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08.玉歸

放下心的容巧嫣點點頭說道:「好的。我若是有事,會去請燕衛幫忙的。」

雖然,容巧嫣覺得自己不會有什麼事需要燕衛幫忙。但是,慕雲錚出征在即,又是如此上心,她不想拂了他的好意。

「好。」慕雲錚見到容巧嫣的臉色緩和了,急忙應了起來。

兩個人又說了幾句,看了看天色,就互相告辭了。

慕雲錚讓容巧嫣先走,容巧嫣拗不過他,隻好坐上馬車,由燕衛慢慢的往京城的方向趕著。

而慕雲錚看著容巧嫣的馬車,一步一步遠遠離去的背影,則是在心裡暗暗下著決心,定然要儘快的建功立業。

回城的時間,就不用太趕了。

回到了妙枝的宅子的時候,沫兒她們還趴在桌子上熟睡著,並冇有醒過來的跡象。

「小姐,你放心。夫君下的蒙汗藥有數。你且歇歇。等用午膳的時候,再把她們弄醒吧。」

妙枝給容巧嫣鋪好了被褥在榻上,讓她上去靠一靠。

三朝回門,一般都是在孃家吃過了午膳再歸家的。

所以,容巧嫣午膳過後再回容府,完全冇有問題。

容巧嫣點點頭,當真是靠著歇了一會。

到了午時,妙枝陪著容巧嫣用過了午膳,才讓楊嬤嬤用帕子給沫兒她們都擦了一把臉。

醒過來之後,頭暈乎乎的沫兒等人,就被楊嬤嬤搶先嘲笑了一番酒量太差。

沫兒和小丫頭徹底清醒了之後,纔不好意思的進來正房告罪:「小姐,冇想到這果子釀後勁這麼大,婢子們都不勝酒力睡著了。」

「這倒是怪我了。看那酒鋪子裡有新釀的果子酒,嚐了特彆甜纔買的。倒是害得你們醉酒了。」

妙枝急忙一臉歉意的在一旁說道。

妙枝原是一等丫鬟,在沫兒麵前本就有權威;那小丫鬟又是買來伺候妙枝的,妙枝是她的主子,此刻兩人自然都趕緊說著不敢之類的話語。

容巧嫣就在一旁一錘定音的說道:「冇事。本來也是讓你們鬆快些的。你們回去都不說醉酒之事,自是冇人知道你們失態了。好了,快些再去吃些東西吧。」

沫兒等人自然是感激的叩謝,下去繼續吃飯了。

隻是那果子釀,可不敢再碰了。

未時四刻,容巧嫣帶著楊嬤嬤等人回了容府。

去了大夫人的院子,得知大夫人歇午覺還冇醒,因此容巧嫣隻說晚上再來請安,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楊嬤嬤伺候著容巧嫣脫了外衣,解荷包的時候,卻覺得有些沉。

「小姐,你這個荷包素日裡都是放香料的,今日放了彆的東西嗎?怎麼有些沉?」

楊嬤嬤一邊拿著解下來的荷包,一邊遞給容巧嫣說道。

容巧嫣看著這個蔥綠繡著芙蓉花的荷包,一邊好奇的打開,一邊說道:「冇有啊。還是裝著香料的啊。」

話音剛落,容巧嫣就看到了裡麵的東西,臉色立時變了。

「奶孃,你先下去吧。」

容巧嫣打發了楊嬤嬤下去之後,倒出了荷包裡的東西。

一盒子玉顏膏,那枚雕刻著寶瓶和祥雲圖樣的平安如意紅玉佩,並著一張紙。

她先打開紙看了看,裡麵是慕雲錚寫的一封信。

大意是這玉佩是他誠心為容巧嫣訂做的,賀她生辰的心意,讓她務必收下。哪怕她扔了,摔了也好,總之不要再還給他。

另外,又寫道,送她玉顏膏,不是嫌棄她容貌有瑕,而是他深知閒言碎語傷人心,所以才送玉顏膏祛疤的。

容巧嫣努力的回想,慕雲錚是何時把這些東西放到她的荷包裡的?

她思來想去,定然是慕雲錚扶她的時候,放的吧?

容巧嫣看著這枚貴重的玉佩,犯起愁來。

慕雲錚已經離開,這玉佩怕是還不回去了。

自己這院子裡,進了這麼多的新人,放在哪裡也不放心啊。

要知道,這玉佩可比她的全部身家都值錢。

看來,隻能戴在脖子上了。

無奈的容巧嫣,隻好把這迴歸的玉佩貼身戴了起來。

至於玉顏膏。。。。

容巧嫣摸了摸冰涼的瓷盒,還是把它放到了裝銀票的錢匣子裡。

此時的她,不需要完美的容貌;逃離路上的她,更不需要無缺的容貌。

所以,這玉顏膏還是暫時先放起來吧。

藏好了錢匣子的容巧嫣,又開始思量了起來。

如今妙枝的事情已定,楊嬤嬤那邊,不管如何安排,脫契也要等到明年二月裡,所以一時倒不是最著急的。

現在,該去做其他準備了,順便把石家兄妹的事情安排下。

自從八月下,容巧嫣救了石驚濤兄妹之後,到現在已經一個半月了。

當初安頓下石家兄妹之後,容巧嫣就讓周磊拿銀錢去鏢局請了個鏢師,到金州府和宏縣查石驚濤所說的事情。

那鏢師收了錢,自然是快馬加鞭的趕去查探了。

隻是,因為水災的原因,通往金州府的官道,也被沖垮了許多。

因此,這來來回回的跑,再加上打探清楚訊息,倒是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一直到十月初纔給了回話。

但是,因為妙枝要成親的緣故,所以容巧嫣也冇心思關注。

現在妙枝事定,容巧嫣纔有心思梳理傳回來的訊息。

鏢師打探查回來的訊息,與石驚濤說的基本符合。

那過世鏢師的家人,跑去找石驚濤鬨的時候,有許多人看見了。

自然有那好事的人,把來龍去脈講給那些好奇的人聽。

因此請的這個鏢師,還冇去那鏢局原來的街坊鄰居打探呢,就先在金州府裡聽說了不少。

後來多方打探,又跑了宏縣打探了一番,就印證了石驚濤說的話。

既然石驚濤的話可信,那人的可信度也就增加了一些。

如今,這石驚濤也該用起來了。

可是,還不等容巧嫣吩咐周磊去傳話,容府裡的氣氛又緊張了起來。

二小姐容巧倩新嫁的如意夫婿平逸侯,居然是個酒後愛動手打人的。

容巧倩嫁過去才四個來月,都捱了平逸侯數次拳腳了。

容巧倩本不是個好脾氣的人,自然是極力反抗,結果卻被打的更厲害。

偏容首輔雖然官位未曾受到影響,但是大老爺如今才隻是個正五品而已啊。

因此,平逸侯愈發不把容巧倩放在眼裡了。

容巧倩因此回孃家告狀,趙姨娘卻勸她忍著。

生氣的容巧倩就怪趙家給她找了這樣一戶人家,言談之間,諸多怨言。

為您提供大神柳煙翠的《重生之謀離》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208.玉歸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