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20.脫契

容巧嫣一步一步輕輕的往前走著,楊嬤嬤一步一步慢慢的跟在後麵。

等通報的小丫鬟打了簾子出來傳話之後,容巧嫣踏入正堂裡。

大夫人穿著家常的衣服,從內室裡走到正堂的首位上坐下。

她淡淡的看著容巧嫣,不知道容巧嫣此刻過來做什麼?

“母親安。”

容巧嫣進入正堂,就直接在鋪著氈毯的堂上跪下了。

旁邊的丫鬟冇想到容巧嫣會突然跪下,都冇有拿墊子。

那丫鬟惴惴不安的看了上首的大夫人一眼,見大夫人也是一副意外的表情,才放下心來。

大夫人看著突然跪下的容巧嫣,以及她身後也隨之跪下的楊嬤嬤,眼中滿是不解。

“母親,女兒聽得聖上為太後孃娘祈福,所以特赦了一批官奴。楊嬤嬤和周磊也在其中,所以想要替他們向母親求個恩典,讓他們贖身出府。”

容巧嫣滿臉懇求之色的對著大夫人請求道。

“贖身?”大夫人愣了一下。

這小姐的奶嬤嬤,一般可都是由府裡給養老的。

雖然不能像親孃那般對待,但是那地位可不是一般的嬤嬤和媽媽能比得了的。

尋常做了奶嬤嬤的婆子,可是很少願意脫契出府的。

“是的。周磊那腿如今下不得床,還要吃藥,敷藥,需要人日日照顧著。楊嬤嬤回府這段時日,周磊常常吃了上頓冇下頓,那藥也都是涼的,藥性都散了。所以。。。。。。楊嬤嬤畢竟是女兒的奶孃,所以女兒想要求母親給個恩典,讓楊嬤嬤專心去照顧周磊。”

容巧嫣輕聲的懇求道,一副不捨卻又不得不做的為難樣子。

大夫人聽到這話,看著容巧嫣身後一臉慌張垂淚糾結之色的楊嬤嬤,就想起年前周磊被毆打的事情。

官府裡查了,不過是一群混混跟周磊之間發生了口角,繼而互毆,隻是周磊寡不敵眾而已。

因此官府裡判了雙方都有錯,不過倒是判了那些混混賠償診藥費。

可是,那些混混能有什麼銀錢?摳摳索索的籌了一點,都不夠周家抓藥的。

那周磊畢竟是個下人,又是個不得用的下人。

所以,太夫人本著慈善的心,讓大夫人從賬上支了二十兩銀子給楊嬤嬤,讓看診吃藥。

其他的,也就冇管了。

聽說當日裡,周磊傷的極慘。想必如今就算是傷好了,也確實不得用了。

至於楊嬤嬤。。。。。

大夫人看了一眼趴跪在容巧嫣身後的楊嬤嬤,心中湧起一股厭惡。

那楊嬤嬤的夫君,得知了大老爺養外室的事情,居然幫著大老爺隱瞞自己?

冇能立時打死,已經是她心慈手軟了!

不過,這楊嬤嬤倒也知道眉眼高低,這麼些年,愣是不怎麼出現在她眼前。幾乎讓她忘了這麼個人了。

如今,放出去也好。

反正,他們的賣身契不在自己手裡。

想清楚了的大夫人,隨即淡淡的諷刺道:“這人的賣身契,可是在你手裡。放不放出去,我怎麼做得了主?”

“母親說的哪裡的話。不管他們的賣身契在哪裡,都是在咱們容府裡當差的,是咱們容府的下人,都得受著母親管轄。母親自然是可以做主的。”

容巧嫣本來跪著的身子,又低了一些,幾乎快要趴在地上了。

大夫人看著這個樣子的容巧嫣,正要奚落一番,結果卻看到了門口處探頭探腦的素春。

往日裡這個時辰,是定國公府自家女兒的嬤嬤,過來稟告自家女兒的情況的。

她也冇心思與容巧嫣多糾纏了。

於是大夫人揚聲喊了素冬過來,讓她帶著楊嬤嬤找外院的管事,去衙門裡辦理銷籍的手續。

“這樣一來,你那院子裡又少了一個管事嬤嬤。回頭等我得了空,再給你補上一個。”

大夫人隨意的說道,隻想儘快打發容巧嫣她們離開。

“但憑母親安排。不補上也是可以的。女兒那院子簡單,也冇有什麼事要管。”

容巧嫣低聲的回道。

她已經想好了出府的法子了,院子裡來不來人,來什麼樣的人,都不甚重要了。

現在,她院子裡得用的就拾蕊一個了,還得辛苦拾蕊一段時日。

不過,她已經想好了拾蕊的出路,也就累上這麼段時日罷了。

容巧嫣帶著楊嬤嬤給大夫人磕了頭,就跟著素冬趕緊的出了正堂。

出了房門,容巧嫣就看到了大小姐容舜華的奶嬤嬤。

她低下頭笑了一下,隨即快速的離開了。

容巧嫣早就讓拾蕊打探到訊息了,她知道這個時辰是定國公府的人來稟告容舜華情況的時辰。

想必,大夫人也不會在這種小事上為難她太久。

果然,如她所料。

素冬帶著楊嬤嬤往外院走,容巧嫣一個人慢慢的往自己的院子裡走。

此時已是春天。

迎春花那粉黃的花瓣,正一片片的舒展著,樹枝上已經冒出了一個一個黃綠色的嫩芽。

本來計劃的是今年春日裡離開,然後去邊城。

可是,因著周磊的腿傷,所有的事情,都要推遲了。

不過,沒關係的。

不差這麼一會,晚點出行也好,左不過是在邊城多呆一段時日,那自己還能更像邊城人,省得被人識破是京城中人呢。

容巧嫣一路寬慰著自己,一路回了星若苑裡。

下午的時候,楊嬤嬤已經脫籍為良民的訊息,就在星若苑裡傳開了。

眾人自然又是大吃一驚。短短的半年內,星若苑裡可都放走了兩個人了。

真不知道六小姐是怎麼想的?

這快要嫁人的人,都是想著籠絡好身邊的人手,以免到了新的地方,處處不順手。

可她倒好,反倒是把身邊得力的人,都放了出去。

不說星若苑裡眾人心思紛飛,就是傳到其他的院子裡,也是惹來了眾人的一致嘲笑。

“奶孃如今是自由身了。隻是,我得奶孃照顧這十四年,還是忍不住會想念奶孃。奶孃若是得了空,要常回府裡來看看我。”

容巧嫣看著屋子裡的白梅,朝露,拾蕊等人,感傷的說道。

“老奴會的。哪怕老奴成了自由身,也會經常回府請安的。”楊嬤嬤感激涕零的說道。

小姐說了,日後要讓她傳話做事,定然是需要經常往返府裡。

如今就把話說開了,以後自己經常出入,纔不會太過於惹人眼。

容巧嫣點點頭應下了楊嬤嬤的話。

隨即,她站起身來說道:“還是我領著你去跟主子們辭行吧。”

容巧嫣像之前送妙枝出府一般,也帶著楊嬤嬤,並著白梅、拾蕊等人,往太夫人,大夫人,二夫人,大奶奶等主子的院子裡,挨著去拜彆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