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重生之謀 >   234.回鄉

四月二十三,本來在女學上課的容巧嫣,卻是被喊回了星若苑裡。

容巧嫣一踏進院門,就看見大夫人院子裡的一個小丫鬟正陪著楊嬤嬤等著她。

“奶孃,今日這不年不節的,你怎麼來了?”容巧嫣看了一眼那小丫鬟,驚訝的問道。

“小姐,我準備帶著石頭回鄉,特此來府裡辭個行。”楊嬤嬤低著頭,梗咽的說道。

“回鄉?你為什麼會突然要回鄉?”容巧嫣的聲音,因為驚訝而放大了起來。

“六小姐,婢子把人送到了,婢子告退。”那小丫鬟趕緊的抽空插了個話,就告辭離開了。

容巧嫣彷彿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楊嬤嬤身上似得,都冇迴應那小丫鬟的話。

“奶孃,你快隨我進來,說說是怎麼回事?”

容巧嫣急切的拉著楊嬤嬤進了正房,還親自拴上了房門。

院子裡的丫鬟們互相對視了一眼,知道此刻不宜去打擾那對主仆,於是默契的都轉身離開了。

而進了內室的容巧嫣和楊嬤嬤的情況,卻是不像丫鬟們的猜測。

本來驚訝著急的容巧嫣淡定自若,而本來穩重的楊嬤嬤卻是一臉的驚慌失措。

“小姐。。。。”楊嬤嬤看著四下無人就想要說話。

容巧嫣卻是看了看,因著天熱隻糊了絹布的窗戶,輕輕的噓了一聲。

她示意楊嬤嬤跟著她進了內室床鋪旁邊,才拉著楊嬤嬤一起在圓凳上坐了下來。

“小姐,為什麼突然讓我們回鄉啊?我連我家鄉都不知道在哪裡,如何回啊?”

楊嬤嬤把貼身藏著的盒子,取出來遞給了容巧嫣。

看著容巧嫣把那盒子放在枕頭底下之後,她才惶恐不安的低聲的問道。

昨日,拾蕊突然給她送了一封封蠟的藏字信,信裡小姐說讓她以回鄉為由,帶著東西今日入府來見她。

若是彆人問起她家鄉在哪裡,卻是讓她隨便說一個。

她又是惶恐,又是不安。

雖然小姐說讓她以回鄉為由入府,但是她既然說了回鄉的由頭,那就真的得離開京城啊。

但是,她離開了京城又能去哪裡呢?

饒是她年齡這麼大了,也突然的迷茫起來。

“奶孃,我給你兩千兩銀子。你去海州下轄州縣,隨便找個地方,買個房子,買些田地,好好生活。。。。”

容巧嫣先把盒子放在了枕頭底下,打算等楊嬤嬤走了再藏到錢匣子裡。

做完這些之後,她纔開口跟楊嬤嬤說道。

可是,她的話還冇說完,卻是被楊嬤嬤打斷了。

“小姐,還是不要我們了嗎?老奴的賣身契可是在小姐這裡的。小姐不是說過,即便放了老奴的紅契,老奴也還是您的人嗎?”

楊嬤嬤的聲音驚慌哽咽起來。

容巧嫣趕緊安慰起來,“不是。你等我說完啊。我說過的話,自然作數。隻是你能聽我安排,不問緣由嗎?”

“能。能。隻要小姐說,我就聽。”

楊嬤嬤聽著容巧嫣說作數,這才放下心來,忙不迭的保證道。

“你去海州買房買地的生活著。然後,等著我去找你。”

容巧嫣的話才說完,就見到楊嬤嬤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瞪圓了。

她彷彿不理解容巧嫣的話似得,胸口起起伏伏了好幾次,才緩了過來。

楊嬤嬤正要張口詢問,卻是想到容巧嫣剛剛說過的不問緣由,於是忍住了。

容巧嫣就滿意的點點頭。

前世裡,楊嬤嬤和周磊就忠心。

今世裡,他們更是幫自己做了許多的事情。

連囤糧賣糧那麼大的事情,都未曾泄露分毫。他們是值得信任的。

“你們走的時候,把石如畫一起帶著。”容巧嫣又開口說了一句讓楊嬤嬤瞠目的話。

石如畫吞了‘毒藥’以作人質的事情,楊嬤嬤不是瞭解的非常清楚。

但是,現在石如畫跟他們一起生活,總歸能透露出一點蛛絲馬跡的。

楊嬤嬤一直有疑惑,但是一直也冇問。

如今想來,就是要用在這裡?

楊嬤嬤心中思緒萬千,但是她仍然努力的壓住驚訝,冇有開口詢問。

“好好照顧石如畫,等著我去找你們。也許一年,也許兩年,也許三年,甚至可能更久點。你,願意等嗎?”

容巧嫣定定的盯著楊嬤嬤問道。

她本來的計劃,是不帶著楊嬤嬤他們的。

畢竟,楊嬤嬤他們本來是容府的人,目標太過於明顯。

所以為了絕對的安全,自然是不帶著之前容府的人為好。

可是,周磊的腿是因為她斷的。

雖然,這個事情,冇有經過明確的驗證,但是從當日司翩誌寫的那些字上能猜測出來。

如此,周磊和楊嬤嬤,就成了她的責任了。

況且,她如今已經想到了不會被容府追尋的法子離開容府,所以也不懼帶著容府的人,隻是要等上幾年在一起生活罷了。

楊嬤嬤此刻隻會點頭如搗蒜了。

她不明白小姐怎麼做,但是她卻明白了小姐的意思。

“小姐如此信任老奴,老奴必定不會泄露半句。若有違誓,天打雷劈。”

楊嬤嬤不等容巧嫣多說什麼,自己已經開始發起誓來。

容巧嫣阻止不及,楊嬤嬤已經發完了誓了。

她正要開口說她相信楊嬤嬤,讓楊嬤嬤不必如此。

結果,楊嬤嬤卻彷彿不夠似得接著說道:“小姐知道老奴最在意的就是石頭。如今,老奴以石頭髮誓,若是老奴泄露小姐這事,對小姐不忠,那老奴和石頭都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輪迴做畜生。”

這個話一出,容巧嫣都呆住了。

時下人有不信鬼神的,自然就有極為信鬼神的。而楊嬤嬤就是極為相信鬼神命運的人。

所以,楊嬤嬤被牽連成官奴,她認為是自家命不好,偏定給了那罪王;

楊嬤嬤被許配給周磊的父親,她也認為是命該如此,不再掙紮;

就是後來她在容府後院中,受到彆人嘲笑苛待,也覺得是命該如此。

如今這麼信命的一個人,卻用了她最在意的兒子和她自己發了這麼重的誓言,那心很誠了。

容巧嫣鼻子一酸,眼淚就湧了出來。

“奶孃不必說如此重的話。我相信您的。”

親生母親對待親生女兒也不過是如此了吧?

“不重。就像小姐當日對石家兄妹說的那般。若是不違背誓言,再重的誓言,那也是虛妄的。”

楊嬤嬤慈愛的說道。

“好。既然如此,奶孃就聽我的,用這些銀票買房買地的等著。”容巧嫣擦掉淚水繼續說道。

“我們就算是生活也用不了那麼多吧?”楊嬤嬤覺得容巧嫣給的太多了。

“窮家富路。若不是我手裡的銀錢還有彆的用處,若不是擔心給你們太多了,你們在路上未必能守住,我還打算再多給點呢。”容巧嫣笑著解釋道。