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29.血崩

“孩子是我的,我的命也是我的。穩婆,聽我的,保我的孩子!”

容舜華用儘最後的力氣喊道。

這孩子在她的肚子裡呆了快十個月了,她能感受到胎動,感受到那種血脈相融的感覺。

她怎麼捨得放棄?

“我的兒啊。”大夫人哭著進去勸說了。

“貴人們快做決定吧。若不然,可都保不了了。”

甄穩婆看著滿臉猶豫之色的丁世子,趕緊的催促道。

“你儘量都保住。若是不行,就聽產婦的吧。她說的對,孩子是她的,身體也是她的。”

定國公夫人看著猶豫不決的丁世子,搶過話頭說道。

甄穩婆快速的應了一聲,就趕緊的進去了。她隻想討個準話,不擔責任而已。

大夫人還在勸說著容舜華保大人。

容舜華不說話,看到穩婆進來了,卻是厲聲威脅道:“定要保下我的孩子,否則小心你一家老小的命。”

甄穩婆的身體顫抖了一下,才說道:“世子夫人放心,我們定然儘力保住您母子。隻是,您且聽我們的不要大喊大叫,浪費體力了。”

容舜華點了點頭。

她也不想喊啊,隻是她控製不住自己。

真的,太疼了啊。

此時,一直觀察著容舜華肚子的其他三個穩婆,聲音又顫抖了起來,“腳,腳,出來了。

“塞回去。”甄穩婆一邊厲聲說道,一邊重新用溫水淨了手。

“世子夫人,冇彆的法子了。我隻能試試,若是不試,您母子都不敢說了。”

甄穩婆一邊甩著手上的水珠,一邊對著滿頭大汗的容舜華說道。

“你試。”容舜華說完這句,也冇力氣了。

甄穩婆使了一個眼色,卜穩婆和郝穩婆就連勸帶拉的把大夫人給請了出去。

這親孃在這裡,定然要阻止她們繼續做的。

等到大夫人被關在門外之後,甄穩婆就把手伸進了容舜華的肚子裡,握著胎兒的小腿慢慢的掉個,想要讓胎兒的頭朝外。

與此同時,容舜華淒厲的喊叫聲,比之前更盛百倍。

門外匆匆趕來的梁太夫人以及定國公太夫人,都被這叫喊聲嚇得差點癱軟在地。

而喊叫之後的容舜華,卻是力竭而昏迷了。

“灌蔘湯。把夫人弄醒,讓她用力。”

甄穩婆一邊繼續的轉動胎兒的位置,一邊大聲的吩咐著其他人。

於是,灌蔘湯的灌蔘湯,掐人中的掐人中。

容舜華終於被弄醒了過來。

“夫人,您若是再昏迷,這胎兒可就不保了。您得留著力氣生孩子。”

麵對著這不配合的產婦,著急的甄穩婆忍不住大聲的嗬斥道。

容舜華聽到這嗬斥聲,終於勉強提起點力氣。

於是,她配合著甄穩婆的要求用力,甄穩婆一點點的挪動胎兒的位置。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天慢慢的亮了起來。

等在門外的人,心急如焚,卻不敢發出動靜影響房內的人。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突然一聲‘哇哇哇’的哭聲響了起來。

門外的人頓時放下心來。

“生了嗎?舜華怎麼樣?”抵在門口不肯離開的大夫人,聽著聲音著急的拍著門問道。

“是男孩還是女孩?”聽到聲音,快速從廂房的椅子上站起來的定國公夫人,一邊走一邊急切的問道。

“人怎麼樣?都好嗎?”丁世子也急忙的走到了門口。

而梁太夫人和定國公太夫人,這兩位年事已高的太夫人相視一眼,癱軟在椅子上了。

“是男丁。正在給擦洗,請貴人們稍微等一下。”門內先是有聲音傳來。

可是,對於容舜華的情況,穩婆們卻是避而不答。

大夫人更加著急,拍門聲和叫喊聲愈加的響,眾人也都圍到了門前。

“血崩了。

在室內一直陪著容舜華的易嬤嬤,此時白著臉顫抖著打開了門,低聲的回了大夫人的問話。

“大姑奶奶喝過藥了,穩婆此時也正在給上藥。

易嬤嬤一邊說著,一邊去扶軟倒在地的大夫人。

可是,虛軟無力的她,本就是強撐著過來的,此刻回完話,也是無力的癱坐在地了。

其他的下人,趕緊的過來扶她們。

室內,喝過藥的容舜華臉色慘白的閉著眼睛,滿是脫力的樣子,隻是疼痛卻也讓她無法入睡。

“把孩子抱過來讓我看看,喊了他們進來吧。”

容舜華聲如蚊呐,可是一直在她身邊伺候的忠心耿耿的青衿還是聽到了。

她看著這副破敗之象的容舜華,強忍著悲痛,喊了青佩去請人進來,她自己卻是一步都不肯離開。

圍在門口的眾人聽著易嬤嬤稟告完畢,正要進去,恰好遇著青佩來請,自然是快步的走到了容舜華的床前。

此時,屋子裡已經收拾的差不多了。

除了容舜華床上濃重的血腥味讓人想吐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擦得乾乾淨淨的。

“母親,”容舜華強打著精神喊道。

被攙扶著的大夫人和定國公夫人都應了一聲,快步上前。

隨即,定國公夫人尷尬的停住了腳步。

想也知道,此刻容舜華想要見的是自家親生母親。

“女兒不孝,不能再伺候您了。”容舜華虛弱的說道。

大夫人看著容舜華這副行將就木的樣子,終於顧不得世家大婦的端莊體麵,嚎嚎大哭起來。

她平日裡對庶出確實不好,但是對於自己的親生子女,她可都是放在心尖尖上的啊。

“夫君,”

容舜華突然有了力氣和精神。她頓時高興了起來,隻以為喝的藥起作用了。

丁世子聽到容舜華的招呼,自然是趕緊的走到床前。

看著容舜華難得的紅光滿麵,精神飽滿,他卻是明白這是迴光返照了。

畢竟,在戰場上,他見的多了。

“夫人。”丁世子握緊了容舜華的手。

“夫君,你看這是我們的孩子,長得多好。”容舜華目光如水的柔聲說道。

他們也是有過一段時日的甜蜜生活的啊,隻是不知道為何,夫君突然慢慢的對她疏遠了。

如今,她這麼艱辛的生下孩子,想必夫君會對她更加憐愛了吧?

此時,剛鬆了一口氣的梁太夫人和定國公太夫人聽得稟告說容舜華不好了,就在下人的扶持下,踏進了房門。

見到如此精神的容舜華,兩人先是一愣,隨即明白了過來,淚水頓時就湧了上來。

容舜華不明所以的看著流淚的兩個人,正要疑惑的去問,結果卻是臉色突然變白,身下一股股的熱潮湧了出來,濃重的血腥味頓時充斥著整個房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