文山閣結識了一位本家的司大人,他對我甚是欣賞。話裡話外透出來,若是我考上了舉人,就會收我為義子。那司大人權勢甚大,定然能幫小姐解決婚約問題。所以,六小姐,請等等我。等我高中之後,來提親可好?”

容巧嫣聽著司翩誌的話,瞳孔一震,臉上的驚訝之色,無論如何都掩飾不住了。

司大人?收為義子?權勢甚大?

容巧嫣每想到一處,眼眸就不由自主的瞪大一圈。

到最後,她閉上眼睛,拚命的讓自己的頭腦不要再亂了。

所以,這個時候,司翩誌就已經搭上了那個如今的四皇子將來的景寧帝,身邊的貼身大太監司大監了嗎?

司翩誌看著容巧嫣的震驚,隻以為是他搭上權貴的緣故,心裡不由得有點自得。

是啊,自己一個寒門子弟,如今搭上了一位權勢甚大的權貴,這是如何的難得?

但是,等他想到司大監其人時,他的自得又消失不見了。。。。。

容巧嫣的情緒,慢慢的平複了下來。她迫切的想要知道司翩誌與司大監的關係如何。

畢竟,景寧帝對容府,可是很不好的。

“就算你高中舉人,那也是兩年後的秋天了。可是,我在兩年後的六月就及笄了啊。府裡定的是,我及笄之後,就被抬到定國公府。你說那的司大人,現如今就會幫你去跟府裡的老太爺說解除婚約之事嗎?他會現在就幫伱,先。。。定下嗎?”

容巧嫣低垂著頭,臉上滿是平靜,但是聲音中卻帶著些怯弱和希翼。

司翩誌低下頭,隻能看到容巧嫣的頭頂,但是他聽到容巧嫣的話卻是不由得心喜。

“我結識司大人雖然隻是月餘,但是他對我頗為欣賞。不過,他要等我有了舉人的功名,才能出麵幫我。因此,請六小姐想法子,推遲被抬到定國公府,好嗎?”司翩誌懇求道。

所以,司翩誌與司大監纔算是相識,關係並不深嗎?

容巧嫣一邊想著,一邊弱弱的說道:“我能有什麼法子啊?我不過是一個庶女。”

“你可以推脫生病。。。。。”司翩誌試探性的說道。

“難不成府裡就冇有大夫了嗎?”容巧嫣冷冷的反駁道。

還托病?大夫一診斷就知道自己有冇有生病。

司翩誌似乎也想到了這點,不過是試探性的詢問。

見到容巧嫣拒絕了,他又遲疑著開了口:“那,你去跟老太爺說我們兩個人兩情相悅,請他成全。那個時候,離我秋闈不過是兩個多月,老太爺說不得會等著看結果?”

“司公子是想要害死我嗎?”容巧嫣的憤怒,卻是不加掩飾的呈現在了臉上:“我本有婚約,卻與你私相授受,老太爺定然會三尺白綾縊死我的啊。”

“這。。。。。不會的。容二小姐不就是與平逸侯互許終身,然後嫁了過去的嗎?”

司翩誌有些心虛的說道。

容巧嫣冷笑。

容巧倩是私相授受,但是容巧倩的對象是平逸侯,那是勳貴;容巧倩冇有婚約在身;容巧倩更加是有個得力的外家。

她容巧嫣有什麼?

司翩誌如今不過是一個借住在容府的寒門秀才;她身上有著媵妾的婚約;她更是冇有外家。

所以,若她當真去說了這個事情,老太爺更想做的,隻怕是三尺白綾縊死她吧?

前世,三姐姐容巧盼跑去跟長輩們說是兩情相悅,是不是就是被他蠱惑的?

這司翩誌說的多麼情深義重,最看重的還是他自己吧?

前世今生,都讓女子出頭?

“我一個什麼都冇有的庶女,去說這些。我腦子有病嗎?”容巧嫣冷冷的諷刺道。

司翩誌聽著容巧嫣的諷刺,卻突然頓悟般的思量了起來。

容巧嫣冷冷的看著低頭思考的司翩誌,想要看他到底還能有什麼花樣?

“我聽說,那腦疾是查不出來的。不若,你裝作腦疾?”司翩誌喏喏了半天,才懇求的說道。

容巧嫣聽著司翩誌的話,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差點被氣笑了。

腦疾?豈不就是腦子有病?一個好好的妙齡少女腦子有病,她的名聲還要不要?

所以,這個人一向如此自私自利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