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26.發動

室內一時安靜了起來。

容巧嫣突然想起脖子上的玉佩,這昂貴的紅玉玉佩該還給對方了。

且她思量了許久的謝禮,也該送了。

“你且去與白梅等人敘會話,我收拾個謝禮給慕世子,你托沈大夫帶過去。另外,因為沈大夫總也不要診金,所以我會單獨封一份程儀給他,你一併送過去。”

容巧嫣沉吟著說道。

楊嬤嬤點頭應下,就出去找白梅等人敘舊去了。

容巧嫣去了書房,細細的思索了前世裡六嫂嫂提過的製冰和香皂之法,寫在了紙上。

她找了一個精緻的荷包,把玉佩用綢布包好之後,和信紙一起放在了荷包裡。

然後,她又找來針線,把荷包的口細細的縫住了。

接著,她把銀票和荷包一起放在了木盒裡。

做完了這些事情,容巧嫣又沉思了一會,想著後續的安排。

等到都思量完畢之後,才喊了楊嬤嬤進來交代。

“既然沈大夫說了,這段時日就讓石頭哥哥好好的養著。後續,我會有安排。”

“石驚濤那邊,你讓他專心練武,不要去打零工了,我會給他錢用的。他若還是要去,就說是我的吩咐,我很快會用到他。”

“另外,這次之後,不管是不是節日,你都不要登門了。”

最後,容巧嫣才輕聲的交代了楊嬤嬤一番如何去取貨,取了之後先儲存好等事宜。

“東西收到之後,不要打開,強開會毀掉。切記要原樣儲存好!等得到我的訊息之後,再給我帶過來。”

容巧嫣在‘毀掉’‘原樣’的字眼上,加重了語氣。

楊嬤嬤急忙點頭應下。她縱然有萬般疑惑,卻也不會發問。

主子的話就是命令,她隻需去聽從。這快兩年了,她已經習慣了。

容巧嫣囑咐完畢之後,就讓楊嬤嬤帶著木盒離開了。

楊嬤嬤回家之後,帶著一個包裹去了妙枝家裡,找到了沈大夫。

她先是把容巧嫣吩咐的東西交給沈大夫,把容巧嫣吩咐的話仔細的說了一遍之後,才把包裹裡的其他東西展示給沈大夫看。

“這些衣帽鞋襪做的不好,但是我的一點心意,請務必收下。還有這些乾糧和肉乾,您在路上不能投宿的話,可以暫且用一下。”楊嬤嬤感激的對著沈大夫懇求道。

沈大夫讓周磊從一個差點被鋸掉腿的人,變成如今雖然走不利索,但是保住了腿的完整人。

楊嬤嬤的感激之心,這些東西不足以表示萬一。

不過,她一介奴仆之身,但凡所有,皆是主子所賜。

她隻能靠這些親手做的物什,來表達她的心意了。

沈大夫收了荷包和衣物乾糧,那銀票卻死活都不肯收。

最終楊嬤嬤隻能拿回去,想著等再去府裡的時候還給容巧嫣。

而容巧嫣每日如常的跟著府裡的姐妹們一起上午去女學,下午就在院子裡做女師佈置的功課。

直到三月初十那日夜晚。

亥時,各房的女眷都在各自的主母那裡,準備請完安回房休息。

靜思院的首位上,大夫人易氏總覺得心悶發慌,有一種惶惶的感覺。

她自己心情不暢,就想找個由頭髮泄一下。

大夫人的目光,在堂下坐著的三小姐、六小姐以及八小姐身上環視了一圈。

然後她又把目光轉向了站立在她兩邊的霜姨娘,雪姨娘,雨姨娘等姨娘通房。

這些人,最近都老實的很,實在是讓她連藉口都找不到。

大夫人皺起的眉頭,又盯著堂上的人掃視了一圈。

恰好,八小姐容巧然抬頭看到了大夫人的視線,忍不住身子一抖,臉就垮了下了。

大夫人眉頭一皺,就厲聲責問道:“八丫頭這是怎麼了?難不成過來請安還難為了你不成?晨昏定省,這可是老祖宗傳下來的規矩。你這副哭喪著臉的樣子,是做給誰看的?”

八小姐容巧然,剛剛滿了五歲。

平日裡,她那姨娘就總是時不時的說些大夫人嚴厲的話。

更甚者,她不聽話的時候,她那姨娘還拿著大夫人來嚇唬她。

因此,容巧然對於大夫人有著本能的害怕。

剛剛她看到了大夫人陰沉的臉,就很害怕了。

此刻聽到大夫人這嚴厲的話語,更是忍不住,‘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容巧然的姨娘見到這情況,自然是急忙跪下求情。

而大夫人聽到容巧然的哭聲,頭疼了起來,於是更加厲聲訓斥了起來。

如此整個正堂上,哭的哭,跪的跪,勸說的勸說,求情的求情,一時有些亂了起來。

這說起來時間長,其實不過是一瞬的事情。

等到大夫人準備大發雷霆,讓人把這些鬨出聲的人,都捂了嘴拉下去的時候,門外快步走進來了一個丫鬟。

“夫人,大姑奶奶身邊的青佩來了,說是大姑奶奶發作了。”

匆匆走進來的是素春,她低著頭快速稟告道。

頓時,屋子裡除了容巧然的哭聲,陡然安靜了下來。

“把她帶走。”站在大夫人身側的易嬤嬤不等大夫人發話,厲聲對著容巧然的奶孃說道。

被容巧然的姨娘推到一旁的奶孃,就慌張的一手拉著容巧然,一手捂著她的嘴巴,匆匆的行了一禮,快速的離開了。

“怎麼今日裡就發動了?按照那日子,不應該是二十四嗎?”大夫人有些慌張起來。

今日裡纔是初十呢,這可是提前了快半個月了。

“哎呀,夫人,這生孩子哪裡有那麼準成的。況且啊,這男孩啊,就是會早些發動呢。”

易嬤嬤急忙的安慰起大夫人。

大夫人被易嬤嬤安慰的扯回了思緒。她看了看滿堂的人,不耐煩的讓人都退下了。

連八歲的七小姐容灼華這個嫡女都被揮退了。

“奶孃,我想去定國公府守著。”等大家都離開了,大夫人的一句話,又讓易嬤嬤大吃一驚。

“哎吆,我的小姐哦,您怎麼能去啊?您若是去了,那府裡豈不是說他們定國公府冇人,才讓您這個孃家人去守著了?您得等到定國公府的人來請才能去啊。”

易嬤嬤連連勸說道。

大景朝的風俗裡,這女子生孩子的時候,孃家人不能去陪著的。

若是去了,那就是表明婆家冇人了,纔會讓孃家人來看著。

這可是,孃家對婆家極為的不信任呢。

定國公府是勳貴,容府是書香門第,這規矩可不能讓大夫人給破了啊。

“可是,可是,我等的心急啊。舜華這一胎,實在。。。。我前段時日看她那肚子大的都心驚,我實在是放心不下啊。”

大夫人對於自家女兒的愛女之心有目共睹。

不說往日裡多有疼愛,就說容舜華成親有孕之後,她都經常頂著定國公夫人不虞的目光,去探望容舜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