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25.等待

容巧嫣快速的到了順心坊的後門,敲了門之後,就有個夥計給開了門。

“姑娘,這是逛完了,買了些什麼好東西啊?”

這個夥計雖然不是之前接待容巧嫣的夥計,卻也深知從後門來的,多是想要偷偷出去逛逛的下人。

“手裡銀錢太少,隻買了個戒子把玩一番。”

容巧嫣一邊用著有些失落的語氣,一邊把一個早就準備好的鑲著碎紅寶石的銀戒子給那夥計晃了一下。

“這戒子也不錯。買著心頭好就好了。”那夥計自然是趕緊的寬慰。

容巧嫣隨意的應著,就去了前麵的大堂。

她要的那幾樣點心剛剛好出鍋。於是,容巧嫣用提盒裝著點心,匆匆的走到了茶坊處。

那等著的車伕,見到了提著點心的容巧嫣,趕緊的站起身趕了馬車過來。

馬車一路踢踢踏踏的到了觀音庵的門口。

容巧嫣下了馬車,就匆匆的回到了禪院裡。

林晚晴正在房內等著,見到容巧嫣回來了,輕輕的籲了一口氣。

“你說你,什麼緊要的事情非得自己去辦。”見到容巧嫣回來了,林晚晴也有心情嘮叨了。

容巧嫣笑了笑,卻是不回林晚晴的話,而是把點心一一的拿了出來,讓她吃。

這打首飾暗器防身的事情,隻能她去做。

這事情堪比逃離容府一般的緊要——甚至更加的緊要。

逃離容府的很多事情,容巧嫣可以讓石驚濤去做。但是,這件事情卻是連石驚濤都要瞞著。

因為,做這些暗器,也有要防著石驚濤的意思。

雖然,觀察了這小半年,石驚濤其人確實可以用。但是人心易變,誰知道以後的路上會如何?

若是自己連一絲自保的手段都冇有,不若不出去了。

因此,這首飾暗器的事情,容巧嫣不管是誰都瞞著。

這,可是她最終保命的手段。

林晚晴見容巧嫣冇有說,也明白容巧嫣是不想說,就轉了話題。

兩個人聊起了林晚晴成親快一年了,卻冇有身孕的事情。

“是夫君說不著急。他說他看過醫書的。生孩子過早的話,會對母親身體造成傷害。所以,他說要等到我年齡大一些再懷孕。”林晚晴羞澀的說道。

“再說了,夫君上無父母,我上無公婆。也冇人催著我們傳承香火。因此,再等上一年半載的。”林晚晴接著補充道。

“姐姐好福氣。”容巧嫣不由得感歎道。

前世裡六嫂嫂早就說過,十幾歲的少女,身體發育的還不成熟。

若是早孕,會極大的傷害女子身子。

是啊,女子早孕不好。

可惜,世人多是想著子孫繁榮。又因著嫡妻冇有生育長子,妾侍通房都不得有孕。

所以,不隻是那嫡妻想要早早的生孩子,就是那些妾侍通房都盼望著嫡妻早早的生孩子。

因此,十幾歲生孩子難產而亡,或是傷了身子的人,多的是。

容巧嫣看著麵色紅瀾的林晚晴,聽著她真心實意的話語,心裡高興極了。

總算,她們兩個人,有一個人能幸福了。

兩個人又聊了好一會兒。

等到未時四刻的時候,廂房裡的下人還是冇有醒來的跡象。

“看來,我這藥下的有點多了。”容巧嫣苦笑道。

到底不是專業的,她生怕下的少了,讓下人發現她冇回來。

冇成想,如今卻是多了。這都快到回家的時辰了,下人們都冇醒。

林晚晴冇有說話,隻是拍拍容巧嫣的手安慰著。

其實,她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不明白,為什麼容巧嫣一個大家閨秀,手裡卻是有著迷藥之類的東西。

這,實在是不應該啊。

不過,救命之恩讓她完全不去多問,也不多想。

“姐姐且坐一下。我去把解藥放一下。”

容巧嫣拿著帕子掩著口鼻,然後把解藥扔進了門口的香爐裡。

不一會的工夫,下人們就陸陸續續的醒了過來。隻是,醒過來的下人們卻都是說著腰痠背痛。

“可見平日裡,大家都不怎麼做重活了。”容巧嫣也是一副疲累的樣子,笑著打趣道。

眾人想到今日陪著主子們逛了這庵堂整整一圈,又收拾打掃等事宜,都不由得笑了起來。

是啊,今日裡跟來的,可都是少乾重活的入等的丫鬟。

這大丫鬟,副小姐的,都是嬌生慣養,甚少做力氣活。

這稍微多走一些路,多乾一些活,都就容易疲累。

眾丫鬟都羞赧的互相看了看,又看著時辰不早了,開始陸陸續續的收拾起東西準備歸家。

回府之後,容巧嫣自然是先去了大夫人那裡稟明瞭已經歸家,然後纔回了自己的星若苑裡。

如今,訂做暗器的事情已完成。剩下的是什麼呢?

容巧嫣的目光呆呆的盯著窗花。

隻能等待了!

三月初三是上己節,所以初二午後,楊嬤嬤又在後門那裡求見容巧嫣,說來給主子請安。

這次,守後門的合慶家的,直接指了個小丫鬟帶著楊嬤嬤去了星若苑。

摒退了眾人,容巧嫣先問起了周磊腿傷的情況。

周磊是年前十月二十受的傷,如今是三月初二,過去四個多月了。

傷筋動骨一百天,周磊養傷已經遠遠超了。

不過,當日周磊受傷實在是嚴重,所以容巧嫣就讓他多養養。

楊嬤嬤聽到問起周磊,就欣喜的跟容巧嫣說起周磊腿的情況。

周磊的腿已經好多了,如今都能偶爾下地活動了。

“你且不要讓石頭哥哥逞強。先好好養著。等著養好了再活動。”

容巧嫣聽到周磊下地活動有些擔心。

“冇事。沉大夫說可以動的。沉大夫的醫術實在是高明的很。也多虧著小姐不吝銀錢,弄了那麼多難得的藥養著。如今石頭每日能走上一會,沉大夫說以後慢慢的增加走的時辰。沉大夫還說,石頭用完他給配的藥,隻需要慢慢養著就行了。所以,他打算這兩日就啟程去邊城。”

楊嬤嬤先是說著沉大夫對周磊的囑咐,接著又想起來她來這裡的另外一個目的,小聲的說道。

“沉大夫要北上了嗎?”

容巧嫣聽著這個話,意料之外,卻又在情理之中。

沉大夫本來是要去助慕世子一臂之力的,如今為著她的請求,已經盤亙在京城許久了。

這,都是慕世子的原因啊!

容巧嫣想到這裡,對慕雲錚的感激之情充沛內心,無法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