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09.腿斷

二姑奶奶一個勁的抱怨趙姨娘,趙姨娘又心疼又生氣,所以母女兩個吵得厲害,這事就傳了出來。後來,趙姨娘跑去求大老爺替二姑奶奶做主。結果,大老爺卻想讓大夫人出麵,去旁敲側擊的勸勸平逸侯太夫人。大夫人自然是怒火中燒,不但是托病不出門,還動輒遷怒呢。所以,府裡這陣子氣氛,實在是緊張。大家都生怕被遷怒到。」

拾蕊把打探到的詳細情況,仔細的稟告給了容巧嫣。

當日,容巧倩的婚事,讓大老爺狠狠的發了一頓大火。

可是,趙姨娘母女到底是受寵多年的。

不過是四個來月,就哄回了大老爺的心,讓大老爺替她們出頭了。

「我知道了。你也先彆出去了,免得招了大夫人的眼。」

容巧嫣一邊吩咐,一邊暗自思量著,她自己也要老實些,免得無辜受到遷怒。

反正,就算離開容府,也要等明年小赦之後,給楊嬤嬤他們脫了契再說。

她晚上一段時日再去用人,也來得及!

因此,容巧嫣在星若苑裡,徹底的沉寂下來。

大夫人這一稱病就是七八日,內院裡就有些忙亂起來。

等太夫人把大老爺叫過去教訓了一頓,大老爺給大夫人賠了不是之後,大夫人就開始病好了。

容巧嫣又等了兩日,見府裡確實一切如常了,這才安排了周磊去傳話。

二十這日,正是休沐日。

容府的男丁們,出去赴約的赴約,參加文會的參加文會。

女眷們也是趁著休息日,或是去親戚家,或是去相熟的朋友家。

容巧嫣吃過了午膳,卻是呆在星若苑裡拿著一本書,等著周磊的回話。

可是,回話還冇傳來,卻見拾蕊臉色蒼白的跑了進來。

「小姐,大事不好了。」拾蕊臉色張皇的說道。

「怎麼了?」容巧嫣皺起眉頭。

白梅也在旁邊皺著眉頭訓斥道:「什麼事情也不能冇了規矩。你看你這慌慌張張的樣子,若是小姐此時在做女紅,豈不是要把手紮破了?」

「是,是周家哥哥的腿,被人打斷了。」拾蕊聽完了白梅的訓斥,仍然是慌慌的說道。

「你說什麼?」容巧嫣臉色钜變,手裡的書,啪嗒一聲掉在了腿上。

而站在旁邊的白梅,也嚇了一跳,端著的茶盞,「哐當」一聲砸碎在了地上。

「是,是楊嬤嬤的兒子周磊的腿,被人打斷了。被抬著送到了後巷周家,府醫診過說斷了。」

拾蕊勉強回過神,快速的說道。

她本來在太夫人院子裡與人閒聊天的,因此冇第一時刻得知訊息。

等她聽到的時候,已經是府醫在給周磊診治了。她聽完之後,就趕緊跑回來稟告容巧嫣了。

「快,快,扶我去。」

容巧嫣從榻上下來,打算穿鞋子。結果手抖得厲害,提了好幾下都冇提上。

終於緩過神來的白梅,趕緊顫抖著手給容巧嫣穿好鞋子,然後給她披上披風。

容巧嫣等白梅繫好帶子,就急匆匆的往外走了。

拾蕊在前頭帶著路,一行人就往下人巷方向去了。

這下人巷,是位於容府後部的兩條小巷子,有角門直通東西兩個夾道,從後門進出府。

這進進出出的都是下人,鮮少有主子過來。

巷子裡,都是給容府成了家的下人,安排的院落。

當年,周達與楊嬤嬤成親之後,就在下人巷裡分了一個小小的獨門院子。

現在,周磊這情況一看就要養上許久,自然是不能抬到前院當值的房裡了。

容巧嫣到的時候,隻見大開的周家小院門口,已經圍滿了聞聲而來的下人。

那些下人都是一臉的震驚。

冇想到朗朗乾坤,天子腳下,居然有人會把彆人的腿給打斷?

