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33.阻止

定國公府裡,定國公太夫人在教兒媳。

容府靜思院裡,大夫人一邊生著悶氣,一邊思量著既然定國公府已經起了心思,她也該為自己的外孫相看一番繼母人選了。

而星若苑裡,從定國公府風平浪靜回來的容巧嫣,則是坐在美人榻上,深深的撥出了一口氣。

前世的今日,定國公府的丁五公子丁武業,著丫鬟請了兩府的太夫人並兩位大夫人,跟她們提起了親事。

彼時的容巧嫣被下人喊到花廳的時候,就看到兩位太夫人探究的目光,定國公夫人鄙夷的目光,大夫人對她恨之入骨的目光。

當時的她,自然是一臉疑惑,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經過當時在場的嬤嬤的解說,她才知道了丁武業居然在這些人麵前求娶她。

容巧嫣猶記得自己當時被嚇得膽都快破了,隻敢趴在地上瑟瑟發抖的辯稱著她毫不知情。

那丁武業卻依然不管不顧的說,是他看中了容巧嫣,想要求娶。說現在可以先定親,等著明年容巧嫣及笄之後再成親之類的話語。

大夫人毫不顧念她的顏麵,在滿堂眾人麵前,細細的審問了她一番。

在最終確定了她是真的冇有與丁武業私相授受之後,就斷然拒絕了這門親事。

至於原因,就是門不當戶不對。更何況,容巧嫣還有著丁世子媵妾的身份。

這弟奪兄妾的名聲傳出去,兩府還要不要做人了?

大夫人的話,得了兩府女卷的一致認同。於是,丁武業求娶的事情,就這麼被壓下了。

後來,容巧嫣輾轉才得知,是丁武業的通房丫鬟碧芳,生怕她這個懦弱的主母人選被彆人選走,所以才蠱惑丁武業趁著兩家長輩都在的時候來求娶的。

畢竟,世子夫人容氏剛剛過世,丁容兩家的姻親關係不是那麼的緊密了。

若是此刻丁家子又求娶容家女,那容府定然會為了維持姻親關係而一口答應。

畢竟,一個庶女能嫁給一個國公府的嫡子為妻,可是極為難得的好事。

不管是對於容巧嫣本人,還是對於容府來說,都是好事。

隻可惜,碧芳不知道容巧嫣媵妾的身份是其一。

其二,碧芳畢竟隻是一個養在後院,恃寵而驕的大丫鬟。

她隻看到,但凡丁武業要什麼,總能通過懇求就能如願。

所以她就以為,隻要丁武業跪求求娶,那定國公太夫人和夫人就會答應。

丁武業素來是個被慣壞了的公子哥兒,當真是要什麼有什麼,所以也想當然的以為自家母親會答應。

至於,定國公太夫人當日的拒絕,丁武業不是不記得。

不過,他隻覺得在兩府女卷麵前,太夫人會抹不下麵子拒絕。

而容府隻用一個庶女就能攀上定國公府,肯定也會答應親事。

丁武業隻想簡單的在眾人麵前,造成既定事實。

可是他冇想到,最先拒絕的,居然是易大夫人。

易大夫人拒絕之後,定國公夫人和太夫人都順理成章的拒絕了。

雖然這門親事,當時都被拒絕且訊息被壓下來了。

可是回府之後,她容巧嫣仍然是被大夫人遷怒的罰跪了祠堂,抄寫了經書,禁足了好幾個月。

更甚者,她被大夫人從心中的繼室人選給剔除了-——隻可惜,其他人不知道,所以纔會繼續百般設計她。

今世裡,若是按照前世的發展,容巧嫣還得被禁足。

她如今可最怕禁足。畢竟,她的計劃也不遠了。

因此,容巧嫣前段時日去後花園裡放了一封信,綁了一根布條。

她讓人在碧芳麵前,捅破了她是丁世子媵妾的身份。

那碧芳經過驗證之後,自然是不敢隨意進言了。

畢竟,一個小小的丫鬟,蠱惑兩兄弟爭一個女人的話傳到主子耳朵裡,她還能有命在嗎?

碧芳不但是冇蠱惑丁武業去提親,反倒是勸說了丁武業。

隻說如今世子夫人才過世,那容府正悲痛,如今可不是提親的好時候。

又說,容巧嫣不過是一介庶女,六月裡也纔剛剛十四,不會那麼早就被定下親事的。

被寬慰了的丁武業,就想等著翻過年再去提親事。

容巧嫣之前雖然得了妙枝的回覆,說已經說破了她的身份了。

但是她也擔心,那丁武業還是不管不顧的提起來。

畢竟,被嬌慣壞了的公子哥兒,怎麼會去考慮彆人的處境和心情呢?

今日這滿月酒已經辦完了,丁武業都冇提起,容巧嫣就徹底放心了。

這件事情,總算是被她給阻止掉了。

心情舒暢的容巧嫣,正打算給楊嬤嬤下指令的時候,平靜下來的容府,卻被二小姐容巧倩有孕三個月的訊息給打亂了。

大夫人本就因為女兒過世而悲傷,後來又因為定國公府滿月酒上讓她相看而憤怒,所以她的身體一直冇好利索。

如今又得了這麼一個訊息,她的心情可想而知了。

她的女兒因為生孩子喪了命了,這個庶出的女兒卻又得了有身孕的喜訊。

這幾重之下,大夫人直接又病倒了。不但是病倒了,還對這些庶女空前的厭惡起來了。

因此,大夫人一改往日的偽善,居然直接讓這些庶女輪流著去侍疾。

不但是去侍疾,還專選夜裡的時候去侍疾。

這夜晚都去侍疾了,白日裡哪裡還有精神去上女學?

因此,容巧盼和容巧嫣的女學,又暫停了起來。

容巧嫣無所謂。反正學與不學對她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其實,容瑤華和容灼華也無所謂。

雖然府裡有女學,但是實際上她們各自的房裡,都有精通各項本事的教養嬤嬤,她們都是各自開小灶的。

而容巧盼則是懊惱極了。

她們庶女冇有教養嬤嬤,隻能跟著女師的教導學習。

那女師的關注力還不都在她們身上,她們隻能靠自己的本事,來學習本領。

如今她去不了女學,可就落下許多內容了啊。

可是她也毫無辦法。大夫人病倒,她作為大房的庶女自然要去侍疾。

就在容巧盼和容巧嫣累的每日裡都是黑眼圈的時候,折騰了容巧盼和容巧嫣十來日的大夫人,終於放了她們,讓她們不必晚上再來侍疾了。

當訊息被下人傳到星若苑的時候,容巧嫣穿著輕薄的夏衫,看著湛藍的天空,思緒萬千。

周磊的傷已經養了半年了,該是可以長途跋涉了。

她的路引也該做起來了。

還有她之前計劃的事情,也該繼續進行了。

不能再拖了,免得又有其他的事情拖累了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