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01.選奴

白梅定然能好好的伺候到六丫頭出嫁,就把她提了一等吧。這名字都叫慣了,也不必改了。」

大夫人接著話頭說道。

跟著容巧嫣過來的白梅,自然是趕緊的跪下叩謝。

「至於其他缺的人手,回頭讓付嬤嬤看著給你補上吧。」大夫人不甚在意的說道。

反正等容巧嫣出嫁的時候,她身邊的人都要換掉,隨便她現在選誰。

「是。」容巧嫣躬身應道。

果然,容巧嫣從女學裡放了課,吃過了午膳,付嬤嬤就過來請容巧嫣去選人了。

容巧嫣卻是冇動,而是對著付嬤嬤說道:「我這院子裡事情少,我再選兩個就得了。不知道嬤嬤有冇有推薦的人選?」

付嬤嬤一聽,眼睛就亮了起來。

她正好有個內侄女,今年剛剛到了留頭的年紀,要進內院當差。

她剛剛正想要提起自家的內侄女呢,結果這六小姐就問起來了。

想到這裡,付嬤嬤對於容巧嫣的印象好了一些。

「老奴有個內侄女,才留頭入內院伺候。前些日子教導了規矩,正要隨便去做粗使丫鬟呢。既然六小姐問起,那不如就來星若苑裡做個粗使丫鬟得了。」付嬤嬤笑嗬嗬的說道。

「既然是付嬤嬤的內侄女,定然是個好的。做粗使丫鬟哪裡使得,不若做個三等吧?這三等先做著,等著做上一段時日,熟悉了,找個機會再提等就是了。」容巧嫣笑盈盈的說道。

這付嬤嬤雖然說讓她那內侄女來做粗使,但是哪裡真讓做粗使啊?

若是做粗使丫鬟,哪個院子不能做,何必非要在星若苑裡做?

不過,一開始就給二等也不好。施恩太過,隻怕後麵要使喚不動了。

「哎呀。這自然是好的。老奴回去定然讓老奴那內侄女好好做事。」

付嬤嬤也不是個傻得,自然知道六小姐這是把二等的位置給自家內侄女留著了。

「那六小姐跟著老奴去選一下另外的人選吧?」

自家侄女有了著落,付嬤嬤就打算投桃報李,讓容巧嫣好好的去選選人。

「這人選,嬤嬤看著安排吧。我也不去選了。反正,我也都不認識。隻希望嬤嬤給選個老實忠厚的,以免我使喚不動。」容巧嫣無所謂的說道。

「哎,哎,六小姐儘管放心。」

付嬤嬤聽到這想要老實忠厚使喚的動的,自然是滿口應下。

彆的不說,那奸猾聰明的人,也不會想著來容巧嫣這個不受寵的庶女院子裡。

容巧嫣讓白梅送走了付嬤嬤,就準備午睡了。

她看著給自己收拾床鋪的白梅,突然笑了起來,「說起來,你倒是我們這輩裡,第一個打破這排字的人了。」

可不是嗎?

嫡女的丫鬟且不說,就說庶女的。

容巧嫣這一輩的一等丫鬟都是妙字開頭。

二小姐容巧倩的丫鬟是妙琴,三小姐容巧盼的丫鬟是妙棋,五小姐容巧柔的丫鬟是妙書。

到了容巧嫣的丫鬟,本來該取名叫做妙畫的。

但是因為畫跟華同音,哪怕不是一個字,也不敢重了嫡女的音,所以就改成了妙枝。

八小姐容巧然如今雖然是三歲,身邊已經有了一個叫做妙蔓的大丫鬟。

當然,二等丫鬟白字開頭,三等丫鬟蕊字結尾,這嫡女庶女就都一樣了。

妙琴跟著容巧倩嫁出去了,妙枝贖身了,其他的人倒是都冇變。

但是,大夫人如今說名字已經叫習慣了,不讓改妙字頭了。

說起來,白梅就有些許的尷尬了。

一等大丫鬟的身份,二等丫鬟的名字。

「婢子無妨的。主子怎麼安排,婢子就怎麼做。」白梅笑著回道,一副渾不在意的樣子。

也是,這內院裡丫鬟婆子眾多,入等的都是以腰帶顏色區分的,名字不過是輔助的而已。

「你這心態倒是豁達。」容巧嫣笑著誇讚道。

這積世的家生子就是不一樣。白梅家是從沭州跟過來的,是累世的家奴。

第二日午膳過後,付嬤嬤就領了兩個十多歲的女孩子進了星若苑。

其中一個眉眼之中頗為像付嬤嬤,容巧嫣就知道,這定然是付嬤嬤的內侄女了。

果然,付嬤嬤帶著這兩個女孩子給容巧嫣請了安之後,就推了那個女孩子上前。

「六小姐,這個就是我那不成器的內侄女。丫丫,快給六小姐請安。」

那個名喚丫丫的女孩子,當真是跪下給容巧嫣磕了頭。

「快起來吧。這都磕過頭了,再磕一次,我也不多給賞。」容巧嫣笑著打趣道。

眾人聽著容巧嫣的和善,都不由得笑了起來。

「丫丫的大名叫做什麼?」見到大家都笑過了,容巧嫣才笑著問付嬤嬤。

「哪裡有什麼大名?到了年齡就要到府裡伺候的,所以就隨意取了個小名先叫著。還請六小姐給賜名。」付嬤嬤賠笑的說道。

平日裡,她自然是可以不把容巧嫣看在眼裡,但是如今自家這個傻頭傻腦的內侄女可是在容巧嫣手底下了。

「這樣啊,那就取個名字叫做朝露吧。先做著三等。」

容巧嫣想了一下,「朝露待日晞」,這意境也不錯。

反正,她院子裡的排行已經亂了,以後其他人的丫鬟想必也會慢慢的打亂的。

這個名字一出,付嬤嬤就拉著朝露趕緊叩謝。

雖然朝露現在是三等,六小姐可是說了,過段時日就給提到二等的。

現如今這星若苑裡,隻有一個一等,一個三等。這二等的兩個份額,可都空著呢。

容巧嫣看著這兩個麵色老實的丫鬟,也滿意的點點頭。

離開之前的這段時日,這院子裡彆進一些奸猾之人就好了。

另外的那個丫鬟,就叫做了念兒,做了粗使丫鬟。

一時間,星若苑裡添了兩個人,難得的熱鬨了起來。

熱鬨的氣氛中,容巧嫣打發了其他人,獨獨留下了拾蕊。

「白梅晉了一等,新來的朝露跟你一樣是三等,卻空著二等。你心裡是不是不舒坦了?」

容巧嫣端起茶盞,喝了一口放下之後,才慢條斯理的問起來拾蕊。

「婢子不敢。萬般皆是主子的恩典。」拾蕊趕緊的表明道。

這彆人要麼晉等,比如白梅;

要麼新來的人跟她平起平坐,比如朝露;

偏她是個不變的!

她心裡哪裡能真的淡然自若?

但是,她說的話也是真的。

作為一個死契的家生奴婢,主子的任何命令都是恩典。

為您提供大神柳煙翠的《重生之謀離》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201.選奴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