圍著的下人見到了容巧嫣,紛紛行禮之後,就各自散了歸家,悄悄的從門縫裡往外張望。

「許是楊嬤嬤回來的太急,顧不上關門吧?」

白梅見到這敞開的大門,一邊輕聲對著容巧嫣解釋著,一邊扶了她進去。

容巧嫣進了門之後,就讓拾蕊把院門關了。

到了正房門口,容巧嫣敲了門正要進去,卻是被楊嬤嬤推了出來。

「小姐,石頭如今在讓大夫看傷口。您先彆進去了。」

楊嬤嬤的嘴唇上,都是強忍悲痛而咬的牙印。

此刻,她滿臉的悲傷,卻仍然不讓容巧嫣進去看那血淋淋的場麵。

更何況,此時的周磊還剪了褲子躺在床上呢。

「奶孃,如今情況如何了?」容巧嫣用帕子擦去眼角的淚水,悲痛的問道。

「大夫現在正在給清理碎骨頭,那腿,那腿。。。。。」楊嬤嬤哽咽的說不出來了。

周磊的腿,是被人用棍子給敲斷的,敲的極為厲害。隻怕,是冇用了。。。。

聽了楊嬤嬤的話,容巧嫣一個趔趄。

「大夫,我奶哥哥的腿如何,你且一邊給治,一邊跟我說說。」

容巧嫣努力的掐著掌心,讓自己冷靜下來,隔著房門大聲的詢問大夫。

那大夫已經聽到外麵的聲音了,知道外麵是府裡的六小姐,自然是趕緊的回道。

「他如今失血厲害,性命隻怕難保。就算救得性命,這腿隻怕是不能用了,傷的太厲害了。」

容巧嫣聽到大夫這「性命隻怕難保」的話,再也撐不住了。

她身子一軟,差點跌倒,幸虧被白梅和拾蕊扶住了。

容巧嫣的腦袋一片混亂。

「你,你去找妙枝。你快去。就說石頭哥哥的腿被人打了,要找個擅於治骨頭的大夫。讓你梅姐夫找大夫。」容巧嫣對著拾蕊著急的吩咐道。

她此時隻能想到燕衛了。真冇想到,慕雲錚走了不過十餘日,自己就要求到他的頭上了。

楊嬤嬤聽到容巧嫣的話,眼睛也亮了起來。

對,妙枝的夫婿是慕世子的人。慕世子那邊定然能找到善治骨頭的大夫。

這房裡麵的大夫,畢竟是府裡的府醫。醫術有限且不說,也不擅於治骨頭。

若是頭疼腦熱的,府醫的醫術自然是冇問題,這種大傷自然是不怎麼樣。

不過,府裡能讓府醫給一個下人診治就不錯了,自然不會專門的去請擅於治骨頭的大夫。

拾蕊得了容巧嫣的話,也知道此時人命關天,於是飛快的往門外跑去。

「走夾道快。你跑著去馬房,讓人趕了小馬車去找妙枝,就說一切我擔著。」

容巧嫣喊住了拾蕊,冷靜的說完,就揮揮手示意拾蕊趕緊去。

「你去稟告大夫人,說我越俎代庖擅自用了馬車去請大夫了。我回頭去她麵前請罪。」

容巧嫣轉頭又對著身邊的白梅吩咐道。

要用馬房裡的馬車,自然是要請示當家主母,得了同意才能用。

此時這麼擅自做主,已經違了她平日裡給人的印象了。

不過,她此時也顧不得韜光養晦了。

周磊的命都難保了,自己還養什麼晦?

她頂多被罰一頓-------------總不會要她的性命。

前世,周磊已經為她而死了。

今世,她不能再眼睜睜的看著周磊的性命不保。

為您提供大神柳煙翠的《重生之謀離》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209.腿斷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